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这骚货,真不要脸!每天要放这骚尿,嘴又馋,看我打死你!”

啪!啪啪!那猫哀叫着逃走了。

梅子看那可怜的猫,想起了自己。她喊俊伟的母亲“阿姨”,俊伟的母亲脸象锅底,黑黑的,她打猫,骂猫,分明是骂自己。

俊伟的脸扭曲着,他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痛苦异常,那可恶的毒魔,把他魁梧的身材,折磨成瘦猴样。

梅子看了床上俊伟一眼,悄悄离开。

回家的路上,梅子思绪万千……

梅子的父亲是复员军人,分配在广西的铁路部门工作,母亲是壮族,他们都不说潮州话,说的是普通话。

梅子五官端正,黑眉毛下面的黑眼睛水汪汪的,她闭嘴的时候很好看,一笑,左右两颗虎牙很显眼,有一颗牙齿还是歪的,真是有点大煞风景。妈妈说:“美不美就在这嘴牙齿上,真是太可惜了。”梅子照着镜子,对两颗虎牙十二分不满意,便缠着爸爸说要整牙齿。爸爸心疼小女儿,便带她到广州整牙,一年之后,牙圈除下来,那牙齿整齐,洁白,梅子一笑,便显得格外青春靓丽。

有时候,漂亮也会招惹麻烦,有的同学趁教室没有人的时候,在她的课本夹纸条,说什么爱呀恨呀之类的话,有的甚至拿着鲜花在楼梯口等她。

梅子学习成绩是中等水平,由于分心,成绩直泻而下,她爸爸气得大声责骂梅子,那个在楼梯口等她的男同学,也被她爸爸大声轰走。

读高二时,梅子和俊伟是前后桌,俊伟身材修长,眉清目秀,有一股书卷气,大概是家里经济较好吧,怕吃苦,没有多少精神用在学习上。梅子的披肩秀发有时有几条落在他的课桌上,他便揪了一条,梅子疼得咬着牙。梅子扭过脑袋瞪着他,他却傻笑着,把头扭向别处。梅子对他说:“你再揪我的头发,我就告诉老师,有你好看的!”

俊伟在回家的路上堵住梅子,向她求饶,并在小卖部买了一支冰淇淋给梅子,梅子笑了,露出那好看的牙齿。

两人坐在江边的石凳上边吃冰淇淋边欣赏沿江秀色。

梅子忽然噗嗤一笑,说:“看来你也是一个银样蜡枪头。”

“为什么?”

“我一说要告诉老师你就怕了,这不是蜡枪头么?”

“老师知道了真麻烦!又是谈话,又是家访,有你烦恼的!我很感谢你呢!你没有告诉老师,说明你是一个好女生,你刀下留情呢!”

“对待女生,不能小脚小手。你拔我的头发,我心里很气愤,心里想,这个男生,太讨厌了!我差一点就要告诉老师,但细心一想,应该先警告你,你若改变,就不会一下子弄成僵局,才不会矛盾激化。你的真诚道歉,改变了我对你的印象。”

星期天,俊伟和梅子到大山探秘,山上绿树掩映,清风阵阵。小溪流水叮咚,小鸟啁啾。梅子忘情地在山溪的石头上蹦着跳着。山溪的小鱼小虾畅快地游着,梅子和俊伟淌下山溪捉鱼虾,不想机灵的小鱼小虾尾巴一荡便不见了。

回来时,被梅子的爸爸撞见,爸爸便对两人进行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育,梅子的爸爸还找到俊伟爸爸,要求家长配合:高考在即,两人都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他还跑到学校去,要求班主任给梅子调换位置。

两人虽然再也不敢在一起,心里却是激流暗湧,梅子的脑子里尽是俊伟的影子。

……

回到家里,梅子的二姐正抱着孩子吃奶,她看了梅子一眼,说:“小妹,你又去阿伟家,你怎么这样痴情,阿伟的母亲对我说,说你打扮得太出格,涂红嘴唇,又风骚,又好吃懒作,人品又差,阿伟虽吸毒,他家还不要你呢!她还和别人说,说你面相不好,眉毛又粗又黑,命里奔波,命歹。俊伟吸毒,好好的生意便落败了,都是你这五形不好造成的!小妹呀,千好万好都是她的仔好,一败百败都是你的错!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梅子没有开口,只呆呆的坐着,她的眉头郁结,那眼珠黑黑的,却装满了哀愁。

二姐说:“小妹,我本来不该对你说这些话,这些话太伤你的心,你,你还是放弃吧!嫁给阿伟这样的人是没有前途的,况且他全家都不接纳你,你就是嫁给他,在他家也难做人。姐姐是过来人,做媳妇可不比在家做姑娘好呀!”

梅子觉得自己的眼泪要掉下来,她把脸别向一边。

“小妹,请别伤心。”二姐注视着梅子,说:“其实,你是美的,我们三姐妹就你最美,你这样的人,哪用愁嫁呀?那老婆娘的话,是胡说八道,你不要放在心上。”

梅子的眼泪象珠子一样扑簌簌掉下来,她捂着脸抽泣着。

过了一会儿,梅子停住了哭泣,说:“二姐,谢谢你的好意,可要叫我离开阿伟,我难以做到,我和阿伟真心相爱,我,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我怎么离得开他呀!”

“傻妹子,你的观念怎么这么落伍,你看街上的女子涂脂抹粉,有的为了金钱出卖肉体,你还要为阿伟守节呀,你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树挪死,人挪活。”停了一会儿,二姐说:“小妹呀,我真后悔呢,当初我爱阿江,爸爸妈妈都不同意,叫我回故乡,那真是青山绿水,好富絮的地方,比我们这里强一百倍,亲戚还为我介绍对象,是做生意的,生意很好,人也英俊,可我就是忘不了阿江,回来嫁给他,我的命运你是最清楚的,现在夫妻双双下岗,处境很困苦,偏偏阿江是小人,只能同甘,不能共苦,他每月拿着他的下岗生活补贴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而我母子两人,只靠我的一百多元生活。阿江回家来,有时还打我骂我,小妹呀,爱情是骗人的,你还是离开这个伤心地,回到故乡去,说不定有好日子等着你呢。”

梅子匆匆收拾东西,背起行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