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四月,草长莺飞,煮一壶清茶,观风光几许,用一颗闲暇之心,诗意之笔,将大美风景与唇齿间的美味留住。


___题记

轻轻卷起, 

凉凉的风花雪夜, 

慢慢描绘, 

暖暖的花红柳绿。 

十里春风,

飘落红尘, 

陌上芬芳,

沃野花丛。 

挥挥衣袖, 

轻轻掸去往日的尘埃, 

擦擦汗泪, 

深深收藏昨天的记忆。 

春风,春雨, 

草长莺飞,

江南岸绿, 

花香渐浓,启航征途。

高高举起, 

醇醇的岁月美酒, 

满满一揖, 

感恩岁月。 

苍天,大地, 

摇曳生姿,

风雅墨笔, 

同醉千年,风雅万代。



江南的春天总是浪漫多情的,亦是一年中最有希望的季节。


春已过半,却也正当时。踏青赏春,去春花绿草繁盛之处游玩是这段时日心里颇为向往之事。奈何,终日被琐事纠缠,竟无半分空暇。


“偷得浮生半日闲”。因存了赏花之心,想着这个季节的玉兰花和樱花已经盛开,若再不出去赏赏花、踏踏青春天已然过去,于是趁着周未挤出空闲时间 ,挑了离家最近的油江公园开启了今春的第一次赏春行。


周未的温度不冷不热,穿过几处林荫小道,慢悠悠的路过广场、超市、各种餐食小店,便到了油江河畔,春时的油江河绿柳轻拂,玉兰花开,清风徐来,水波微漾,恰似“拂堤杨柳醉春烟”,就像暗恋的心情,总是若即若离,让人着迷。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望着河畔水榭曲廊,想着偶遇撑一把油纸伞的丁香姑娘,等待烟雨江南一场梦,等待雨过天青云破处,等待斜风细雨不须归……


忽地,天空下起了小雨,一阵飘飘渺渺的细雨惊醒了梦中人,见河畔有一处x窝甜品店,出来多时,肚已渐饿,便进店填饱肚子顺歇息避雨。店主见客上门,笑脸相迎,并询问需要点什么?我看了看柜上各类西式甜点,有些皱眉,店主察之,便向我推荐了一款“红枣阴米羹”,这是一道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甜点,阴米对于我这位土生土长的本地大叔来说有一种久违之意,随点头应允,过了10来分钟,一盅热气腾腾飘着淡淡枣香味的阴米羹端上桌来,我拿汤匙搅了搅,见羹微稠,里有莲米、百合、金丝小枣,舀了一勺放进嘴里细品,觉阴米软糯清香,甜而不腻,一盅喝完,全身热畅,能在这春雨微凉的午后能品尝这道久违的阴米羹,让舌尖充溢着对传统味道的留念,亦庆幸这道传统的习俗与味道,仍在老街小巷里流淌着清香。

著名作家汪曾褀的文章《炒米和焦屑》中有这样一段:“小时候读《板桥家书》:‘天寒地冻时幕,穷亲戚朋友到门,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酱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温贫之具。”


汪老在文中还提到,炒米是一种很专业的活儿得懂行的专业人士来炒,请到家里后,管一顿饭,还要给几个钱儿。炒米最大的优点就是方便,开水一泡,马上就可以吃。在没什么东西可吃的时候,代早晚茶,亦可以待客,还可以当点心,比下一碗面条还简单快捷。

在我们洞庭湖水乡之周,农家多以种植水稻为主,自然盛产各种稻香米。本地也有用糯米制作这种方便食品的习俗。


这种炒米叫阴米子,每到寒冬腊月,农家人把藏贮的糯米拿出来,先用清水淘洗干净再浸泡一夜,然后用竹箕装好滤掉水份,放入木蒸笼中蒸熟后,用大竹簸箕摊开慢慢阴干,做成阴米。


