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哉,美哉-犹他/亚利桑那自驾笔记

2019.04.18 阅读 1121

    


   2019,   当和煦的春风吹遍大地,“人间四月天”浪漫的气息在空气中涌动徘徊,我和朋友完成了一次自驾旅行。在我的旅行中,没有一次如此的震撼,也如此的难忘。


   (一)死亡谷与毒蘑菇(4/5-6)


头一天开了六个半小时的车,下午才到达死亡谷国家公园( 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 ),早早安顿下来为第二天做准备。

 

黑蓝色的天幕,星星眨着诡异的眼睛,黎明前的死亡谷mesquite 沙丘死一般的沉寂,巨大的黑暗中几枚微弱的灯光如同行走于地上的星星,在沙丘中缓缓向前移动。

 

我站在了高高的沙丘上。眺望东方,启明星高悬灰蓝色的天际,孤冷而明亮。

 

天空渐渐地染成了粉色,连西边铁灰色的山顶都涂上了胭脂,沙丘却依旧毫无生气。

      太阳缓缓升起,仿佛是一个魔术师,她的光一寸寸的触摸这毫无生气的土黄色沙丘,沙丘便一寸寸地活了起来。

      看,那流畅的沙脊线是多么的耀眼,金箔般平滑的沙坡和羞涩的暗影起伏连绵,如跳跃的音符,谁还能说死亡谷里没有生命的旋律?

      一路开往Kanab, Utah,赶到大阶梯—埃斯卡兰特国家保护区(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monument )中的毒蘑菇步道( Toadstool trail)时已天光渐暗,路线起点就在89号路边,人们三三两两地正在离开。我们4人沿着曾经被冲刷出的小路匆匆往里赶。

     满地沙土石砾,被劈削切琢过的红山白岗寂静地矗立于天空之下,如果不是那灰绿色的艾蒿在风中轻轻地颤动和那大团大团粉红色飘忽的云朵,也许你会以为这里不是地球。一种说不出的神秘缭绕在空气中,交织着我的惊奇和兴奋,身处这样的地貌有一种亦真亦幻的交错感。 


      


Toadstool hoodoo

      步道的尽头,那些大小石柱在苍凉的荒野中仿佛大自然的图腾柱,无声地诉说着咒语,讲述着亿万年的故事。

      当浓重的灰云和一抹腥红的晚霞给毒蘑菇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时,天色也瞬间暗了下来。苍凉的荒野中我们匆匆往回走,我走在最后,总觉得背后有无数诡异的眼睛,不禁一阵小跑......



  (二)Wire Pass Trail(4/7/19)

 

 

大自然从来不急,她耐着性子,用亿万年的时间雕琢打磨她的作品,让人类在这些作品前惊叹、沉思......

 

走在迂回曲折的wire pass 步道中,两旁高耸的砂岩壁有些如石雕平滑陡峭,有些如瞬间凝固的波浪。


狭缝有时只容得一人侧身走过,有时又豁然洞开。时而洞中昏沉幽暗,时而一米阳光从悬崖顶直射地面。


穿行其中,犹如穿梭于时光隧道,我的眼睛不停地追随那不拘一格、粗旷有力的线条和那层层橘红、粉红、黑、白压缩在一起的石壁。我把手放在岩石上,触摸那刻写了上亿年的痕迹,感慨大自然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的力量。


走出步道,几枚浅黄色的蝴蝶在烈日下翻飞,紫色的小花在岩石上开得正盛,它们也是这上亿年奇观的见证者。


风、水和冰还会继续耐心地雕琢、打磨它的作品,一点点,一点点,直到永恒......

  (三)  南狼丘(Coyote Buttes South 4/8/19)


    头一天去抽签。


     波浪谷( WAVE )在北狼丘(Coyote Buttes North),每天只允许20人进入。10人是提前四个月申请,从世界各地成千网抽中产生的幸运儿,另10人则在在不辞辛苦,赶到大升梯国家纪念碑游客中心(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 Visitor Center )现场排队抽签中产生的。


      门还没开外边已是人头攒动。进去后每组派一位代表填表随机拿号,然后开始摇奖。最后42组人中只有三组中的10人中了头彩。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不过比起那些在这里抽了三天仍然扫兴而归的人真没什么好遗憾的。


      人们一个个怏怏离去。我们留下等一个小时后南狼丘(Coyote Buttes South )的抽签。也是每天只允许20人进入,规则和Wave一样。不过这里去的人少,据说去的路也更难走。一共五组人抽签,第一次摇奖没中,心想还有机会呢,第二次又没中,心不禁揪了起来,第三次叫到了我们的号,我不禁跳了起来!我们拿到了第二天的许可证(permit)!


