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欧洲,2019年1月30日经多哈转机飞抵非洲苏丹喀土穆(在中东篇《走进阿曼、苏丹、黎巴嫩》已作介绍,本篇不再重复),2月2日进入埃塞俄比亚,接着又去了索马里兰和吉布提。因为此程几进几出埃塞俄比亚,故放在本篇最后介绍。

此程新结识了来自上海的小王,还有去年在加勒比海邮轮旅行中认识的旅游发烧友小芳,以及连一句英语都不懂但已经游历了一百多个国家的旅游达人游先生(网名叫“游得快”)携太太,这次有缘我们又一起出行,同游非洲。

索马里兰共和国(2019.2.9—2019.2.11)

简称索马里兰,大致位于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和亚丁湾之间,面积137,600平方公里,首都是哈尔格萨。

这是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国家”。二十八年前的一场内战,索马里兰从索马里脱离,1991年5月宣布独立,有自己的政府、国歌和国旗,甚至有区域内流通的货币。非常滑稽的是宣布独立了28年的索马里兰至今还是一个未获得世界承认的“国家”,国际上一直认为它是索马里的一部分。

来此之前,本人也并不知道世界上还存在一个叫索马里兰的国家,对其知之甚少。踏足该地才第一次了解它,相信通过我们的亲身经历以及所拍照片会给人们一个观察这个“国家”的视角。

尽管索马里兰不被国际社会承认,但是入境仍然需要有他们的许可。由于中国并不承认索马里兰是一个“国家”,两国之间没有外交关系,于是趁在埃塞俄比亚之际,我们专门前往索马里兰唯二的驻外大使馆(另一个在吉布提)花100美元办理签证,并于当天下午顺利拿到了批复。

索马里兰与埃塞俄比亚比邻而居,2019年2月9日一早我们包车从埃塞俄比亚东部古城哈勒尔出发,沿着中国修建的国道朝着索马里兰进发。

索马里难民营

在中国修建公路的一侧,在一山凹处索马里难民营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密密麻麻的窝棚规模很大,令人震撼、使人思绪万千。此前刚刚看过世界上最富裕的欧洲小国摩纳哥,而眼前索马里难民面临的却是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真是天壤之别,我们每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这一个个用塑料布、麻袋片、破布料和硬纸板搭建的窝棚,就是难民们连腰也直不起来的栖身之所,沿途及后来在吉布提、在埃塞还看到很多,数这一片的规模最大。

下图是中资公司基地、员工居住的板房和修建的道路。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中国政府为埃塞修路,正是以实际行动援助非洲、援助索马里难民。关于这一点非洲人民非常感慨,每到一地他们都纷纷向我们表示,感谢中国政府和人民,给他们送来实实在在的帮助,而不像某些西方国家,只是口头说说没有行动。

办理入境

前面是边境大楼

在入境处办理手续,听说我们来自中国,有一位入境处官员指着自己的衣服、裤子、鞋子和手机,对我们说他全身上下都是“Made in China”,引来大家的一片笑声。

在埃索边境,一根麻绳就是国界,把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兰分为两国,跨过麻绳就算进入另一个国家。

哈尔格萨

中午一时抵达首都哈尔格萨,这里尚在建设中,一切都很破旧,除了从机场通往市区是柏油路,其他路面都是泥巴路,凹凸不平,灰尘很大。

市区也有极少几座象样的建筑


索马里兰的国旗是横条绿白红三色,中间一颗五角星,他们把这个元素也用到房屋和街道设施的设计中。

冠名索马里兰的加油站


市中心广场在独立大道边上,广场上有一座为纪念1988年索马里政府军轰炸哈尔格萨造成大量平民伤亡而建立的纪念碑。现在这里已经成为市民们休闲娱乐的场地。



下图为内战期间被击落的米格战机


在这里我们与市民亲切交谈,品尝咖啡


尽管与索马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索马里兰看起来却非常平和,没有剑拔弩张的恐怖气氛,总是能看到人们脸上展现出真诚的笑脸。看到中国人,他们都主动用中文同我们打招呼——“你好”!这次走的几个非洲国家,不少大人小孩都会这句中文。

在索马里兰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顿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由于两国没有建交,这不是中国驻索马里兰的使领馆。我们猜测可能是哪位勤劳的中国商人把生意拓展到了这里,连这些不被国际承认的国家都没有错过。


