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7

摄影/后期:氧哥、范哈、天天连萌

出镜/造型/制作/诵读:飘^0^

文字:鸢尾花


每年的春天,当花开繁盛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那一树一树的梨花。雪白的花朵,风姿绰约,像是来自天籁的仙子,只一夜之间,早已染白的山河。

梨园的景色,在绿色的掩映下,一簇簇的洁白。梨树下,还有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摇曳,带着对春的喜爱,顶着寒风的呼啸,再一次把美丽呈现给人间。

站在高处,放眼四望,只见望不到边的梨花白,阅不尽的春色满园。恰好,一朵光阴,落在了梨花里面。


今年梨花开得早,遇上了寒流,败露了不少。满地的花瓣没有触目惊心,却有着深深的遗憾。

梨花,是春季里开花较晚的植物。当一只杏花叫醒了春天,才有了桃花的怒放,海棠的争先恐后,梨花的雪白。


但是,梨花又不像杏花那样粉面含羞,也不像桃花那样的张扬。尽管,海棠的美丽让我们中和了桃花的情怀,但是梨花的怒放,早已压过她们的美丽,只用一种颜色,便开出了让你再也忘不掉的春天。

是的,梨花就是这样的一种花朵,她的美只有懂它的人才能看到。它的洁白,沁人心脾的幽香,还有那满树满树的花朵,都宣告着一次深情的出场。


此刻,不由得想起了林徽因的诗句:“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想想,人间的四月天,不正是梨花撑起的春光图吗?


其实,在我的心里,我一直把梨花,当作一位最纯洁的少女,不争不抢,开在春天最恰当的时节,用最美的情怀,引来风儿和沙尘的对话,却又用最沉静的姿态,目送着繁华的凋零和败落。

其实,这才是一个人心里最好的红尘吧!哪怕曾经染白了山河,悦目的光阴,我们都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我们都有自己必然的归宿,也有花朵盛开时的娇艳。


满树的梨花开,最终能够成为果实的只有少数,大多数的花朵只是陪衬,只是春日的一道风景。而它们依旧的无怨无悔,只为盛开,不为败落。我们人呢,是不是也该有如此的情怀和淡泊?不为结果,只为存在的过程?

今日,又见朵朵梨花开。只是我们所看,所见,树,依旧是那棵树,花,早已不是往日的花。一生只开一次,一次只为一人心的梨花啊,着实让人心疼和怜惜。

凭栏处,幽香在,只是旧时相识,早已深埋在故国风雨中。他乡花开,早已不见了往日的容颜。这,又多像是一场爱情的繁华和凋零呢!哪怕来时汹涌澎湃,让你忘我地投入和付出,却也在花落的瞬间黯然凋零,成为再也回不去的昨天。

其实,当所有的故事尘埃落定,所有的花朵都是季节的礼物,所有的爱情都是一场缘分的重逢。不管你今生遇上谁,离开谁,都是宿命。只是,愿你能够懂得一生一世的花开,愿你能在花开的时节与心爱的人相知相惜!

如果那样,你终究会明白,一场花开花落的重逢,都是生命的必然和相遇。


这恰是:梨花朵朵白,归去若尘埃,花开花谢春似水,一念相思在。料春风也多情,已把花来爱,水烟绿树画中游,只记光阴债。爱在,花在,你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