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知青,一对老三届,迎来了我们50年的金婚,一向喜欢低调的我们,无论用什么方式祝贺,我们都会满足,幸福,开心,快乐!

朝华夕拾,岁月留声。我们这对老三届,老知青,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风雨同舟,经历了十年的知青生活,如今已是暮年,将要迎来我们50年的金婚。(2019年10月1日)

经历刻在脸上,岁月留在心里。回忆是心灵感悟,不忘是一种释怀,只为它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回忆十年的知青生活,每走一步都举步维艰。

生活似一首歌,经历是一杯陈年老酒,磨难是不朽的财富,如今都变成了我们宝贵的爱情故事。

他是我的先生,祖籍山东梁山人,十三岁丧母,母亲在大饥荒中饿死,后闯关东来东北,再后来父亲续贤,继母刁蛮。故从小在苦水里泡大,逆境中成长。我们同在一所校园里,他是我的学长。

他是六六届高中毕业生,文革中我们相识,相知,想恋。他人聪明老实,厚道,能干。最初,我并不知道他是个学霸,他自己也从不炫耀。结婚后,我从老师和同学的口中得知,他不仅是个学霸,而且是学校当年拟保送清华大学水利系的高材生。也是我们这所中学建校以来学习最好的一个。从此我常想,我的夫,你好可惜,如果没有文革,你该有一个怎样的前程?也许我们无缘,但我宁愿要你辉煌。

我爱好广泛,小巧玲珑,眉清目秀,心灵手巧。言谈举止皎洁,性格开朗爽快。当时,加之花季年华特有的风韵,我们走到了一起。他大我两岁,结婚那年我还不到20岁。

68年10月,我们插队到了农村。(和龙市,头道龙门公社,青龙大队)69年10月1日结婚,我们没有婚礼,更别提什么婚纱,我也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知道后面等待我的是怎样的生活,更无法预测会有多少艰辛。只凭两人纯真的感情,心里总是觉得美美的,甜甜的。

然而,生活并没有眷顾我们,命运也没有放过我们。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里,日出日落,我们被大山包围着。

这里条件极其恶劣,没有电,没有水,满屋臭虫,蚊蝇,夜晚极难入睡。

虽然很苦,可我们还是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没有房子住,我们就自己造。

这是我们夫妻亲手搭建的茅草屋。在这间草房里,我们冬去春来,一年又一年,在这里我们养育了两个儿子。它凝聚了多少酸甜苦辣,全都写在了我们的日记里。它见证了我们多少爱情故事,也都刻在了我们的心里。离开时,这所房子售价60元。

随着身边的知青伙伴儿,一个个的升学,招工,逐步离开,最后只剩下个别因家庭出身等原因,留下来扎根农村干革命。当时我们的痛苦滋味,没有亲身经历是无法体会到的。

那时的生产队,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几乎没有收入。然而,再苦再难,我们什么都能克服,唯独饿肚子的滋味实在难以忍受。家中时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背着孩子挖野菜。无论自己怎样吃不饱。也要赶着牛车到几十里以外的公社去给国家交公粮。

当时有个口头禅,叫够不够三百六,意思就是说,每人一年的口粮,只能分360斤。而且是带皮的,加工后的糠也是舍不得扔掉。把水稻糠和玉米皮,再做成窝窝头来充饥。孩子也是根据不同年龄段,分到的口粮更是少的可怜。

其实,生产队当时每年都有发放救济粮,可就是不给我们,也没有人拿我们当知青对待。我恨他太老实,太软弱。可仔细想想,在那个特殊年代,他家庭出身不好,不老实,不软弱又能怎样呢?

其实,主要还是反映出了当时农民最真实的状态,没文化,自私自利,几乎家家户户都连着亲戚,在那样贫困的山区里,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特殊年代里,在大有一幅穷山恶水出刁民的状态下,他们是不会顾及一个外来户的。

为了减少讥荒,他在山里偷偷开荒种了一小片土豆,有一天回来高兴的告诉我说:土豆长的真好,都开花了。我也很高兴。可是过了几天再去看看,全没了,是学校老师带领学生,拿着镰刀,满山遍野的搜,全部一扫而光。说是“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也许是因为爱,我很同情我的先生,因为他从一出生开始,就带着原罪,一顶富农子弟家庭出身的帽子,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为了表现自己,他除了努力学习外,还努力要求进步,在那重在政治表现的呼声中。他房梁上救过火,河水里救过人。为意外事故不相识的外人输过血。但无论他怎么表现,团组织的大门是永远为他紧闭着。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已经习惯了大山里的生活。外面的世界无论有多么精彩,都与我们无关。

有一天,他正在家里编筐,家中来了一位多年不见在县城里工作的老同学,向我们讲述外面的形势,讲述了粉碎“四人帮,”改革开放,国家恢复高考的事情。老同学鼓励让他去参加高考,我俩都半信半疑,在老同学的再三鼓励下,他报了名。

结果没想到,政审没有被通过。在我们夫妻无比沮丧,抱团痛苦之后,第二天,我步行几十里山路,走进了市政府机关的大门。我知道,政策变了,没有人再敢拿家庭出身说事儿了,于是我鼓足了勇气,来到了教育局的办公厅。

