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上大学时古典文学课老师曾讲到,有文史大家评说《三国演义》,写有名有姓有形象的人物凡以百计,属史诗级巨著,其中最著名的有三绝:义绝关羽,智绝诸葛亮,奸绝曹操。


从总体上说,这个评价古往今来的众多读者是基本认同的。关公后来成了堪与孔子比肩的武圣,曹操是乱世奸雄的代名词,诸葛亮则被视为智慧的化身。


但是且慢,也有响亮的不同声音。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言及《三国演义》人物刻画上的不足,有一句著名的品评: “显刘备之长厚而似伪,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意谓过犹不及,这个评价也不无道理。


说诸葛亮“近妖”,痕迹并不难找,我们举两个佐证。


——赤壁大战前,东吴大都督周郎定下计策要用火攻,而且已部署完毕,蓦然想起大冬天的,何来东风啊?为此闭门称病,一筹莫展,估计嘴上没少起大泡。我们现在常说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此之谓也。这时诸葛亮挺身而出,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借得东风,于是他登上七星坛,手执桃木剑,跣足披发,念念有辞,“借”来三日三夜劲吹东风,为火攻添加了鼎力,烧得曹魏百万大军焦头烂额,狼奔豕突。



——第六次出祁山,孔明知自己阳寿将尽,大业未期,于是乎祭起最后一招,点起七七四十九盏祈命灯,称如能亮满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则有望延寿若干。不幸,期限将至时恰巧魏军来攻,前来报告的大将魏延冒冒失失踢倒了主灯,不久,巨星殒落,孔明辞世......


怎么样,够妖的吧?


不管怎么说,武侯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是很正面的,够个大英雄。不是那种挺枪跃马、摧城拔寨的急先锋,而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摇扇子的智多星。



“隆中对”就定了三分天下,那时的孔明才二十八岁啊!接着,从火烧新野开始,智算华容道、借荆州,取得第一个根据地后,又辅佐刘备东联吴越,西取巴蜀,定下了蜀汉的基业。


其它如赚姜维、诛王双与骗得司马父子后悔不迭的空城记等等,难以尽数,甚至于“出师未捷身先死”之后,还上演了“死诸葛吓退活仲达”、石头八阵图困住东吴主帅陆逊等活剧,都是千古流传、令人感佩不已的。


但是且慢,上述文字只是个铺垫。我们书归正传,斗胆论论英雄之失,白璧之瑕——培养人才上的失误。



我们的命题是:后诸葛亮时代为什么人才凋零?这个命题并非空穴来风。


与曹魏阵营的战将如云、谋士如雨,孙吴手下帅才不断相比,蜀汉于先主在世时尤其是创业阶段,可以说不稍逊色、人才济济,谋划部署有伏龙凤雏,冲阵建功有五虎上将。


而到了后主继位,诸葛亮主政,在人才培养方面却是善乏可陈,甚至难以为继,最终造成一个“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的可叹局面。



月明星稀与人才凋零,透着某种必然的联系。每逢圆月之夜举头仰望,就会发现月色朗朗,一照千里,而恰恰在此时星光却晦暗无光,连北斗七星这样的大星也显得比平时小了不少,所以曹操当年曾有“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之慨。


这种自然现象在培养使用人才上,就会让人感叹不已。蜀中无大将,也许不能说是诸葛亮不能容人,而主要是诸葛亮太强了。主强属弱,往往会出现属下碌碌无为——反正丞相自有锦囊妙计,大家只有凛遵不殆的份儿,也就没了主动性,碰到什么突发的事情,上报了事。


久而久之,蜀国就只有诸葛亮一人在做事了,最后连他自己都觉得无人可用,以至六出祁山的时候,连20军棍以上的事孔明都亲自过问,甚至“校薄册”这种小吏的职责,以丞相之尊居然也亲力亲为,其他人的积极性能不受影响吗?



一个人总是正确的时间长了,也就很难听得进去其他人的意见。


攻打司马懿时,本来大军已到汉中,如果听取魏延的计策,选精兵抄小路出子午谷北进,不到十日可到长安。这个计谋是有点险,但却是个奇谋,以小搏大,不能只用堂堂之阵。


可是孔明却听不进去,认为非万全之策,斥为弄险,喝退魏延,一味地按部就班从大路进发,结果战争旷日持久无尽无休,“住与行,劳费正”,不论是他的六出祁山,还是姜维的九进中原,都是无功而返。



遍观蜀汉群贤,诸葛亮肯垂询下问的少而又少,白眉马良算一个,可惜死得早;凤雏庞统当然要算一个,也于早年殁于王事。


再数,就数到马谡了,姜维也勉强算一个。但后面这两位,一个“事之若父”,一个甘当学生,又能说出多少与领导相左之言?


言说孔明用人之失,不能不多说说马谡与魏延。刘备初见马谡后与白帝城托孤时,一再提及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尤其是“主公托孤”,属于重大场合,重要交待。但诸葛亮却没太往心里去,不仅不对马谡时时加以刀削斧凿,却在伐魏最较劲时委以驻守战略要地街亭的重任,最终导致马谡违约授首,大军败回。



对魏延,故事就更多了。以孔明之精明,也有戴有色眼镜看人的时候。


第一次见到魏延,二话不说就喝令刀斧手推出去斩了,主因竟然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脑后有反骨”,如果不是刘皇叔讲情,早已身首异处了。从此,魏延背着这口黑锅南征北战,东征西讨。


为大将者,诈败、诱敌这样的埋汰活儿,谁都不爱干,又谁都免不了。在蜀汉,这活儿早期大都安排任劳任怨的赵子龙做,最多时曾创纪录的一口气连败一十五阵;后期又大都给了魏延,魏的境界没有赵云高,也没有赵云那样的地位尊崇,所以常常郁闷之至。



最重要的是,诸葛亮临终前,预测到魏延会造反,却不采取措施预防,而是任其发展,端着枪在那等着——安排马岱作杀手,最终置其于死地,导致英雄死无葬身之地。


上述罗嗦这些闲言,并非执意贬低诸葛亮,意在表达英雄不是神,也是人,也有局限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配图除图九来自网络外,均为我的好友、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人力车拍摄,鸣谢!)

(原创作品,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珍珠大笑 曾用昵称淡定如许,文学学士,携笔从戎后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文艺副刊编辑、主编,主任编辑,获得中国新闻奖、解放军新闻奖、共青团新闻奖以及省以上新闻奖、征文奖计数十个,获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称号,也曾入围新浪草根名博的历史文化新人,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五次,有新闻文学作品集《铁血男儿》面世,有多种报告文学、散文、杂文、诗歌刋于纸媒或收录于各类选本中,曾担任十余种书籍的编委、主编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