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京看田壮壮的话剧,抵京当晚,被川妹子耿潇男拉去吃晚饭,一下见到许多老友。还有几个新朋友,这顿饭吃的得快乐。

这俩成都丫头,甜得。

卫方兄只要有酒有友,外面啥气候都不在话下。

神交已久。第一次见面。早听人叫栗老栗老,一见面也真是鹤发童颜道骨仙风,差点要尊他为长辈了,一打听年纪,比我还小。但这大神模样,还得当哥对待。

卫方谦恭,一定要后面站着。

酒酣耳热之前,先拍个正经合影。大眼很久无消息,这才知道干影视去了,那精气神快被熬干,真是苦差事。

席间我不小心,摔了一只酒杯,众人竟读出许多深意来,说粉身碎骨,还屹立不倒。

12年前,同游俄罗斯的俄苏文史专家蓝英年数年未见了,记起当年就七十四岁,赶着要请他吃一顿饭。

另外请了画家尚扬,张起田, 雷双和当年一起旅俄的付可心作陪。

蓝英年先生八十有六,腿脚利索,头脑清醒,依然笔耕不辍。还带来新著相送。可爱至极。

此书极为珍贵。想起当年,蓝先生让我知道了很多不曾知晓的俄国文史往事。

尚扬是雷双喜欢的画家,此次终得一见。

雷双的弟弟雷颐是我多年好友,也是我们武汉出去的老乡。还是画家不显老,像妹妹。

此行正题,看戏。

天桥艺术中心大门前,见到田壮壮,本不想惊扰他,还是撞上。

《求证》的制作人。

很精彩的一场戏。祝福以后还能继续演下去。

总认为赵薇只是一个凭脸蛋吃饭的女星,这场话剧,让我改变了这一看法。她戏份最重,大段大段台词,亏她背下来。

这几位的戏都很好。演员还得看舞台上的功夫。

京都第三日。章詒和大姐盛宴接风。一群带着民国清风学养深厚待人温润的谦谦君子。

上了帝王蟹,

我年轻时就读过他的诗作。邵燕祥先生至今还有新著出版。一部他们那一代人的青春之歌。文史价值很高,文笔很妙。

我对邵先生说,您这一代,关于自己青春岁月的纪录很少。这部书补上了。

邵先生和夫人谢师母。一对六十多年风雨同行的良人。

翻译家薛鸿时。我对中国的翻译家永远抱持深深的敬意。他们躲在文学后面,在荒漠时代,给我们带来外面的风。

翻译家叶廷芳,年轻时失去一条胳膊,用另一只手翻译了数百万著作。此次叶先生送我不少近年的译作。

加起来近五百岁的六个人。

京都三日。最后一夜,在此渡过。

旅居北京的湖北老乡陈浩武先生设宴饯行。

请了秦晖和新时代的旧词人牟广丰同聊。五年前,与秦晖兄在维也纳匆匆一面,五年过去,箫声剑影人未老。

思想与梦想都是挡不住的,如诗如歌如风如雨如日落日出。

白驹过隙,三日如转瞬。当年武汉女大学生已北漂成功抵岸,开了她的新车前来送机。

周末,搅了丫头懒觉,睡眼惺忪也来不及化妆就这样素面朝天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