许可证拿到了,到达的路却是千辛万苦。

荒野中崎岖的土路高低不平,深深的车辙颠得后备箱中存放食物的塑料盒都挤压碎了。我们坐在车里都咬着牙不说话,也许一句话你就会咬掉自己的舌头。


好不容易开完了土路,又来了沙路。开沙路可不像走海滨沙滩那么浪漫,尽管Coral Valley浅珊瑚色的细沙堪比最美的沙滩。我们开得小心,松软的沙路仿佛还是要将车轮吸进去似的。为了防止万一,我们还专门买了应急板,以防轮胎陷入时可以自救,好在没派上用场。


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其中一个进入点棉木湾( cottonwood Cove)。 这里只树一个牌子,没有现成的路也没有标识。没有路,所以哪里都是路,哪里也都不是路。 对于我这个开车走路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人来说,在这旷野里走丢倒不是怪事,好在我们四人中三个或是脑袋中自带GPS,或是手持GPS,并且有丰富的徒步经验,于是我们朝着大概的方向走去。










      如果说昨天的wire pass 让我在狭缝中近距离欣赏大自然的细节,这里让我看到它的博大恢弘。


      朱红、朱红、满目朱红!碧蓝的天空下,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朱红色山丘、石林散落在野趣横生的山谷中,那朱红色映衬得天空越发湛蓝。我们四人一会儿爬上这座山丘,一会儿登上那座山丘,这看也惊喜,那看也惊奇,一切都好像不可思议。它让我们卸下了成年人的盔甲,一个个都变成了老顽童,这里窜那里跳,高声地笑,大声地说。 

  一路上偶尔遇见一两棵低矮的植物,都是饱经沧桑的样子。也许它没有感情,可却能赢得你的敬意。

      想要书写这里的壮阔让我有了一种绝望感。大自然是上帝创造的艺术,你倾尽全力也无法表达完整,即使是诗人的语言,岂不都会显得单薄?

  下午返回步道口,搭好了帐篷。半夜,郊狼嗷嗷的嚎叫声从远方传来,又像彗星一样消失在远方,似乎也并不那么可怕。一早起来,昨晚见到的黑色大甲壳虫仍然在我们的帐篷旁爬行,在这诺大又荒凉的世界里,你会不会寂寞?我便找了一段小树枝逗引它。


恶劣的荒野,任何生命的遇见都会让你心生敬意,欣喜不已。

  (四)另一个星球 LDS 4/9/19


来之前,尽管LG做了许多功课,但这里的信息很少,甚至土地局中的接待人员都不知道这个名字。我们只能根据有限的信息闯入这片荒芜的土地。


 大地如干裂的嘴唇,风呼呼地喘着粗气,不时吹几声凄厉尖锐的口哨。惨淡的阳光下,一排灰色的尘浪仿佛挟裹着邪恶从大地的尽头向我们慢慢地推移,沙尘打在车上噼啪作响,不安呈现在每个人的脸上和语气中。


仿佛另一个星球,又恍若一座死寂的弃城,望着眼前尖顶摩天建筑和敦实厚重的城堡般的石柱、沙山,我不禁怀疑这里是不是有过歌舞平升的曾经?


晚上住在车里,风不知疲倦地在车外肆意狂笑,星星胆怯地躲在厚厚的云层后,我们四人曲卷在黒暗里,心里盼着黎明。




意外的遇见

On The Way Monument Vallery 4/10/19



Monument Vallery

Monument Vallery

  (五)宿营反射峡谷(Reflection Canyon )4/11/19


      有没有听说过船长从没开过船,导航员不认路的?瞧,全被我们赶上了,你说鲍威尔湖 (Lake Powell )上这三个小时的水路有多揪心吧,这可是美国第二大人工湖。


      我们是头一天途经纪念碑谷(Monument Vallery)开来Page 的,目标是择水路去反射峡谷两晚宿营。


      一早在antelope point meraner 取了事先租好的机动船,没想到12座,有点夸张。LG来之前拜YouTube为师,理论上会开船了,朋友LN做事认真,平时徒步总是事先将路线仔细标记好。可水眼前一片汪洋,路的概念完全不同。


      先将理论用于实践的是LG。船慢慢驶离港口,大家手里都捏着一把汗。上船前工作人员告诉我们“red on right”,就是红色的浮标应该在你的右弦。随着隆隆的马达声和四溅的水花,八只眼睛紧紧盯着前方的红绿浮标。“红的!红的!靠左!!” “绿的!绿的!快靠右!!”“啊,小心!小心!”,峰回路转,只觉得肾上腺素在飙升!