教育局长接待了我,当我说明来历后,回答是,其中有一览表,要求添写有什么特殊才能?特殊发明创造,特殊贡献。说我先生添写的不详细。然后我说,:“那我看看他们别人是怎么填写的。”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好笑。 有的人写,我会开手扶拖拉机,有的写,我会安电灯,等等。

于是,他们在没有被录取淘汰的材料堆里,找到了我先生的那张表,我一看,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在校期间学习成绩优秀。于是我便在后面给他补充了一句,可编写高中《数理化自学丛书。》

拿到了这张准考证的同时,也让我们第一次有了体会。人,老实厚道,谦卑低调是吃亏的。

就这样,先生在他31岁那年,考上了大学。当时我们的大儿子,已经在读小学。

先生上学走后,我便带着孩子离开了大山,回到了娘家。

那时家家都很穷,我的娘家也不例外。我的家有兄妹五人,外加嫂嫂和侄儿侄女,他们已经是艰难度日。我又带着两个孩子,家中一下子多了三口人吃饭。一家12口人挤在一个不大的房子里。只靠父亲每月39元微薄的工资,和母亲做点临时工,来养活全家,日子别提有多艰难。

当时一根铅笔只有三分钱,我们也买不起,我只好到学校的垃圾堆里去捡人家孩子用过扔掉的铅笔头,拿回来给大儿子用。每天拾煤渣,捡铅笔头,是我的全部。

从这张照片不难看出,当时我们的脸上没有笑容。生活实在难以维持,于是我顿生念头。又一次踏进了政府机关大院,走进了知青办公室。

我对负责知青安置的领导说:“想当年,我们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的。可是现在你们看,那些口头上喊着最最革命的人,都最先离开了农村。我带着两个孩子,我没有生活来源怎么办?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养我,供我上学读书,现在,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父母不但还得养着我,而且还得养着我的两个孩子。有没有这个道理?你们家谁养谁?”就这样,经过诉求,终于在我先生临毕业前的几个月,我被特殊名额安排进了一家国有企业。

从此,我们的家庭有了转机。

先生毕业后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他工作很有成就。先后获各种荣誉证书,学术论文一等奖,高级职称,入了党,还提拔担任了副校长。

直到退休后来到上海,在上海徐汇区董恒普中学综合数学任教八年。

九八年的十月,先生带着我们的孙子,去看了我们当年的茅草屋。孙子见了老牛吓得紧紧地抓住了爷爷。此时,不一样的心情如五味杂陈。

2009年4月,我们的小儿子给我们二老写了一封信。

爸爸妈妈您们好!……今天看了一部电影《高考1977》,这是一部新片,讲述国家恢复高考的事情,我不知道那些有多少戏剧性的成份,这却是一个我没有亲身经历却可以触摸的一段历史。因为你们的爱,使我的人生至今没有悲剧,没有遗憾,所以只有这件事是离我最近,能让我触动的历史,导演无论多么刻意还原那个时代的情景,但都不足以让我震撼。因为只有身边的你们才是最真实的。

让我心疼你们的同时,也更加敬佩您们,无论时代多么变化无常,人生多么起伏不定,您们一直是我的骄傲和榜样。……

儿子的肺腑之言,让我们倍感欣慰。现如今两个儿子早已大学毕业,结婚生子,都在上海选择了自主创业。在浦东有了自己的公司。在奉贤区有一个颇具规模的私人企业。孙子也大学毕业了。从过去四面漏风的茅草屋,到今天在上海住着100多平方米宽敞明亮的小区楼房,是我们过去做梦也不敢想的。


在如今浮躁的年代,真假难辨,有人总喜欢把自己过去不为人知的历史,描绘的光鲜亮丽。

而我,喜欢真实,喜欢实事求是,喜欢经过洗礼后的自己。每一次哭泣,醒来时,都有进步。每一次失败,都是成长。

不敢说我是不一样的烟火,但起码活出与众不同。


有人说,人,就应该活的潇洒自如,不要总纠结在过去的痛苦和回忆之中,这话没错,但,平淡的生活可以忘记,一旦有了刻苦铭心的记忆,是想忘也忘不掉的。

不忘过去,不等于不懂珍惜,回忆过去,不等于不知道知足。

庆幸自己,暮年还能大脑清醒,不放弃自信,不丢掉善良。

现如今,我们的晚年生活丰富多彩,我一有时间就写写文字,喜欢做丝网花,每天拉二胡是我的最爱,想想过去受的苦没有白吃,今生足矣。

时光茬苒,岁月如梭,时代变迁,酸甜苦辣都已过去。

眼见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我们也一天天的变老。当鬓角挂满霜花,皱纹刻满面庞,我们回忆着那段曾经的过去,重新翻检蒙尘的日记,寻找曾经的甜蜜爱情,曾经的花前月下,遵守彼此的诺言,相互扶持,慢慢变老。验证五十年纯真的守望。它给了我们人生的感悟。即使伤痕累累,泪流满面,也要拥抱善良,有爱就有坚强。

我常说:“没有吃过苦的人生,不算是完整的人生。”当用流年去感悟生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人生轨迹并不糟糕,其实,人生就是一个苏醒的过程。一个人的能力,不光是在顺利的时候显露,应该是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也能够承受。余下的时光,把幸福紧紧拥抱,活出个样来给自己看。使我们坦然安静地笑对生命的夕阳。

朋友们,这就是我们的知青经历,真实故事。本故事非虚构。谢谢观赏,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