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普神山位于西藏那曲比如县羊秀乡普宗沟境内,亿万年来一直矗立于此,周围群山环绕,主峰被尊为当地的神山之王。最高峰为6956米,也称“萨普棍拉嘎布”,为藏传佛教中的苯教神山之一。每逢盛夏,萨普山顶冰雪皑皑、雨雾缭绕,山底花红草绿、水草丰美。


萨普圣湖由神山千年冰雪融化所形成,自神山山脚延伸,分为两部分,靠近神山脚下的为冰川湖泊,终年不化。另一部分为主湖,湖水清澈、洁净,每年5月15日在神湖附近会举行隆重的转湖祈福宗教活动。相传主湖在每年的这一天湖面一夜之间全部解冻,又在9月15日一夜之间全部冻结,这一现象奇妙无比。(此段部分网摘)


群峰从左至右,依次为妻子、幼子、次子、长子、萨普王、小女儿,以及药师。此为官方版本,民间传说幼子为妻子出轨后所生。原来仙界,亦有人世的悲喜。

自丁青孜珠寺,至比如萨普,520公里,在崎岖险峻的山路上颠簸了两天,期间遭遇暴风雪、塌方、滑坡、落石,汽车抛锚、陷胎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得以谒见神山尊容。


我们来得有些早,主湖堆炯罗布湖仍是白茫茫冰雪覆盖,仅出水口有少许融化,我在石滩上起伏跳跃找寻落脚点,不慎滑下水,冰冷的湖水瞬间灌满了鞋子,迅速脱掉,把水倒出来穿上,拍完余晖,鞋袜已被体温烘干了。


夜间于4800米海拔睡觉,相当煎熬,集体半夜醒来,拥被共坐待天明。


睡前村中群狗狂吠驱逐入侵棕熊,提着手电筒跟在村民身后追睹。据说此地常有熊出没。


挨到破晓起来生炉子,用晒干的牛粪饼,以及羊粪球,都是藏区的宝贝。烧起来并不觉得臭,却有淡淡的青草香。直接用手抓粪饼,没有嫌恶。


因为只剩下一根火柴,且缺乏点火的枯枝碎木,不好意思清早打扰店家,于是大伙儿搜集各种可以快速燃烧的材料:零食包装袋、卫生纸,喝过酥油茶的纸杯,泡面盒等五花八门。


兼卧室的客厅,被我们生火弄得烟雾弥漫,喷嚏声此起彼伏,泪眼婆娑,轮流用硬纸片扇风,稍有经验的小伙伴,直接凑近炉门用嘴吹,耗时近90分钟后炉子终于烧旺了。


将馕饼掰开,贴在铁炉面板上烘焙,外酥里软,散发着扑鼻的麦香,朴素温暖。


上天眷爱我们,吃完早点出门便是霞光满天。神山、圣湖、亘古冰川,在朝霞映照下,五彩斑斓,如梦似幻。

追完棕熊返回,绕道走进阿旺江村家,用手机帮其家人拍照,俱和厚淳朴,围着炉子烤火,虽然语言沟通有些困难,除了阿旺江村会说少许绕口的藏普,他的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基本不会汉语,但脸上绽放着热情友好、平和与安宁,笑意盈盈里透着几分腼腆和好奇。


朋友们说,阿旺江村很像诗人顾城,眉目神情,以及头上那顶“奇怪的帽子”。我想,阿旺他本人大概不知道顾城。希望他在神山圣湖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平安快乐!

有人说,林芝是被摄影师拍烂了的地方。

虽然六至林芝,三遇桃花,在我眼里,仍然惊艳如初见。

如果有机会,还要来。

为那些漫山遍野逾百里,苍劲虬曲傲风雪,屹立不倒千百年,依然如约开放的老桃树深深着迷。

这样的桃花树里,都应该住着一个妖。

我想抱抱。

上三图为布达拉宫,分别摄于南山公园和拉鲁湿地。

孜珠寺,于绝壁之上筑屋修行,犹如横空出世,恍若“挂在天上”的寺庙,建于4800米高山之巅,是我国最难抵达的古寺庙之一,3000多年来人迹罕至。


只看一眼,便被“见性峰”中的那面“魔镜”(天门),以及旁边高悬的清修房深深吸引,据说能照见世间人心和人性。


初抵达时,适逢天葬,无数秃鹰在空中盘旋,时而俯冲入地,时而腾空飞起。在藏传佛教里,这是最后,亦是最伟大的布施。

车子在迂曲又陡峭的冰雪路上打滑,接近垭口时,我们下车徒步翻越海拔5300米的康庆拉山垭口。

国道317自昌都城至丁青,途经珠角拉山,车在崎岖坎坷的盘山路上颠行,左侧有一米高的积雪,右侧是万丈深渊,不足十公里路程,惊现十数车辆残骸,有的跌落谷底,有的悬挂于山崖,车毁人亡,连被救援的机会都没有。


10年前走318,目睹帕隆藏布江中,无数车辆滚落滔滔江水。


2015年春季,经通麦天险段,亲眼目睹前车翻下去,数十米峭壁,我们全车人员噤若寒蝉。


今天的师傅说,堕入江中,比之跌落悬崖,骤然冰点,来不及和世界告别。


他服兵役时,开着军卡在318国道上跑了13年,十死九,他就是那个大难不死的人。


也曾经,在318上,每天都会遇见上百辆的军卡车队,所有社会车辆停车让行,场面庄严壮大,没齿难忘。

感谢同行的人,感恩所有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