      风象隐士手中的利剑,在空中飞舞,在石上霍霍地磨,碧蓝的河水像出鞘的长刀劈开了山脉,抽刀断水水更流,我们的船也越开越快,越开越稳,乘风破浪!


      定下心时,环顾四周,不由屏气凝神......


      上帝好像把他的巨作都安放在这里。两岸沙岩庞然,巨大的山石犹如华美的宫殿,高耸的城堡,宛若庄严的教堂,神秘的金塔,还有那惟妙惟肖的万人餐桌,群贤毕至......语言消失了,唯有心灵的震撼!


      两百多年历史的国家里,哪一座建筑能和这上亿年雄浑壮美的自然相比?!


    









      谁知道那镶嵌在蓝天一角的山峰不会成就一个人的梦想?那沉寂的岩石不会坚定一个人的决心?还有那地上的小花,空中的云朵,它们不是在告诉我们:朴素的生活一样美丽,你从哪里来还会到哪里去。


      正如圣经中所说:“自 从 造 天 地 以 来 , 神 的 永 能 和 神 性 是 明 明 可 知 的 , 虽 是 眼 不 能 见 , 但 藉 着 所 造 之 物 就 可 以 晓 得 , 叫 人 无 可 推 诿 。”罗马书 1:20

  船停靠在56号浮标处,找来几块石头拴好,将水和备用物资留在船上开始爬山。


      其实这荒山哪里有路?只是设定了方向,然后找走得通的地儿往上爬。记得爬一座光秃秃的陡峭岩壁时,我手脚并用,爬到一半,找不到平衡点,僵在了原地。脚下碧蓝的湖水深不见底,头顶一大段明晃晃的岩壁挂在蔚蓝的天空下,我进退两难,任凭大家怎么七嘴八舌地指挥,我都动弹不得。我知道这时有一点点的不平衡我都会掉下去,只好大声喊道:“你们别说了!让我自己来!”。世界只剩下岩石和我。我全神贯注,一寸一寸地摸索、平衡,步步惊心,终于爬过了最陡峭的一段山崖。我大大地出了口气。此刻心里充满感激,没有大伙的耐心和鼓励,我真的很难完成这段路线。


      从靠岸处到设定的宿营地只有一英里左右的路程,我们居然走了两小时,因为许多地方上不去,只好绕着走。偶尔遇见躲在深山不示人的小花,不期而遇一只小小的蜥蜴,当我站在光秃秃的山头与雪山齐眉时,心里像喝了甘泉一样甜美。


      帐篷不得不支在岩石上,用大石头压好四角。


      深蓝色的穹窿上星星象烧饼上的芝麻那么多,风也像鼓风机一样呼呼地拉着风箱,我一夜没睡安稳,生怕重量不够,躺在“气球”里飞上天......

往哪走?

反射峡谷的晚霞

             (六)难忘的日出 4/12-14/19


    在我见到的日出中,反射峡谷的日出不是最壮丽的,却是最难忘的,因为来之不易。


    黎明前的反射峡谷宁静如画。


     风可曾在这里演奏过大气磅礴的交响乐章,否则怎能将山谷雕刻得如此壮美?墨绿色的湖水迂回谷间,那点点闪烁的银光若不是轻盈起舞仙子?铁灰的云镶着耀眼的金边,灰慢慢变得烟一样轻薄,金渐渐褪成空气般透明。晨光在西面的岩石上慢慢移动,一行行书写序曲,我,静静地等待,等待那辉煌的一刻。

      终于,太阳从山脊上缓缓升起,光芒四射,唤醒了整个山谷!


    






  

日出反射峡谷

      是说再见的时候了,望着这山这水,竟有了不舍老友的感觉,这将是一次长久的道别,来日方长,恐后会无期。


      清凉的风轻轻划过我的脸,你干嘛要吹湿我的眼?

下山难

五分钟舵手

      荒野,大自然让人敬畏。它不属于任何人,它又属于我们每一个人。它超越语言和国界的障碍,人人都从中汲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