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9

  我叫娟子,今年三十六岁,虽过了芳华年龄,却风韵犹存。因为人长得白白嫩嫩,很是漂亮,如刚出锅的馒头,又靠卖馒头为生,人称“馒头西施"。而我现在的丈夫叫刚子,五十五岁。他没有固定的好的职业,也没有存款,只是在家做馒头。可以说,我们这个两口之家,过得是清贫简单的日子。为此,很多人对我的婚姻质疑和不解,这要从我的第一次失败婚姻谈起。

  我的前任丈夫叫虎子,和我是一个村的。虽然在一个村长大,但也算不上青梅竹马,因为小时候的虎子就争强斗胜,甚至是很霸道的性格,我很是不喜欢,并总是刻意疏远他,尽管他对我总投注于不一样的目光。

十八岁那年,我高考落榜结束学业;十八岁那年,我已出落为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当时,我是村里公认的村花,走到哪里,都是一道吸人眼球的风景。这样年纪的我,这样美丽的我,追我的小伙子自然很多,上门求亲的人更是络绎不绝!然而,很多事让人难以预料,更是想不到,因为自已的一时冲动,十八岁那年,我竞嫁给虎子。

  那是八十年代,农村经济条件普遍不好,通讯设备落后,娱乐项目少之又少 ,而我们偏僻的山村更是如此。那时没有电话,没有电视,更没有影剧院。村里偶尔能在晒谷场播放一场电影,就是所谓的露天电影,就是我们认为最快乐的事。

十八岁那年的夏天特别热,十八岁那年的夏天特别寂寞,十八岁那年的夏天让我终身难忘。记得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又逢到一场难得一遇的播放电影。象往常一样,我迫不及待地吃完晚饭,就兴奋地奔赴村头晒谷场。象往常一样,晒谷场上已是人头攒头,黑压压一片,邻村的好多人也赶来观看,特别是年轻的男男女女。


  出乎意料,防不胜防。就在我完全沉浸在看电影的喜悦中,突然感到身后有一双手……我大叫起来,本能地强烈反抗,并惊愕地回过头……然而,我一个弱女子,怎敌得过强悍的男人?就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我感到万分难堪时,虎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与这个比他高半个头、宽一膀的男人撕打起来……

我这一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轻意以身相许。 当这场因我而打架斗殴的事情结束,当那晚的电影我提前退场,虎子受伤住院了。看着病床上的虎子,容易受感动的我,不知对虎子说什么,或者说想为虎子做什么。当虎子认真地对我说,想娶我做他一生的新娘,我竞迷迷糊糊答应了……

  幸福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相处也没有想象中的容易。我和虎子的婚后生活,让我尝尽了痛苦的滋味。因为虎子的小心眼,我几乎失去了和其它男人说话的权利;因为虎子的蛮不讲理,我几乎是对他言从计听。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虎子对我的家庭暴力。我小心翼翼地和他过着日子,甚至后来,我和他说的每句话都要深思熟虑。

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婚姻,大概持续了三年多时间。由于虎子的聪明能干,由于虎子经商有道,在这三年多时间里,我虽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我虽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但虎子对我的爱近乎扭曲,我也积郁成积,整个人几乎崩溃!所谓正应了那句话,坐在宝马车里哭!最终,在我主动向法院起诉的条件下,在我主动放弃任何财产的前提下,解除了和虎子的婚姻。

  经历了第一次的失败婚姻,我得了婚姻恐惧症。离婚后,我和父母相依为命,过着非常贫苦的生活,家里的五分自留地是唯一的生活来源。我好几年不敢谈恋爱,好几年拒绝无数追求者,好几年不提及“婚姻”二个字。

和父母的这种平静日子,大概持续了五年。我二十六岁那年,父亲因脑溢血而长年瘫痪在床。我二十六岁那年,因父亲的突发生病而认识了刚子。那时,面对体弱的母亲,面对生病的父亲,我整个人再一次崩溃。那我现在的丈夫刚子,则走入我的生活。

说起刚子,是我父亲在县城住院期间,我和他认识的。那时刚子的母亲患肾结石,做了手术,并和我父亲住在同一病房。初见四十五岁的刚子时,他那张大众化的脸,就给我莫名的亲切感;他那不高不矮的身段,就给我莫名的依赖感。可以说,我对于刚子,虽不是一见钟情,却是一见如故。后来,在相互的交谈中也得知,刚子就住在邻村,早年丧偶,长年在外打工,因母亲生病刚回来。

一切似乎有天意,我和刚子的邂逅在医院,我和刚子的爱情也在医院拉开了序幕。 因为父亲本来就是一个重量级的人,加之瘫痪在床,所以照顾他特别吃力,尤其需要抱上抱下时,我一个弱女子无法承受。而刚子在这方面,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不仅如此,他总是对我嘘寒问暖。

也许我就是容易感动的人,也许日久生情。刚子对我父亲的照顾,对我的关心,让我这颗冰冻的心不知不觉融化了……

  父亲出院了,仍只能瘫痪在床,彻底失去劳动能力。这对于原本就贫困的家,更是雪上加霜,生活似乎把我逼到了人生的绝境。就在我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刚子则主动给予我无尽的帮助。

因为他就住在邻村,所以每天往返于两家之间多次。对于我父亲的照顾,从不厌烦,从不嫌弃!对于我家那些重体力活,总是抢着做,总是卖力做!五年中,刚子对我的真心付出,从未改变!即使村里那些难听的流言裴语,说刚子爱上是我的姿色,说刚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没让刚子知难而退。五年后,我嫁给了刚子。

  苦中有乐,有乐不苦。我和刚子结婚后,为了更好地生活,带着父母离开村子,来到当地的县城,以卖馒头为生。因为租不起店面,我每天推着装馒头的三轮车,在大街小巷吆喝。虽然辛苦,但我一回家,就有一盏为我点亮的灯;我一回家,就有一张微笑的脸;我一回家,就有宽厚的肩膀依靠;我一回家,就有一茶热气腾腾的茶……所有的一切一切,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和刚子已结婚五年。在这五年里,我把我所有的快乐和甜蜜都揉进面粉里,我把我所有的微笑和欣喜都送给每位顾客。我的故事说到这儿,此时的我还推着三轮车,在北风呼啸的黄昏里,吆喝着“卖馒头”……天虽冷,馒头仍没卖完,但我想起家中的他,我仍笑着自言自语,嫁给你,我宁愿笑着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