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乌衣巷,夜游秦淮河,我憧憬好多年了。前次来宁,匆匆而过,今春才得以成行。为了饱览乌衣巷和秦淮河的史迹,充分领略秦淮河的独特风光,这次特意预订秦淮河边的宾馆,小住三日。


  乌衣巷在秦淮河南岸,是我国最古老最著名的巷子之一,因三国时期驻在这里的东吴禁军士兵身着黑色服装,故以“乌衣”为巷名。东晋时期,乌衣巷是达官贵人的豪宅区,东晋的开国元勋王导和指挥淝水之战的东晋名相谢安,以及他们的后人王羲之、王献之和谢灵运等名流大家均在此居住。
四百多年后,唐朝诗人刘禹锡来到此地,面对已落荒凉的朱雀桥和断壁残垣的乌衣巷,感慨万分,写下了“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千古名篇,使乌衣巷又名扬四海。
  时至今日,当历经千年沧桑的乌衣巷,呈现在我眼前时,夕阳还是那样的斜,朱雀桥边的野草花丛,早已铺设了长廊,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燕子也不见了踪影,在王谢旧居的废墟上,是一片粉墙黛瓦、雕梁画栋、错落有致、自然典雅的江南建筑,以及出入这些曾属贵族官邸的寻常百姓——游人。


下图:“朱雀桥边野草花”的朱雀桥,六朝时为浮桥,上世纪六十年代重建。

下图:“乌衣巷口夕阳斜”——落日的余晖

下图:晨曦中的乌衣巷

下图:乌衣巷口

下图:乌衣巷

下图:乌衣巷口临街的马路与商铺

下图:假日的乌衣巷

  坐落在秦淮河边的江南贡院是我国古代最大的科举考场,始建于南宋,后经不断扩建,至清末已达两万多间号舍。仅清朝一代,就有一半多的状元出自江南贡院。大名鼎鼎的唐伯虎、郑板桥、吴敬梓、吴承恩、方苞、袁枚、林则徐、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陈独秀等人均系江南贡院学子,可谓精英名流荟萃之地。


下图:集考、吃、住于一体的号舍,是江南考生实现理想施展才华之地。

瞻园是江南四大名园,曾经是明朝大将徐达和太平天国东王杨秀清的府邸。

  秦淮河全长110公里,其中,内秦淮河长9.6华里,以夫子庙位中心,史称“十里秦淮”,“六朝金粉”,沿岸有很多著名的古迹和传奇的故事。

  曾几何时,名流大家、达官贵人、迁客骚人多会于此,在歌声、桨声、灯影、楼台和画舫倒影中的秦淮河泛舟,领略独特的秦淮河风光,发思古之幽情。

唐代诗人杜牧“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泊秦淮》,形象的描绘了一幅秦淮河夜泊画面。

清代作家孔尚任的“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生动地再现了明末清初秦淮河的景致。

96年前,近代文人朱自清和俞平伯相邀泛舟秦淮河,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为名,各自创作发表一篇散文,成为一段佳话。


下图:我们乘坐的秦淮河画舫

  幕色降临,华灯初上时,我们乘坐的秦淮河画舫,已经开始十里金粉秦淮的漫游。秦淮河的画舫是木质结构,可乘20人左右,画舫的船舷装点着彩灯,古色古香的造型完美融入了秦淮河独特的风韵。画舫拨开清澈的河水徐徐前行,两岸的“桂殿兰宫”,与河面上“雕栏玉砌”的古桥,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映照下,显得光彩夺目,栩栩如生,这时船上的人纷纷拿起手机,或拍摄船外的景致和灯光,或自己神采奕奕的背对景色自拍,一路下来,大家都显得很忙碌。画舫一直匀速平稳的在河中行驶,不时传来河水拍打船体的“哗哗”声,船舷边泛起微微的波纹向远处延伸,似乎向游人倾述秦淮河的古往今来…

  现在的秦淮河,比六朝时漂亮,与百年前“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比,也是美丽许多,过去“桨声汨—汨”的小船被电动画舫所替代,古人那些微弱的烛光和油灯,又升级为五光十色华丽的霓虹灯。“华灯映水,画舫凌波”尚在,五步一楼,十步一阁犹存,而“琵琶声声,朝歌暮弦”不闻,“尽态极妍,靓影飘逸”的 “秦淮之艳”已去。正所谓历史的变迁,时代的进步。

下图:曾记否?——“金陵八艳”!

下图:画舫折返点

五十分钟后,当我还沉浸在秦淮河过往的记忆之中时,画舫靠岸了,我似乎意犹未尽。


  次日清晨,我又来到了秦淮河边,此时的秦淮河早已洗去了昨夜的喧嚣。静静的河水,依偎着河中清秀的倒影,水平如镜,好像是张开了双臂准备沐浴第一缕阳光。


  秦淮河作为历史文化名河,她在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朝代的兴衰与更迭的同时,始终追随着这个民族的成长与进步。

谢谢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