一曲新词酒一杯,木兰花尚在欣欣向荣,而丁香、紫荆、桃花、梨花、二月兰等迫不及待粉墨登场竟演新的一场春韵,使得杏花不得不黯然谢幕。

就连颐和园里苏堤的碧桃本应该为暮春的压轴,却一改冬日以来的瘦骨,提前任性丰润酝酿以争完美收官。

三月末的芳菲,迎来了绿杨新花的旧事和新梦。旧与新、往昔与现今,在时光旅途里相互辨认,潋滟了谁的眼球,风韵了谁的心房?套用“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等词语一点都不过分,更有连翘明艳的娇媚和持久花期傲然这个季节的首席位置。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马蹄声声弹奏着一路暗香,浅草摇曳一份对春天的欣赏热爱以及希望等。天空如洗云彩纷呈、绯云霓裳眉眼如黛,谁持彩练当空舞?华美季节年华似水、日月同辉江山如画,谁将年华错成诗?

一直喜欢北土城的海棠花溪,以西府海棠为首,颇有江南气息的底蕴,据说海棠花语是娴静、美丽、相思、以及无尽的怀念。


古往今来很多名士都颂咏过海棠,最著名的李清照、苏轼、梁实秋等。海棠的花期在清明之后几天,乍暖还寒的日子里最难将息,海棠的恬淡似水、落落大方也悄然相随。

人间四月天,海棠两相遇,一朵、一簇、一团等,树树娇艳淡淡绯红缠绕着那些历历城南旧事。溪边倒影墨已入水,渡一池繁花,桨叶催发声声慢里,我沉舟侧畔抚琴而吟,瑶瑶而立。李易安却低低怅然:知否?知否?你的海棠可否依旧?离人已经半程烟花易冷,梦滞北平......

......


记得那年相逢,那时花开,海棠不惜胭脂色,卷帘人携一世青梅,穿过斜阳重门与你涂抹新红又繁盛,凝眸相望落云纷纷,这一季的暖让多少岁月花香满径,却又让多少岁月跋涉了千山万水充满了热泪和伤痛?多少次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多少次风信子重重行行前往相询,却只是明月夜下短松冈里的一纸缄言揉碎了彩虹的梦.....

那些执着的挣扎、深切的期望、半生的等待,我用数年的芳华,作为十丈红尘饰你以万里锦绣、千朵海棠,衣你以绮丽华服。这十里棠花曾经是你许我的待嫁,在阳光菲云的日子里我将毕生柔情、肥美芳草、怒放花蕊深种心中,以为能与你挥舞锦华、心曲回旋、笔底江山看沧海桑田日月生辉…..


然而岁月却早将你的微笑提前做了伏笔,结局竟然先已我抵达。

转瞬间尘埃四起、电闪雷鸣,猝不及防的危局难解,却凝光景掌中变,难遣愁怀醉里飞。一个向东,一个向西,从此生生向错,颠沛流离不能相忆、更不相见。荆棘密布刺向我心底青丝绾就的心结,一地碎梦一路伤痛。就这样,轻易穿越我一生的回忆,置我于毕生沧桑尘缘流离。华美的季节飘落的人生,不为春庸不及芙蓉,只为伤痕冷处浓,这一局棋、这一局棋因了你的“退席”伤感一地棠花,折戟春日,拂过那盘未竟的残棋,错落于三月的湖面,满湖的灰飞烟灭、 芳草绿随人渐远去……

数重心字罗衣已经被我深锁朱门,如果有梦,我宁愿不再醒来。海棠树下所有的青春往事归于尘土,含泪微笑华丽转身,一世情缘两两相忘,步步莲花一程山水百转千回,悄然转身,离去,不堪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