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一些网络平台,常常看到关于写作的话题,的确现在很多手机APP可以直接发文,可以说现在是全民写作的最好年代。


我是从2016年开始连续写作,算起来有三年时间。没有通过写作实现什么荣华富贵,但是我实现了从0到1。


我算是赶上了某平台的第三波红利,在18年4月前,只要不错的文章是可以上热门,每篇阅读量至少是好几千,阅读量过万的文章,我就有10篇。因此我被很多人认识,大家点赞留言,鼓励评论,这也是激励我继续写下来的原因之一。


我写作一年的时候平台给我出了电子书。又过三个月,签约了平台。文章上了人民网,阅读量数十万。签约百度问答,做直播课,打赏,流量主,写软文,月入过万。很多人都说我一年出头时就得到这么多是很幸运。嗯,算是幸运,这必须承认,但幸运也是努力的一部分。

写作路上,每隔几个月都有一点小确幸,这是一个作者坚持下来的动力源泉。哪怕是一句鼓励的话。一个认真的点评。一个点赞或者是陌生人的1元打赏,在一个作者的初期,都是莫大的鼓舞。那时被打赏的 1元,比它在后期的100元意义要重大。

动图

如今我做直播课快两年,累计学员有万人。带领影响着小伙伴们一起写作。我实现了出书的梦想,加入了中国散文学会,安庆市作协会员,池州市作协会员。


觉得自己找到了组织。加入当地作协,是希望多结识本地作者们,老一辈作者传统文学功底深厚。


不管是和年长的作者,还是比我们小很多的95后,大家在一起都有相互学习的地方,有思想火花的碰撞,欣赏学习他人的长处。


年初安徽大皖新闻对我的新书做了报道,还有新华网,搜狐网,中国资讯网等100多家网站有同步专访。地方文化馆邀请我兼职当编辑。最近还受邀帮华侨老乡做代运营,他们也让我看到了国际化的视野,拔高了眼界思维。知识无涯,学无止境。


写作三年来,对我的提升是多样性的,持续写作必然倒逼我大量输入。阅读,行走,参加了很多名家的授课讲座。


曾经在书上,名杂志上看到的名字,居然在现场听到他们的传授经验,一起吃饭合影。他们并没有想象的高不可攀。


当我们足够努力,读者和作者终有一天也能成为朋友。我常对学员说,不要盲目地崇拜任何人,偶像是用来激励自己更好地成长,学习他们的闪光点和某种精神。在追随他们的同时,切记自己一定要努力进步。


因为文字结识了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他们会热情邀我去当地玩。有位在桂林开客栈的老学员说,随时去给我倒腾套房子住。有山东的文友邀请我们组团去看海,这一切在我写作之前是没有的,那时对旅行没有概念,觉得有那功夫还不如在家睡觉。

这两年又相继入驻了其他平台,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的那篇《过去的十年》全网拥有了千万阅读量,仅掌阅平台留言就达4500条。《只同别人学,只和自己比》阅读量百万,《婆婆也是妈》有20多家微信公众号转载,《那年,陪母亲交公粮》在本地多个县、市的公众号转载。


还有热心读者把我的文章录音上传到喜马拉雅。也曾得到过百万粉丝网红猫老师剽悍江湖的采访。


当你持续写着写着,就会有机会产生,好似被一股神秘力量在推着走。

一个作者不可能篇篇精品,或许写上100篇,200篇才有一篇拿得出手,而这一篇的价值超过了其他所有。但没有那99篇、199篇,也就没有那一篇。


想起我在写文字之初,常听到身边有人说,写作这条路不好走的,你都30岁了,要学历没学历,要年龄没有年龄。中国一年毕业的大学生有数百万,要是你初中生都能写出头,那么好走的路还轮到你吗?


两年多前有人在我微信公留言,我真佩服你怎么就敢写,还敢发出来。我觉得很多人写得都比你好。

真是不知道他是褒义还是贬义。现在若有人再这样说,我会回答他,不管我写得好不好,好歹我坚持了三年,平均隔天一篇,100多万字,我还发布很多平台,你也试试写上三年。

任何事,有勇气就成功了一半。你写得再好,不敢发又如何。


曾看到过一句话,三年是一个人的逆袭期,想当作家先写够百万字再说,我已满足这些基础条件。


有人问海明威当一个作家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海明威回答,需要有一个不愉快的童年。


对于我那多苦多难的童年,我已不想再提。我的忧郁仿佛是与生俱来,生来多愁善感。


这两年里认识了很多学员,当我们深聊过后,发现对方内心都有不为人知的创伤。这或许是我们热爱上文字的原因。文字是救赎,文字是出口,文字是武器。


写作缓解治愈了我们内心的伤痛,获得了精神上的丰盈,同时得到了一些外在收入。于我,文字算是改变了我命运。


感谢时光赠予我宝盒,让我与文字结缘。在我写作的孤寂时光里,那些纸页吸收了我的内心伤痛。这些痛渐渐呈现出一种别致的光泽,成为神圣的安慰。

林清玄老师说:每一个作家都有不为人知的寂寞的一面。一个作家在写字时,他画下的每一道线都有他人格的介入。


我就用真诚来对待我笔下的每个字。上周有人留言在万达书店看到了我的书,也有人在当地新华书店看到。他们再辗转从网络上找到我,说我的文字朴实有代入感,让她看到了梦想的力量。


收到这样的信息,真的很感动。我需要这样的认可才更有信心走下去。


还有11岁孩子在读我的书,写了书评,还有几个初中生。

有人说,一个作者所写文字要敢于拿给孩子看。就是指价值观一定要正。


三月份,老家最大平台刊发了我的文章,一位教育局顾问加上我微信,购买我6本书。后发来信息说很适合学生作为辅导读物,已经在和同事们商量。他们说会尽力支持地方新人作者,尤其是草根创作者。不管结果如何,都已经很感激。感恩文字路上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安妮曾说:早期旧作是写作者的负担,若生命力顽强,流动于世,它意味着你不被许撤销成长的凭据。一个写作者对自己的第一本书,会有矛盾心理,不想回头看望它,别人偶尔提起心理有羞愧之意。很多第一次都不是完美或荣耀,但却是出发和实践的象征。


这段话简直是说到我心砍了,我就是不想再翻看从前的文字,也没去打开自己的书,只是在扉页给大家签名。


写作三年让我实现了从0到1。让我人到中年,还实现了潜藏内心的文字梦。成为一名自由写作者。一路走来,累并快乐着。


写作的第一年,白天上班工作,只能起早或熬夜写,公众号的排版发布,常常忙到半夜,艰辛可想而知,无数次想放弃。


好在,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三年前和我一起做微信公众号的网友们,要么停更,要么消失不见,留下的寥寥无几。


任何事只有先做,才知道结果。而不是先有结果再努力。如果你也真心热爱文字,那么就写上三年,写上百万字,时间会给我们想要的一切。


文字路上,且行且珍惜!

作者,齐帆齐。安庆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公众号(齐帆齐微刊)后台回复:投稿 写作 电子书均有惊喜。


掌阅、当当、微博认证作者,新华访谈网签约作者。多平台人气作者。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女友》杂志报刊等。新书《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已经全国上市。

个人微信:qi6018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