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记海棠开后,正是伤春时节。

四月,正是丁香盛放的季节。一场难得的春雨洗礼京城。雨后的下午不坐班,颐和园看看,试图能够拍摄到水色空濛的江南韵味儿。一路走走停停,无意中被清华轩里的幽香引来,难以自拔。

红墙黛瓦、雕梁画栋;庭院清幽,丁香含愁,一场花事正在季节里蔓延辉映。

远远望去,院子里两棵丁香,一紫一白各安东西。白色丁香皎洁玲珑,紫色丁香,丝丝青愁。花开缤纷,恰似“香雪海”。

花朵单瓣或重瓣,簇簇拥拥,淡雅清幽。那些花瓣,在阳光下,粲然枝头,丁香花又名“百结”,朵朵花瓣仿佛是一个个小结,将惆怅心事郁结其中。

西窗凉月,一院丁香雪。王国维挥笔绝唱点绛唇,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永叔之后,君词往复哽咽,少见来者。唯有戴望舒多情雨巷里的油纸伞,不知道他的英年早逝是否与丁香结结都伤心有关?

戴望舒作古之后,而红尘里的丁香花依然如此的多愁善感,撑着油纸伞缓步彳亍在悠长的小巷,一任雨声滴答在青石板上,离人心上平平仄仄的韵律如波动的琴弦响起。

这样的美,从此镌刻在我眉间心上……

北平的宫闱是芳节,偏怨别,庭下丁香千千结,小桥楼榭又羁绊,还放歌阙,声声叠。如易安黄昏愁递,卷帘人独坐窗前念柔心切,曲曲不停歇!

香绕枝上,缱绻深情。阳光来访时如此清心明目,光影里隔世斑驳的花事,因为执念,花香徘徊。再静静落在纸上,守着三行两行、一万行的行行复行行,叠叠复叠叠。

愿做那份光阴的绣娘,将你绣出锦绣花香的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这样的美,是另一种尘缘记忆,落于纸上飘入梦里,飞向遥远的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