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草原很美,有诗曰“黄毯悄然换绿坪,古原无语释秋声.马蹄踏得夕阳碎,卧唱敖包待月明”,霞光中,马匹在小丘上吃草,几只小羊在山坡下舒懒地躺着,偶尔听到马的几声嘶鸣。一望无际的草原被这些牲灵点缀的生趣盎然。火红的太阳从草原升起之后,开阔平缓的大地反射着遍野的绿色。没有高楼,没有工厂,没有商铺,没有喧器,有的只是点缀在绿色海洋中的几座乳白色的蒙古包。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真想高歌一曲,表示我满心的愉悦。站在四方山的顶端,俯视着蜿蜒的诺敏河像一条镶嵌在草原飘动的白色哈达,美丽的草原和村镇风光尽收眼底!可渭“一川草色青袅袅,绕屋水声如在家.怅望美人不携手,墙东又发数枝花"!
  那月的草原的确很美,琥珀色的阳光温暖而晴柔,一碧万顷的草色铺开绿绸般的绒毯,在他的身后连绵逶迤,与遥远的地平线挽手相连。几个蒙古服饰的年轻男女纵马挥鞭,夭矫如飞,对着镜头绽开他们略带羞涩纯净的笑脸。而珍珠般洁白的羊群,滚滚流动着,仿佛一朵朵疏淡飘逸的云,在层澜叠涌的绿浪里泛起涟漪……
  那里的草原真的很美,黎明,尽管熹微曙色给她镶金镀银。一溪湾水泛着耀目的光。然而,羊群肯定还在圈里惺忪待醒。乳牛伫立棚中咀嚼旧梦。看不到烈马嘶鸣的壮阔,就不会有悠扬的马头琴韵掠过心弦。岑静,让我领悟了草原的另一番意境。
 草原空气湿润而干净,虽然不像想象的辽阔无边,却让人陶醉,不是雄壮而是柔和而连绵,是自然而实在的美。草地里传出虫鸣声声,就是看不到虫儿的影子。爬上边缘的四方山,我已是气喘吁吁,坐在地上不想起来,近距离闻着花香,不想时间过的太快。仿佛我们都变成了孩子,没有任何的顾忌,可以好好的疯一把。
  看着那无际的草原如同一幅巨大的画铺展在天地间,绿得那么纯粹,绿得那么渺远,真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四下里望过去,满眼绿色,无遮无拦。将视线投射过去,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聚焦的点,四野茫茫,无边无际,心里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这就是一片静止的海洋,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可是,当你和当地的牧民有过接触,了解了草原的过去和现在,你就会站在四顾苍茫间真的有些怅然了。
  放眼望去,草浪一波一波地荡漾开去,几朵金黄色的小花儿,点缀绿毯之上点点滴滴、千姿百态,成群的羊儿像天上的白云;一朵一朵洒落在大草原上。牧羊人,三三两两,或似庭前信步,或赛马追逐嬉戏;镶嵌在草原腹地的湖面,似青春少女靓丽的脸蛋,清清的、纯纯的、无一丝皱纹。晚霞映在湖面,金闪闪、黄灿灿的,像一幅铜镜中的图画;几只野鸭、鱼鹰、水鸟盘旋在湖的低空,响箭般划破水面,嬉戏着玉珠迸跳的浪花!
  近处,一朵朵绽放的花儿挤挤攮攮,金黄的,淡蓝的,洁白的,红艳艳的各色繁花,给大草原披上了景秀的彩缎。远处,随着山势绵延起伏的大草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自由放牧的骏马、牛羊更增添了草原动感的美。诗人说“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早低见牛羊″草地上,时而一匹棕色的老马在悠闲吃草,身旁一匹棕红色小马驹静静地依偎在妈妈的身边,似乎在听妈妈讲那遥远的故事。忽而,小家伙开始撒腿狂奔,油亮的鬃毛闪着金色的亮光,像棕色的闪电划过草原。
  两三个圆圆的蒙古包主要由四种颜色组成:白色、蓝色、黄色和红色。白色代表乳汁,蓝色代表天空,黄色代表大地,红色代表太阳。不远处,有几匹骏马在草原欢快地奔腾,长长的尾巴和鬃毛在奔跑中高高地扬起来,过了一会儿,它们停下来,优雅地吃起草来,这时马儿显得温顺极了。
  落日余辉温情地挥洒在墨绿草原上,晚霞映射出多彩的光线,丝丝缕缕、柔柔的、薄薄的、织就成七彩的光环。倘若以轻柔的光丝当琴弦、绿绿的草原作琴木,万物生灵的动听之声便是天地抚琴合奏之神曲。这一切的宏观胜景、微观空灵更加增添了大草原的神秘色彩和柔美!
  草原绘就了美丽风景,也让我们有所感悟,追赶梦想的人们应有像草原那样宽阔的胸怀,眼中的草原博大辽阔,内心的草原更应充满生机,大草原的每一朵花都有故事,每一颗草都有歌谣……那年那月那草原,好留恋,好留恋……!‘图文/[刘玉峰(椰风)]

作者椰风(刘玉峰):北大荒摄影家协会会员,齐齐哈尔市摄影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