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多处鲁迅故居,均在虹口四川路一带,如景云里和拉摩斯公寓等。其中的山阴路大陆新村132弄9号的鲁迅故居尤为重要,先生在这里度过了他的最后时光。

  因为这里属半租界性质,故而鲁迅将自己的书斋称为“且介亭”,于是有了《且介亭》杂文集。

  在这里,“从楼上到楼下,没有一个沙发。鲁迅先生工作时坐的椅子是硬的,到楼下陪客人时坐的椅子又是硬的。”(萧红)

  在这里,鲁迅接待了萧红等一批青年进步作家,并掩护了瞿秋白夫妻和冯雪峰等人。

  在这里,或许最能勾起游客们悲切追思的,乃是二楼卧室梳妆台上的那幅日历及镜台上的闹钟,因为它们将时间定格在了1936年10月19日5时25分——那是鲁迅先生永远离去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