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图文/ 娟子

走进四月,风儿软软,阳光就像刚刚打开的果冻般甜腻新鲜。新新的空气,新新的花朵,还有那只新来的鸟儿,在枝头肆意欢舞,吵醒了一树又一树冬眠的花苞。

西府海棠便在这明媚的春里撒着欢儿开放,近看每一朵花,好看;远看整个树冠,更好看。千万朵轻盈柔粉自在又紧密地聚在一起,像是永远分离,却又终生相依。

花瓣正面轻柔白净,背面粉嫣红润,整个绽放的过程,淡色漫溢同时深色内藏,一进一退,一张一弛,直至花开满树。

喜欢这份清丽明媚。张爱玲说过海棠无香,可拍时我分明有闻到她的香味呢,那种淡淡的隐约,矜持的柔情,若即若离。我走近又走进她,抬头,仰望她,仿佛被裹在一朵温柔的蓬松的粉色的云里。

顺着西府这条路,阳光下白色清纯开的正好,散发着清新的甜味,貌似槐花的味道。度娘说她叫山荆子,秋季时会结成红黄色小球形果实,一整个冬天都不会落呢,甚是好看。

一个星期后我再次来到这里,不久前还开满枝头白玉兰花,现在一朵也看不见了。老远西府满树粉白,已没了先前的红润,却并不失纯真。我奔上前去,唯恐她们会突然消失,仰起脖子游荡在她们中间,认真搜寻着合适的角度,再次想把这份柔美定格。

一阵风来过,满天的花瓣雨,我静静地站在这片花海中,任由她落在我的发丝,手上,身上,落满了周围的草坪。我小心翼翼,不忍踩伤。此刻忧从中来,多想花儿一直开在枝头,即使花瓣雨很美,我也不想...

花过叶绿,在花蒂的地方长出了海棠果,有小到大,直到秋天果红叶落,果子最弯了枝头,红红的像是一串小灯笼。

木瓜海棠,小小的朵儿,才上枝头。

晚樱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是美丽、和浪漫的象征。看到她的花时也就看到叶了。那缀满花朵的条条枝枝优美地垂下,可惜我拍不出她最美的样子。

刘紫玲的《春光美》依旧在耳畔悄然绽放,宛若从生命中擦肩而过的佳音,更如冬眠后的种子在幽深的心灵慢慢苏醒:拂面的清风,翻飞的红裙,飘落的海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