在当地一家大商场,我们看到国内广州一家企业的牌匾,他们的产品已经进入当地市场。


人们一谈到索马里,想到的就是海盗、野蛮与战乱。其实生活在索马里兰的人们也和其他地方的人们一样,时尚、现代。



穆斯林的女性传统保守,蒙头裹脸只露出眼睛。男性却比我们想象中开放得多,居然在主干道的路肩上叫卖女性内衣。


钞票集市

索马里兰有自己的银行、货币,但是不被国际认可,货币无法流通,加上通货膨胀,钱不值钱。前些时候,一美金可兑换7、8千当地币,我们在的时候可兑换一万元。

虽然市区也有钞票兑换点,但是钞票市场更是一道震撼独特的风景,人们把钞票成捆成捆地堆放在露天集市上论斤出卖,也可以兑换成美金或其他国家货币。周围车水马龙,却没有保安,没有警察,也没有验钞机和保险柜,一堆一堆的钱就那么堂而皇之地摆放着,好像那些钱已经不是钱,而是等待批发的大白菜 。

好有趣!头一回看到这么多一垛垛的钞票摆街卖,成为当地的一大特色。

我们对摆在眼前成捆的钞票感到好奇,而见到我们这些外国人的当地人更觉得好奇,纷纷围拢过来。

索马里兰有不少联合国和国际派驻机构,比如联合国难民署、世卫机构、人员安置机构,以及挪威难民署、国际饥饿援助组织等。但是这些都不允许拍照和靠近,只好远远拍个牌子。

我们入住的星级酒店的老板和经理都来过中国留学,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经营理念比较创新,回国后开了一家在当地算是不错的酒店,不少中国游客都到那里入住。

酒店除了客房还有露天餐厅,在一个寸草不生的沙漠地方,能够盖起这样一个绿树浓荫的花园式酒店,可真不简单。

酒店餐厅烹制的烤羊排,价格便宜,外焦内嫩,味道绝对一流,用广州话来讲就是“便宜又抵食”!我们连着吃了好几次,至今还回味无穷。

贫富悬殊

富人住豪宅别墅,贫民住的是用破布和树枝塔建的窝棚,这不叫房子只是栖身之地。

踏足亚丁湾

亚丁湾,原来只是从媒体上知道这个词,更加具体的了解不多,这次亲临其境才发现它原来是这么美。

包车前往毗邻红海亚丁湾的第二大城市柏培拉,当地有一项强制规定,去亚丁湾必须有警察护送,雇请费用(25美金)由我们自己出。这也许是对游客的安全保护吧,去了发现其实亚丁湾很安全。


一名警察手持Ak—47冲锋枪来酒店接我们,路上有几处检查站,因属于雇了持枪军警保护的外国人车辆于是顺利通过。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闻名世界的红海亚丁湾。

刚开始,这位警察很严肃也比较拘谨,不让我们拍照,还保持一定距离。中午邀请他和司机同我们一起吃饭,品尝亚丁湾烤鱼。就这样熟络起来,后来任你怎么拍都可以。


熟络后,他就像哥们一样,同小王勾肩搭背。

景色很美,就像上帝打翻了调色板在亚丁湾


真是太美了,忍不住再多看几眼,连司机也拿出手机拍照。



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用水是人们每天面临的实际问题。人们用肩背,用手提,用驴车驮,让人看了好心酸。


路过一个地方,正巧碰上政府给他们开通了自来水,工作人员刚完成调试,大人小孩都兴奋地跑出来围观,这对滴水贵如油的非洲人来说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柏培拉

是个港口城市并且是一个天然的深水港,位于亚丁湾的西南侧,离哈尔格萨170公里。

2016年9月迪拜港务集团获得索马里兰柏培拉港口30年的特许经营权,共投资4.42亿美元在这里投资建造码头将可以吸引更多的航线到非洲东部,极大地促进索马里兰和整个区域的经济发展,柏培拉港也为通往红海开放一个新的出口。

看到那么多的开建工地当时还有些纳闷?事后才知原来是迪拜的富豪来此投资。相信过些年后,只要不发生战争,柏培拉——亚丁湾一定会兴旺发展起来。


房子一时半会建不起来,投资方就先砌好围墙,把自己的地盘圈起来


当地人在同我们的交谈中都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希望我们回去告诉更多的中国人索马里兰是一个国家。


太阳西下,告别亚丁湾

再见,索马里兰!



谢谢欣赏。请看续集——【非洲篇】(二)《走进索马里兰、吉布提、埃塞俄比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