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2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是关乎贾家发展之命运的一件“烈烈轰轰”的大事。第十六回,就在贾政生辰那天,从宫里传出了贾元春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的喜讯。于是,不仅贾母等“洋洋喜气盈腮”,立即“都按品级大妆起来”入朝谢恩,而且,“宁荣两处上下里外”无论主人仆人,也无论男人女人,都是“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


但,就在这欢乐的海洋中,却跳荡着几朵悲情的小浪花。曹公没有将镜头聚焦于在那突如其来而又欢天喜地的场面,而是突然切转到另一件让人歔欷的事和另一个让人歔欷的人身上。

  那件让人歔欷的事是什么?原来是智能儿“私逃”出庵了。


智能儿,这个在秦可卿出殡那天与秦钟偷情被宝玉逮了个现形的小尼姑,居然动了真情,逃出尼庵来找秦钟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是一件可以上“今日头条”的爆炸性花边新闻。和许许多多戏剧故事一样,这样的“私逃”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不,秦钟的父亲立即“知觉”了这件事。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小尼姑竟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有辱门庭的丑事,秦业立即毫不犹豫地“将智能逐出”,又狠狠地“将秦钟打了一顿”。然后,这位恨子不孝又怒子不争的可怜父亲,自己也“气的老病发作,三五日光景鸣呼死了”。

  见到父亲因为自己而被活活气死,可怜而怯弱的秦钟顿时“悔痛无及”,他本来就孱弱的病体“更又添了许多症候”。谁也没有想到,秦可卿这个本来应该是非常幸福的家庭,就这样在短短的时间内家破人亡。她自己“淫丧”于天香楼,她年迈的父亲又被儿子活活气死,她的弟弟也百病缠身,将不久于人世。


而这一切发生的同时,正有一件光宗耀祖的莫大喜事,降临到了贾家。

那位让人歔欷的人是哪个?不是被秦业愤而逐出的智能儿,也不是回老家料理完父亲丧事刚回来的黛玉,而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富家公子宝玉。


按理,自己的那个与他感情极好的亲姐姐得皇帝之隆恩而荣升为贵妃,宝玉应该是最为高兴的人之一。但出人意料的是,全家上下都“热闹”“得意”,亲朋好友都齐来“庆贺”,而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也根本不想关心,而且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独他一个皆视有如无,毫不曾介意。”为什么?原来这时候他的心全都放在了好朋友秦钟上面。看到秦钟一家如此的悲惨,看到秦钟那般的悲情,他的心中“怅然如有所失,虽闻得元春晋封之事,亦未解得愁闷”。此时宝玉的心境,直让人联想到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那一句名言:“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的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是曹雪芹惯用的笔法。也许是因为经历了家族中那空前的繁华和空前的灾难,让曹雪芹的眼睛里透射着冷峻的光芒,他总是能透过光鲜荣华的表象,聆听到那命运之神无奈的叹息,触摸到人生悲情的真谛。

(注,图片引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