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花千骨是个单纯可爱又善良的女孩子,少女怀春人之常情,她爱上了眉目如画的帅哥师傅白子画很正常,爱得小心翼翼如痴如醉。


作为上神的白子画也脱不了俗,对这个如同精灵的小徒弟也暗生情愫,尽管百般掩饰排斥,但还是战胜不了自己的内心。按仙规,要想成就大业需杀掉自己的"生死劫",他没有,而是悉心教导照顾着小骨,不用置疑,他是爱小骨的。


在守护六界众生的大业与这份爱情只能二选一时,白子画只有忍痛牺牲小骨。


小骨归来,他正视了自己内心,可怜的小骨黑化后拥洪荒之力,有能力杀掉白子画及所有人,却选择死在白子画手上寻求解脱甚至说是成全!


从此,小骨静静地睡去了,白子画在耗尽生命时,把小骨的肉身托付给儒尊,最后一点灵力附在桃花树上,希望能继续守护着她……

2)


这场仙魔大战,六界受创不小,终于迎来平静。神仙闭关瞌睡间,人间已过去了n个万年。


其间,经历银河系大爆炸及地壳变动,地心引力变大,不利于仙魔们修行,他们辗转迁往另一个星球, 地球已经不再是仙魔统治的纪元了,人们没有法力,完全靠体力与智慧安身立命,烟火日常中绵延生息。


情之一字,真的很美,情字真心有毒,自古以礼就是困扰红尘男女的无形牵绊,演绎多少所谓的人间佳话与悲情故事。


桃花开了一茬又一茬,白子画守护着熟睡的小骨,祈盼着再相见的一天。月转星移孤凄凉寂寞成灾。忍不住想到人间走走。


于是,汉代的司马老爷家添了一个眉目如画的小公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司马相如,聪明伶俐,少年成名,琴棋书画四书五经无一不精。巧遇卓文君,惊为天人,为她的才情品貌深深打动,认定她是自己前世就命中注定的缘份!


最美的是长留山上桃花树,最甜的是爱的人亲手做的桃花羹……子画的魂魄依附在桃花树上,掩不住的华采风流气质,还有止不住桃花运……


司马相如当众弹奏一曲凤求凰,使得卓文君为他倾倒非他不嫁。缘分如此奇妙,这俩个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吸引着彼此?其实在白子画离开之际,深度睡眠的花千骨一缕魂魄随他而去……这一世,她不再是孤女,而是一位世家千金,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卓文君。


前世的宿念今世的倾心,任何阻力也挡不住他们,最后两人一起私奔,两人私奔之事在当时是非常伤风败俗的事,但是卓父亲怕女儿受苦,所以就出钱为两个人置办家当和田地,文君放下身段当墟卖酒,供司马相如苦读以让他好求取功名。


那倒是段美好时光,吟诗作对夫唱妇随,羡煞旁人。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3)


自古读书为做官,上神化身的司马相如的才华自然很快就被汉武帝赏识便赐他为官。万年寂寞,桃花体质的司马相如为官之后受到重用,所以很多人想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繁华多彩的都城生活令他心旷神怡留连忘返,他希望过上新的生活。司马相如所以就修书一封,想要跟卓文君断绝关系。


但是曾经有过洪荒之力的卓文君也不是吃素的,写了一封家书《白头吟》对怂回去,让司马相如想起了往日的情分,幸好他良心发现有些惭愧,这才没有抛弃卓文君,但是他已经有过抛弃发妻的念头,这个种子在心里发酵过,再也难以回到当初的心境了。


两个人虽有幸是相伴到老,但终是心生嫌隙过,从惊艳一时的"凤求凰"到平日夫妇的吵吵闹闹终其一生。


4)


一步跨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人声鼎沸熙熙攘攘机器隆隆声中,花千骨真的睡醒了。


这一世,她是个倔强的农村小姑娘。她两岁开始记事,仿佛她没有童年,五岁时开始思考我从何而来我是谁?懞懂中,相信自己与身边的小伙伴们一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距离不远的小村里,和小骨出生的相同时间呱呱坠地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时光如梭飞逝,孩子们长得很快,隔着田头喊一嗓子都能听得见,他们是一起放牛游戏的玩伴,也是读书的同窗。



本来已应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光景,命运却继续在书写着不同的故事。


5)


逐渐长大的花千骨,面对帅气逼人的白子画,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冥冥中认定这个人与自己有着某种关联,由于骄傲与矜持,保持着不见时思念相见却无语少女之烦恼。


白子画英俊出众桃花体质,身边不乏眉来眼去投怀送抱的女孩子,他很满足于这种莺莺燕燕的温柔,与前世的高冷自制形象成为鲜明的对比。


相反的,这一世的小骨,出奇的高冷。虽然与白子画是同窗而且心中装的都是他,但绝不搭讪,始终采取回避与克制的态度,她经历了所有少女一样的把心事揉碎在眼泪里的年龄。


白子画毕业马上成家,娶了一个朴实泼辣的媳妇生了孩子,走上了一个农村青年的必经之路。小骨因为求学就业,也为了平复这份失意的神伤离开了故土,选择到飘泊他乡。


两个人的人生,看上去已经是不可相交的平行线,越走越远了。


人生不应该信命,但命运却早已安排好了,谁是谁的"生死劫",谁的故事中注定会出现的那个人迟早都会出现,躲也躲不开。


6)


