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学在南城散步,闻到阵阵香味,熟悉的味道,陌生的,或许是久闻的花香,浸入心鼻,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一阵清香,是槐花的芳香,淡淡的,有点茉莉花的味道,才知道,又到了一年洋槐花飘香的季节了……

和同学谈起洋槐花,瞬间回到了小时候,也是我小时候时记忆中的美味佳肴,每年的三四月,桃花朵朵盛开时节,也是洋槐花飘香的季节,儿时的记忆中,家乡的槐树很多,树枝上的槐花一簇簇的、雪白雪白的、绿绿嫩嫩的,一股淡淡的清香是那么诱人,我经常生吃,爬到树上先自己吃一通,母亲也常在树下呵斥,说拉肚子,但依然阻止不住我对洋槐花生吃的欲望,唉,时光荏苒,儿时的记忆一幕幕又浮现在我面前,小时候的春天,那山,那水,那桃花,槐花,湛蓝湛蓝的天空,高空飞翔的北回大雁,满树唧唧喳喳的麻雀,真的是世外桃源,现在都觉得,满满的幸福~

小时候,我家院子,房前有一颗槐树,很粗,槐花飘香的时候,母亲便让二哥爬上树摘槐花,我记得我有时也偷偷爬上去,因为年龄小,母亲总不让我上树,我总在下面用棍,棍子顶端绑个铁钩,在下面勾槐花,去勾树梢最嫩的洋槐花,勾来的洋槐花和树枝,我们一把一把地捋到que里,剩下的就是母亲最拿手的蒸槐花晒菜了,也是我最爱吃的洋槐花晒菜,而我们最喜欢生着吃,勾到洋槐花先撸上一串,一把塞进嘴里,咀嚼起来,一瞬间被甜美多汁的幸福感所击倒。往往是往que里拾一把,往嘴里塞一把。当que里拾满洋槐花,自己的肚皮也被撑圆了,那时候都是生吃,也没见得什么病,不比现在,正儿八经的吃的东西,都让人很害怕~

在一片欢笑声中,我们每次都会摘上满满的一大筐,然后,妈妈会把这些槐花洗净、淋干,拌面粉,上蒸锅,做一笼拌菜……趁着蒸的时间,大姐二姐赶紧剥蒜、捣蒜泥,妈妈烧好蒜泥油辣子,再和醋调成汁。一会功夫,香喷喷的槐花拌菜出笼了,一人一碗,蘸着蒜泥油辣子,夹一筷入口,嫩脆甜糯,那个香呀,至今难忘……

前几天回老家,在老家镇上吃了一次晒槐花菜,虽然有点味道,调料也很多,但总觉得和母亲那时候做的不一样,再也找不回儿时的那种心情,那种感觉了……

胡孝永,随笔于老家临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