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时代的我们就是那么天真可爱,每每想起来都会笑出泪来。小小的蒲公英里面藏着多少难忘的故事,多少温馨与感动。


再也吃不着那样的蒲公英了,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美好的东西已失了原味。我也不能像牛吃草一样畅快地吃蒲公英了,而且我已被岁月由一头牛渐渐地被逼成一只的狼了,漫山追逐的不再是蒲公英的种子了。

                               ——  题记


春天的小广场格外热闹,这边蹦擦擦,蹦擦擦一对一双的跳得正欢;那一边树上笼子的鸟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最出彩的应属这位哥,那嗓门叫一个豁亮,一声压倒众声:“卖菜喽!新鲜的蘸酱菜!小白菜、萝卜菜、臭菜、香菜,婆婆丁喽!”


“啥,婆婆丁(学名蒲公英)?一听到这三个字,马上被刺激得眼睛放光,口水直漾,手下意识地去捏兜。


花了五元钱买了半斤,手里拎着,笑盈盈地往家走,感觉生活真是太美好了!


朋友们,您可别笑咱是吃货,咱贪吃是有一点,不过吃货还算不上,因为咱只是对婆婆丁情有独钟而已,其它的,什么山珍海味,鸡鸭鱼肉的对咱还真没那么大的诱惑力。


到了家,坐在沙发上,打开袋子仔细地端详:每一片叶子都是鲜嫩碧绿剔透,每一颗都那么温馨动人似乎长满了故事。往事一幕幕不由得浮现在眼前。



记得,有一年初春时节,妈妈带着我去田野上挖蒲公英,一面走一面给我讲蒲公英美丽动人的传说:“相传啊,以前有一位美丽的姑娘,和一个俊秀的少年相爱了。有一天,这位少年做了一个决定——为了保卫国家,他要离开家乡,去远方赴战场作战,离开时他跟姑娘约定——等胜利归来之时,他要在这片蒲公英花田来迎娶她。


可是战火无情,少年牺牲在了前线。可怜的姑娘孤独地守在家乡。蒲公英盛开之时,姑娘总是吹着朵朵蒲公英,看着它们飞向少年离开的方向,希望它们能够为她将少年带回来。


姑娘一年年老去,也没等到她的心上人,就在她生命垂危之际,她又来到蒲公英花田,朦朦胧胧中,她仿佛看到了那少年正张开手臂向她跑来……”


妈妈蹲在地上不停地挖着蒲公英的嫩芽,我就围着妈妈蹒跚地跑,蔚蓝的天空上几朵白云在游荡,原野的风亲着我的脸,那还未完全褪掉枯黄的草和树充满了新生的力量,偶尔一只蝴蝶飞过,撩得我心也随之飞去。我跑累了,妈妈的小篮子也装满了。然后妈妈这边的手拎着篮子,那边的手托着趴在后背上迷迷瞪瞪的我,开始往家走。


到了家,全家人坐在院子里开始有说有笑的摘婆婆丁,邻居看到了也来凑热闹,临走时还不忘捎上一些,剩下的足足泡满一大盆,打蔫的嫩芽一着水立刻新活起来,水灵灵的更加诱人可爱。吃的时候再配上一些香喷喷的酱,那种鲜甜清香爽口的滋味,“嗯!……哇!”顷刻间准保你心花怒放,多少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一箸子接着一箸子不断地的夹,往嘴里就是一个劲地塞!塞!塞!牙齿咔滋咔滋发出悦耳的响声,腮帮子涨鼓鼓的成了一个椭圆的大花苞,犹如老牛吃草一样,就差没“哞哞”叫两声了!



