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9

这是北方一个少雪冬季后的四月,气温时而艳阳,忽而春雨沥沥,雨后小雪粒竟如留恋般折返回来,或聚集在树下,或融于路面。

曾经的我为三月的雪感怀,而今,四月的雪在我眼前如春雨般平常。与其说是我钝感力增强,不如确认为迟暮妥帖些。

四月多变的天色,增加了我对春色的期待。历时半年荒草秃枝的荒芜,更期盼满树葱茏。父母关注的与我不同,虽然品尝过开河鱼的鲜美,还是惦念着:河,开成什么样了呢?周末,我陪他们一探究竟!


呼兰河,周边九河之一,半冰封,半流动的晒着太阳,新旧桥相伴着诉说过往,呼啸的风一样的掠过新桥、老桥,一样的抚过昨天的河水、今天的河水,还有桥上的人……

父母回忆着二十二年桥南桥北的往返,记数着往返的方式和来由,自行车、‘’二八车‘’、马车、公共汽车、轿车……搬家、开会、采办药材、治病、查账、买年货……

念叨着过桥的心情,或喜或悲或无奈…… 也提说有桥之前摆渡的岁月、还有如何在冰封后经过冰面……

父母共同书写了荣辱与共、生死相依;劫后重生,相濡以沫。父亲感叹:当年如果没有母亲陪伴在身边,恐怕自己承受不了委屈与压力,会选择自杀。我知道这不是他的怯懦,是大环境带来的窒息!我庆幸自己生活在平顺的时代,不需要经历人性与底线的考验。同时也唏嘘:没经历过浩劫洗礼,无法企及父母的成就。

往事如烟,如今谈笑河边,指点风景何其惬意!八十余载风雨兼程、柳暗花明、乐享生活。笑意盈满皱纹,欣慰充满我心。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水库的冰明显比融化的水要多,波光粼粼、冰晶熠熠,回应着太阳的爱意。

期待着满树叶茂,蓝天白云有了更美的底色

毛毛狗已然长大,叶子不会远了

这是大自然的赏赐,美味撤火的婆婆丁正破土而出。每个季节都有适合人身体需要的菜蔬,是造物主贴心的匹配!

这一抹红,格外的抢眼,生机勃勃

厚冰之下有没有暗流涌动呢

荒芜中的一抹珍贵的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