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斌先生的小眾藝術

書畫到一定高度時,最重要的還是講修爲。

能稱得上藝術家的知識分子,定對詩詞歌賦有獨到的見解。

獨立的人格和人文精神,書卷氣溢於畫中,對詩詞歌賦没有深刻的認識和領悟是無法通達筆墨精神内蕴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需要豐厚的文化積淀。

先生積墨山水畫融入西方繪畫視覚肌理的内涵,從黑白變化中尋求色彩、造型、明暗,透析出東方元素的畫面感,從細微處的小空白見大题材。

先生的非物象冩意,抑揚顿挫,舒暢疾徐,記錄着先生孤獨中的精神獨白。

小眾藝術家内心是超前的,生活、藝術當然與時下迥异,不受社會追捧。

畫以養性情,洗涤煩心,娛悦心靈。内可樂志,外可養身,成大器者八十多歲、九十多歲高壽者比比皆是。中國書畫用來養氣、養神是最好的養生頤年保健品,能讓人從容安詳。

國斌先生研讀西方美學,將西畫技法融入國畫,以畫藝融入書法,以書法贯入畫中,應用西方平面設計構成學,視覚空間混合等多種手法去表現他的意象水墨作品之中。

間或應友人之約也會提筆一二迎合時下大衆口味的山水荷菊,手中柔毫軟中有硬,處處見骨,柔中有剛、剛中見柔。

常以詩人爲友,哲人爲伍也是先生的喜好,超過五個人的酒局都不會参與。先生能做到百年心隐,空穀幽蘭的清静自在。

達到“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境界,文人氣質和文人精神洋溢在書畫之中。

幾次有幸現埸觀賞先生作畫,總感覚先生是剛從秦嶺終南山歸來似的,內心那種安靜和那樣的“放緃”,一派秦腔吼筆墨,且又能見黄梅輕唱之柔。

這山水.這黑白.這筆墨.這意境.這風采.

絕對不是一個美字可以概括的哟!

真乃逸品!

除去心機.創黑白之美

——多謝瑞明先生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