又一年夏季时节,姐姐牵着我的手去挖蒲公英,漫山遍野的都是金灿灿的小黄花,和绵絮般球型的蒲公英种子。蝴蝶儿在花间舞得正欢,蜜蜂儿更是当仁不让,一群群的吹着口哨专门往花心上撞。这时候的蒲公英的叶子格外碧绿肥大,姐姐不肖一刻钟的功夫就挖了一大筐。然后给我的小辫上插满小花,再小心翼翼地摘了一朵蒲公英的种子,轻轻地吹着,教我唱起来了儿歌:“一个小球毛茸茸,好象棉絮好象绒,对它轻轻吹口气,许多伞兵飞天空。小伞兵啊小伞兵,飞到西来飞到东。待到明年春三月,路旁开满蒲公英。”天籁般稚嫩的童音在原野上飘荡,我的思绪也随着蒲公英的种子飘啊,飘啊……飘向远方。


回到了家,妈妈把蒲公英剁碎了,掺在猪、鸡鸭的饲料里,它们争抢着吃,那吃相跟我的吃相有一拼。鸡鸭吃了蒲公英后产蛋量不但提高而且蛋的味道也格外鲜美,猪吃了蒲公英后也特别爱长膘,猪肉也独具美味。现在市场上卖的猪肉简直是没法比。若真比起来,现在的猪肉,特别是瘦肉嚼到嘴里那简直就像“木头渣子”一般难吃,还直戳腮帮子。


刚上小学的那一个春季,有一次,老师在课堂给我们讲了蒲公英:“同学们,你们知道吗?‘婆婆丁’的学明又叫“蒲公英”,它们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可生吃,可炒食,可做汤……”“”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药用价值:它能清热解毒,消炎,利尿,缓泻,去黄疸,利胆……可以用于治疗疮疡肿毒、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以及扁桃体炎等等。


老师讲着讲着,禁不住地流露出爱吃蒲公英的心声,只是苦于在镇里居住,又没时间去挖,我听了暗暗地记在心里。放学后,一人独自去了后山。第二天早早的,我就带着一大袋摘得干干净净的蒲公英来到了学校,悄悄地把它塞在书桌堂里。



这一天,我的怀里就像揣个兔子似的。一会摸摸蒲公英,一会看看老师,欲言又止;一会又摸摸蒲公英,再抬头看看老师,又欲言又止,到放学了也没送出去。正情绪低落地整理着书包呢,老师走了过来,和蔼地问我:“今天是咋了?有啥事吗?”我左看看右看看,见同学们正陆陆续续地往出走,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没事。”“没事?那好,回家吧啊。”老师道。“嗯”,一掏书包,一不小心蒲公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老师惊回头,看到了,开心地笑了,折回来道:“是不是给我拿的?”我红着脸又道:“嗯”“那给我吧。”老师把手伸过来。”我捡起来递给老师,看都不敢看老师,拿起书包就跑,后面传来老师的笑声:“慢点!慢点!”


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保住的秘密。特别是在这个天真烂漫的年纪。


第二天放学路上,我和同桌大红正往家走呢,就听见我的同学“小猴子”在后面喊:“杨秀杰、马屁精!”“杨秀杰、马屁精!”我装作没听见,慌忙扯起大红急行,谁知道这家伙竟然蹿到我前头,连蹦带跳,再扮鬼脸,亮开嗓子喊得更欢了:“杨秀杰,马屁精!溜须老师,给老师送婆婆丁!”看着有的同学向这边走来,气得我满脸通红,急欲分辨。再看高出她一头的大红,秀眼圆睁,死死地咬着嘴唇,趁他不备,一个腿绊扔过去,但只听“扑通”一声这家伙趴在了地上闹个嘴啃泥,“唉吆!唉吆!”地开叫。大红上去抡起书包就开砸,一边砸一边喊:“秀杰、上啊!”“拧他耳朵!”“使劲拧!”“嘴还欠不欠了?说啊?”“妈呀,救命啊!”“绕了我吧,下次不敢了!”“哐哐哐”又砸了几书包。“姐姐呀,奶奶呀!饶命啊!”这小猴子被我俩搞得杀猪般嚎叫,称呼都差辈了。


孩童时代的我们就是那么天真可爱,每每想起来都会笑出泪来。


小小的蒲公英里面藏着多少难忘的故事,多少温馨与感动。


“再也吃不着那样的蒲公英了!”我一边摘着蒲公英一面略带忧伤地感叹着。是的,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美好的东西已经失了原味,我已不能再像牛吃草一样畅快地吃蒲公英了,而且我已被岁月由一头牛渐渐地被逼成一只狼了,漫山追逐的不再是蒲公英的种子了。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