阴米在阴干的过程中时不时要把黏在一起的熟糯米团用手掰散,让米粒颗颗分离。何谓阴米,自然是要选择气候干燥的天气、把米摊放在通风处晾干,用手蘸些许食用油轻轻揉揉至每粒米上面,同时把粘在一起的米粒分开,阴米绝对不能放在阳光下暴晒,否则,米粒会变质变硬不能食用。

经过约一周时间的阴干,阴米制成。将干爽的阴米装入瓷坛里密封保存起来。农家人平时遇肚饿之时,可以随取随用。阴米大致有三种吃法:


炒阴米,阴米除了煮食之外,阴米亦可炒熟食之。这种食法大概就是汪老所说的炒米吧!我们本地人若要吃炒米时会取适量阴米倒进大铁锅里,用竹刷子快速顺时针方向翻炒,阴米经过高温的炙烤,不多时就会发泡变白,开始澎胀,这就是炒米已熟。炒熟的阴米,我们水乡人叫它“米子”。除了用开水泡着吃以外,亦可直接拿手捧着吃。记得小时候,常趁母亲不注意,偷偷揭开用布袋子装好藏在大坛子里的米子,抓上几把装在上衣口袋里,在上学的路上吃,有时禁不住米子的香味诱惑,在课堂上偷吃几口,这动作时常逃不脱老师那双犀利的眼睛,当即会被老师给叫到教室的讲台前罚站,那窘态可真是难受极了……

阴米粉;阴米粉是一种快速食法,就是把晾好的阴米炒熟后磨成细粉,吃时用刚烧好的开水冲调成糊糊食之。


煮阴米粥;常见煮阴米的食法是将阴米煮成开花浓稠状时放入红枣、枸杞、桂元、糖进行调味,可当甜点食之。若是想吃咸的,可根据自己喜好加入食材和料理进行熬煮,阴米煮粥用时短,十分方便,阴米有益气、养胃、补脾、润肺等功效,但不宜食多。据悉,阴米粥对产妇有很好的营养辅助,在我们当地,有许多生完小孩的产妇在坐月子期间用阴米和老母鸡一起煮成羹汤,味道鲜香糯甜,而且营养极为丰富。产妇一个月子下来,总是被这道菜滋养得皮肤白蜤脸如满月。


另外,阴米还可以做成美味佳肴,在我们水乡多产莲藕,农家人把莲藕剁成碎沬加适量阴米、鲜肉和各种佐料揉揉搓搓捏成一个个小丸子,入油锅翻炸,待丸子炸成金黄色即熟捞出,装盘搁上几根香菜点缀,黄绿相间让人味蕾绽开。用筷子夹起丸子一口咬下去,外酥里脆,馅味松软糯甜,香喷喷的。这样金灿灿的藕丸子,又有米,又有肉,还有时蔬,吃上几个会有满满的食欲感。

阴米还可制做米子糖。米子糖的主料自然是阴米,制作前先把阴米炒熟备用,然后熬制麦牙糖稀。熬糖时火候很重要,先大火烧开,后小火慢熬,直至糖浆熬好,再把炒好的阴米倒进去,加上花生米碎、黑芝麻或白芝麻,用大铲迅速翻炒,起锅后晾上一段时间用利刀切成小块、或者薄片,这就算成了。炒米糖不能受潮,一般得用厚厚的塑料袋严密包好放进坛子里装着便于贮存,每次拿食完都要立马封口。我母亲其实不善料理糕点,唯独对制作米子糖比较拿手。长大后我也吃过各种形形色色的米糕,却没有一种能让我找到当年的味道。即便是味道一样,怕是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民以食为天”,生而为人,以“食”裹腹,以“味”为天,这大概也是人与普通动物最本质的区别。


春夏秋冬又一春,一场“食之味”,刻下了人生轨迹,也刻下了游子心中的乡愁。


所有的食物具有温暖,这种温暖来源于它的温度、味道和回忆,就像小时候外婆煮一碗粥,你会觉得好像几十年来吃的粥都不是当初的那碗了!食物是记忆,也是一种情感连接,食的是生活中对自己的用心,也是温暖他人的重要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