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何会长唱了一段《呼伦贝尔大草原》后,动情地说:“我们去呼和浩特是为了给心爱的陕西足球呐喊、助威,远征是一种修行,出发仅仅为了忠爱的西北狼”。 2019年4月12日,来自陕西各地的七百余名球迷,乘坐火车、自驾、飞机等交通工具,远赴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为自己的球队长安竞技客场比赛加油、鼓劲……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首至今都无法知道作者是谁的《敕勒歌》 ,唱出了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的美不胜收,唱出了大青山(阴山山脉的一部分)的巍峨峻拔,唱出了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景象。
  

阴山南边的敕勒川,就是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市所在地。这个时候来这里,看不到绿草如茵,骏马奔腾,牛羊成群,我想在看足球赛前后时间里,到市区的大召寺、小召寺、五塔寺等景点参观参观,顺便品尝品尝当地的美食,深入了解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语言文化。
  

有道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知识的获取,我更愿意在业余时间里,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像。

大召寺广场。

大召无量寺。

  大召寺,是内蒙古呼和浩特玉泉区南部的一座大藏传佛教寺院,属于格鲁派(黄教)。

大白塔。

奶茶、炒米、奶酪饼。

焙子。

烧麦。

呼和浩特新体育场。

鄠邑区十二狼🐺。

陕西球迷。

蓝天白云。

陕西球迷远征军。

“西北狼,榆林帮。”一群来自我家乡的球迷。

如此草皮,更适合踢沙滩足球。

助威西北狼。

美女,球迷。

球迷老裴,网名“更深的蓝”。

  客场比赛,本来就有很多不利因素,加上草皮质量差,或者说根本就不长草,以及开场14秒就被对手攻入一球,长安竞技大秦之水队以一球遗憾败北。

阳光总在风雨后。加油,西北狼。

纵然是失败,也很痛快,这一趟,我们为你而来。

小召寺。

转经筒。

小召寺僧人。

五塔寺,建成于1732年,距今300多年。

内蒙古博物院。

民族团结宝鼎。

马背上的民族。

蒙古人善骑、善射,勇猛顽强,善于马上作战,族人们曾经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征战四方,所向披靡,横扫天下,以致于几百年后的他,骄傲地对我说:“世界上有三个种族特别优秀,其中就有我们蒙古族,每一个蒙古族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很多优秀的基因。”

科技馆。

  陕西籍球员王尔卓签名,岁月不饶人,随着年龄的增大,体能的下降,曾经骁勇善战、狼性十足的他,已无法进入首发大名单了,只能打预备队比赛。

  在返回西安的航班上,曾经是中国足球队守门员,现为长安竞技队副总经理的江洪和U23以下球员叶尔凡就坐在我的身后,他们俩聊了一路。从他们的交谈中,我可以听出:看似神秘的明星,其实也是普通人,真真实实的存在着,也和我们一样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叶尔凡的母亲也只有47岁,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叶尔凡的年龄还没有我的闺女大,还特别稚嫩,竟然问江洪足协杯有没有预备队比赛这样常识性的低级问题。所以,我们要以一颗包容的心,理性面对球员在赛场上的各种表现,期盼他们尽快提高。不管是输是赢,只要积极向上,顽强拼搏就好,制定规则的足球赛,本来就是一场游戏,我们看球的目的,就是想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别无他求。

  蒙古族,男人身材高大健硕,女人丰满圆润。在两天的时间里,我主动和几个蒙古族人交谈,了解蒙言、蒙语的生存环境,以及发展状况。总体感觉到: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变迁,各民族之间高度融合,普通话的大力推广,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少数民族语言使用范围越来越小,在合和之间,会说蒙古语的人比会写蒙古字的人要多了不少。或许有那么一天,人们只能在档案室、博物馆里才能见到它!应我的要求,一位小餐馆戴着眼镜的老板,用蒙字写下了我的名字,并告诉我读作“图门嘠吉热”。以此,作为我呼和浩特之行的留念,也是好客的蒙古族人给我最好的礼物。谢谢你,远方的朋友!再见吧,远方的呼和浩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