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王婆的故事看似蜻蜓点水般的来去无影,其实王婆是故事脉络中承上启下的重量级人物,贯穿了全书,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从王婆给潘金莲和西门庆拉牵头开始到毒杀武大郎结束为一段落。中部王婆又忽然出现,原来是来求西门庆办事,实际上是作者巧妙的安排,让王婆刷个存在感,提醒读者不要忘了还有一个王婆,为后部吴月娘请王婆再卖潘金莲打下伏笔,王婆最后被武松杀了结束。

开小茶馆谋生的王婆,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可以这样说,茶馆不过是王婆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而已,实际上王婆的业务很广泛,走街串巷、接生算命,给人做媒,背地里干着不可告人的买卖--拉牵头,按今天的话说就是给不安分的男男女女做中间人,从中牟取钱财。


王婆最经典的案例就是谋划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偷情通奸。为了更多的骗取西门庆的钱财,王婆无不用其及。尤其是为西门庆量身定做的“挨光计”可谓是行云流水滴水不漏,毒杀武大郎王婆可以说是主谋,正是在她的策划下,西门庆提供毒药,潘金莲实施,才造成了惊世毒杀案。


西门庆迎娶潘金莲,还当上了清河县的副千户,相当于县派出所副所长,西门庆更加的如鱼得水。王婆此时又忽然出现,通过潘金莲求西门庆办事。在这个过程中,王婆善于变化的小人嘴脸暴露无遗,被作者表现的淋漓尽致。

验尸的何九叔兄弟偷了东西被抓,何九叔央求王婆请西门庆网开一面。于是,王婆先来见潘金莲,王婆不免下礼。嫁入西门府的潘金莲已经是大户人家的小妾了,身份自然和往日不能同日而语,有点瞧不起王婆,藐视的说“老王,免了吧。”王婆大风大浪见多了,善于察言观色,知道这些大户人家的小妾都很在乎有没有孩子。于是,王婆用讨好的口气说“添了哥哥不曾?”潘金莲来西门府根本就没有生育,但在王婆面前怎么都不可能丢了面子,回敬王婆说“有到好了,小产了两次,白不存。”意思是不仅我能生孩子,还生了两次,不过是流产罢了,流产和不能生育是两回事,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一面叫秋菊上茶,王婆喝了茶,羡慕的对潘金莲说“你这般受福及了”言下之意就是潘金莲有了今天的富贵生活还是自己的功劳,也是暗中提醒潘金莲吃水不要忘了打井人。闲聊中得知潘金莲对现在的生活还有点抱怨,王婆马上说“好奶奶,你比那个不聪明,趁着老爹这等好时月,你受用到那里是那里。”


王婆那种小心翼翼,看人脸色说话猥琐的小人物形象活灵活现的跃然纸上。

西门庆死后,西门府日渐破败。潘金莲偷情事发,吴月娘打发小厮玳安去请王婆商量处理贩卖潘金莲事宜。王婆听了,对玳安说“天么、天么,你看么,我说这淫妇死了你爹,怎守的住?只当狗改不了吃屎,就寻养起儿来了。想着去年,我为何九的事去央烦你爹,到宅内,贼淫妇就没留我到房里坐坐,打针也送不出来,我只道千年万年在他家,如何今日也还出来?好个浪蹄子淫妇,休说我是你个媒主,替你作成个凭好人家,就是闲人进去,也不该那等大意。”潘金莲失势了,王婆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公报私仇的表情通过这番话表现了出来,心里的阴暗面表露无疑。


此时的潘金莲大势已去,墙倒众人推。


王婆见了潘金莲口气就和上次求潘金莲办事有了不同,当着吴月娘的面得意洋洋的对潘金莲说“你快收拾好啦,刚才大娘说,教我今日领你出去,你休希哩打哄,装聋作哑,自古蛇钻窟窿蛇知道,各人干的事儿各人心里明。金莲,你休呆里撒奸,说长道短,我手里使不得花言巧语,帮闲钻懒,自古没个不散的宴席,出头的椽子先朽烂,人的名树的影子,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休把养汉当饭,我如今就要打发你上阳关。”


王婆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曾经对潘金莲富贵生活羡慕嫉妒恨的王婆终于盼到了潘金莲倒霉的这一天。

《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笔下的人物,无论是官吏还是走卒,作者从来都没有给这些人脸谱化,也没有给他们贴上好人或坏人的标签,他们就如同我们身边的人,演绎着他们自己的故事,是好是坏,我们每一个人心里其实都有一杆秤。


附读书记: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