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俄罗斯的土地上,有一个特殊的村落,这里的民众各个都说着一个口地道的陕西话,且生活方式还和古代一样,老一辈的甚至还能高歌信天游。这里的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明明是中国人,却生活在俄罗斯?

  说起这个“中国村” ,不得不提到白彦虎(东干语БайЯньху,1830年2月8日-1882年7月26日),小名白素,经名穆罕默德·阿尤布,陕西泾阳人(一说他是大荔人)。是清代同治年间陕甘回乱的回民叛军首逆之一,曾在甘肃、陕西等地对汉民进行大屠杀,并且意图毁坏黄帝陵。后在左宗棠打击下,白彦虎的叛乱势力撤出西北地区逃入新疆,并与俄国英国帝国主义支持的分裂分子阿古柏合流,彻底背叛了国家和民族,最终被左宗棠击败。后来逃向西方……中亚作为东西方的交汇处,人种构成相当复杂,有彪形大汉的蒙古人,也有长着鹰钩鼻的白种人,但是大家绝对想不到,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地还散落着一些坚持中国传统习俗,说着带有浓重西北口音汉语的中国村。

  他们被中亚人民称之为“东干人”,东干就是突厥语“甘回”的意思。顾名思义他们就是一百多年前从中国西北甘肃、陕西等地迁徙而来的回民。从中国西北到中亚地区需要穿戈壁、翻雪山,即使现在边境通了公路,来回一趟人都要累散架了,当年是什么原因驱使他们要排除万难来到此地呢?

  有人的第一反应是他们当年沿着丝绸之路去中亚淘金,然而事实却比这个悲惨一万倍,因为他们是去避难的。中亚的东干人来源分主要分为两批。第一批是十八世纪末期,中国人口暴增,乾隆皇帝为了巩固边防,将伊犁河谷附近的居民迁徙到中亚屯田戍边。不过东干人的主要构成是清朝同治年间逃难而来的陕甘回民。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左宗棠,左大帅。因为清廷执行错误的民族政策,陕甘地区为了防范太平天国的回勇营叛乱了。朝廷迅速组织力量围剿,“虎元帅”白彦虎不得已率众进入新疆,与分裂势力阿古柏结盟。白彦虎的起义军很快又被清军击溃,一路逃到新疆的喀什地区。为了斩草除根,清廷又派左宗棠前去消灭白彦虎。

  1878年初,清军攻至喀什,白彦虎奋力抵抗,仍不能低,只得选择突围,逃向沙俄控制下的布鲁特地区,也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在逃亡过程中,白彦虎的兄长白彦龙被清军击毙,但白彦虎却以贿赂俄方守军的方式,顺利地逃到了出去。

  当清军追至边境地区时,却被俄方告知,前方为俄国境内,中国军队不得擅自进入!清军将领与俄方官员多次交涉无果后,遂放弃对白彦虎的追捕。

  没过多久,白彦虎就客死异乡,但是随他出逃的回民兄弟们却一直留在了中亚地区,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中国人社区,俄国十月革命后,他们被正式承认为一个民族。

  虽然身处异国他乡,这些西北回民仍旧坚持说汉话,顽强地保持着自己原有的生活习俗。改革开放后,很多西北人来到中亚做生意,他们都惊讶地发现很多在内地早已失传的民俗文化,却在这里随处可见。东干人结婚时,新郎戴礼帽、穿马褂,胸前挂着十字交叉的大红花;新娘则是对襟绣花大红袄,就像今天戏剧里的扮相一样。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内地人可以轻易听懂东干人所说的陕甘方言,但他们却很难理解咱们。因为长时间的地理隔绝,汉语中涌现很多新词和新事物他们无法知晓。比如说内地人说饼干,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们说这个叫“甜馍馍”,咱们却能立刻知晓什么意思。

  因为继承了中国重视教育的传统,勤劳的东干人从苏联时期开始,一直过着比较富裕的生活,但他们心里却一直想念祖国。对于这种地理隔绝而造成的语言隔绝现象,东干人也是很担心,一位东干老人曾这样对记者说我们已经丢掉了文字,再丢掉汉语的话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为此他们每年都选派几十个学生到西安的高校学习汉语,而更多的东干人则投入到蓬勃的国际贸易中来,将中国商品带到中亚各地。他们已然成为连接一带一路的最大纽带。

据资料记载:这些村子里也有不少曹家人,清朝地质学家曹廷杰曾经被派往黑龙江、吉林边疆工作,从山东等地去了不少曹家人,并在交界处居住下来开挖金矿,后因俄罗斯强行划疆这部分人也迁移集聚在这些地方去了,当然有待我们去实地考察,因此,本编辑部正在筹划前往中亚寻亲之旅活动。———曹国文化传媒

宜昌惠明农牧猪仔销售 13972022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