再次相见,已是多年后的一次朋友聚会上,子画正当盛年,成熟热情帅气依旧。小骨一洗以往的高冷,美丽大方知性端庄,与乡村女性比较,让子画的眼前一亮,他依稀记得学生时代他也喜欢过这个女孩,心中懊恼遗憾丛生。


在酒桌上殷勤照顾尽显深情,趁着五分醉意,他向她倾诉婚姻不如意,他要离婚……小骨的心狂跳不已,仿佛被唤醒宿世情缘的记忆了,这种感觉她等了千万年,终于在这一刻失而复得,她喜极落泪。


善良又独立的小骨,不会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另一个无辜女人痛苦的基础上。她答应让他送她一程,她决定再次离开。在一个冷冽的冬日,凝望话别,她用尽了一生的深情,俩人相约着,就这样,虽无缘做夫妻,做精神上的爱人,互相守望一生……


小骨一直守护着骨子里的那份坚持,从千万年前的遥远,到今天的只要愿意即可触手可及的幸福距离,她也满足,有这些,已足够好了!


7)


小骨离开了,距离产生美的同时,也掩盖了许多不美感的事实。


一晃几年光阴,期间有不少友人善意地向小骨说起子画的风流轶事,小骨宁可相信这些都是误会,当年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子画上神不可能是个到处留情的纨绔,她的世界里只有他,起码,在他的世界里她也是很重要的人,他说过她是他最爱的人,这一世,他的甜言蜜语他的笑脸如当年那盅桃花羹美得让人心醉……


又过了两年,他与她的联系越来越稀少了,思念的哀伤淹没了小骨,她失去了所有的快乐,她认为,在心里装着一位彼此相爱的人才是一个女人活下去的意义。


终于有一天,一个女人用白子画的手机发来消息,介绍自己是个更加年轻,而且很现实的女人,讥笑小骨所谓的爱情可笑是个傻瓜,她才是子画最爱的女人!子画为了讨好她,说尽了小骨的不是之处,更说只为怜悯小骨而已才会理会她……所有海誓山盟,千万年的相思,不管是曾经怎样的宿世真诚,都败给了现实中金钱与美色的诱惑,六十四颗消魂钉也没有动摇过的关爱,生生世世的相思,渺如昨夜星辰,在小骨的世界里不真实地划过。


桃花树给了子画飘逸俊美的容颜,也给了他想有足够多的女人缘和贪心。现代人总会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想问题的。这一世,他不是神,只是个普通的贪杯好色的男人而已。深情在古人心中可以拿生命去换,在今天的人们看来真的很傻。哪有金钱色欲来得实在,子画没有忘记小骨,但是他自己没有勇气自己向她说再见,或许她只是他众多红颜中的其中无足轻重的一个……


小骨历经千万年,数次徘徊在生死间,集洪荒之力,放下过天放下过地也没有放下的这份爱情,最终只是个笑话!

8)


上一世的上一世,身为神的白子画背负拯救六界苍生的使命,不得不辜负了爱情,让小骨身体伤痕累累,这一世,不再是神的白子画,为了凡人的欲念让小骨把心伤得冰冷。从上古穿越至今就是为他而来,身体的血液与爱情的热情,在放下手机的那一刹那间流尽,凝结。


所有的遇见与挣扎的美丽和伤疼,都只是个表相,浮华三千也只是一个人的疼痛一个人的痴狂!


只因为他们是彼此的"生死劫"。上一世,他为了她为了仙规及六界不惜牺牲自己,小骨为了成全白子画,宁愿让他杀了自己,多么的悲凉凄美,他们却无悔!


这一世,白子画放下了"生死劫",他过上了他想过的生活,满足了大多数男人对生活上的追求,他应该享受到其中的快乐。


所谓的"生死劫"三个字不过是"贪嗔痴"三个字的化身,是人心的一场执念而已。是不甘心,想不开,放不下而已,其实,谁离开谁都是可以的。


小骨仿佛在一分钟内想通了千万年没想通的事情:爱与不爱,在人心的一念之间,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世上,每个人都有选择不同方式生活的权利,没有什么"生死劫",也决不是某个人和一块会发光的石头!生死劫是种难以放下难以排解的情结,心之所向无怨无悔,要么是陪他一起成长,要么陪他一起沉沦,这是种精神是执念,不念得失,不论对错,无须理由。


战胜不了心魔放不下执念,执念就是执念,无论折磨了多少年!人类大多的痛苦都来自于自己,不该再负担的东西,体会到拿起时负重,要懂得放下的轻松。


没有什么"三生三世"的缘,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放下吧!所有的人都是在挫折中成长,一个心智成熟的人不会有"生死劫",最美的爱情只能存在于故事中,所有的传说或梦想皆为虚妄。


看着繁星般的万家灯火温柔以待,沐浴着如水晚风,无比的轻松惬意,小骨束起如瀑的长发,把双手插进运动服口袋,昂起头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