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3

细想起来,初识老茶堂的樱花还是缘于afan,17年6月的某天,afan发来这张图片问我,妍子拍的你呀?我笑答,我哪里有这般贤淑静雅味道。但即刻就被照片中的女子和绝美的樱花雨打动了,去看妍子的美篇链接,那一场樱花如雪的遇见,在缓缓流淌的音乐里,自己也仿佛置身其中,温暖灯光下,那小小庭院、重重樱花就在心里扎了根。

18年8月,泰安培训,与妍子初次相见。因美篇相遇,彼此欣赏,平日常在群里玩闹,甚是投缘,虽初次相见却丝毫不觉陌生,牵着手带我去看了虎山日落,又来到当初一见倾心的老茶堂。时值傍晚,茶堂外正在施工一片狼藉,但待脚步踏入院落,一颗心随即安静下来。茶堂里的一景一物都觉喜欢,微弱日光下妍子为我留下影像,待要告辞之时,茶堂的主人沐蓉带着孩子过来,说好久不曾过来,今日竟难得是朋友相聚。想想,真是机缘巧妙。那晚在茶堂吃过晚饭,喝过温热茶水,相约来年樱花开时,再来看花。

四月,樱花初开,BOC的培训通知也如期而至,那刻欢欣无法言喻。只可惜,春寒冷似冬,裹着一身厚厚的冬装前往,临行前还是往行李箱里塞进了一条纱裙,想着无论如何要抽空去看花。妍子工作忙抽不开身,虽然近在咫尺今年也都还没去老茶堂看过樱花呢,我也只有返程时赶火车前的两个多小时,都没有跟沐蓉打招呼,就跟小胖子急匆匆打车去了。

缓步走下台阶,庭院一如既往的安静,几树樱花重重叠叠开了满院。小狗笨笨汪汪叫着迎接客人,小严出来跟我们打招呼,我说你忙你的我们自己拍照就好,他就默不作声的进屋为我们泡茶去了。这个小伙子,有一种很难得的沉静,与这个古典的院落恰到好处的融为一体。哦,我该怎么形容这种美?只觉文字苍白,镜头无力,拍不下也写不出眼睛看到的这份雅致静美。

风起花落(嗯,也有人摇花落,咳咳),落花满径。忙着往花篮里捡拾落花,竟丝毫不知沐蓉已在身后静静站着看了我半天,起身很自然的拥抱,她进屋去跟朋友喝茶谈事,我依旧在院里疯癫看花,越发觉得这个小院子的每个角落里都蕴藏着典雅之美,室内茶暖,室外花香,相交如水,情自绵长。

时间仓促,匆忙告别,沐蓉说你都没来得及喝杯茶。在返程的火车上,一路咣当一路整理照片,发给妍子说,周末要抽时间去看花呀,樱花未落,等着你呢。我不知道妍子能不能赶上今年这场樱花如雨,我们也没有相约来年,但我知道,一年一年,樱花会开,我们会再遇见。 PS:感恩这一路每一份温暖的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