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是零星的火苗

一阵风就能吹灭

然后恰是千万只火把点燃

天空水一般的目光

拖着白云的长裙

俯瞰着树杈间的红

静谧中的热烈自上而下

你渴望那源头之物

一如神灯明灭的

黄铜祭器

掩盖不住惊蛰后的甲虫

扒开石缝里的沃壤

我时刻准备

抽出体内储备的干柴

连同你根部的陈年杂草

一起填进它的炉堂

让旷野的铁锅

炖一顿

热血沸腾的剑器之铿鸣



河水悉数饮下这

雷火的曳光

群峰揣紧了大山之魂

土地听着你的慢板

让麦田生出软绿

崎岖的山道

披上你粉红的外衣

每根枝条

赋予了红色的诗句后

再旋出绿叶的陪衬

我也张开双臂

成为一朵想飞的花

一个奔跑的老小孩

孤寂已久的村庄

正默默从身子

掏出炊烟

借此磷质的火

借水草丰盈的一隅

养儿育女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