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天黑得早。躺在热炕上,看着火盖缝隙间蹿出的丝丝光亮,在窑顶上,欢快地跳跃;听着炕灶里火苗蹿动的欢呼声;享受着冬夜独有的静谧;感受着冬夜独特的安宁。

冬夜是漫长的,和思念一样的漫长,让人觉的岁月悠悠,弥漫着无穷的变幻,使人流涟在思绪的海洋中忘返,从而,浮想联翩……

冬夜是多变的,时而宁静,时而喧嚣。静时你能听到自己呼吸声,闹时如海啸,如地震,呼啸声不绝,有时自己听不到自己的话音。

突然,一阵沙沙沙声把我从沉忆中唤醒。

我披衣出门,一探究竟。

天,阴黑阴黑的,借着路灯淡黄的光,可见零星的雪花被风吹得旋转着散散碎碎地落下。小狗蜷着尾巴躲在窝里,一只鸡受不了同伴的拥挤,发出埋怨的‘咕——’的长叹声。玻璃窗框的底边开始结冰花了。

那雪,极小、极小,准确的说是雪芒,落在脸上极冰、极凉、极疼的那种。刚才就是它落在窗上发出的声响。

风住了。雪由芒变成花,不大,是片状的。在空气的作用下翻腾着,旋转着,交错着,变幻队形,极慢极慢地落下。不知什么时候,狗儿摇着尾巴站立在我身边。

在黑漆的夜幕映衬下,我和狗儿那长长的身影覆盖了一层又一层雪花。也不知是夜唤来了雪,还是雪来专程探望夜。

瞬时,雪花变得大了许多,厚重了许多,密了许多,落下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象蝴蝶漫天飞舞,象棉花飞飞扬扬,密密麻麻。

真像"九天瑶池"在倾倒玉屑,毫不吝啬。这时分不清是白天黑夜,眼前只能看到象天幕似的白茫茫的雪蝴蝶,分不清东南西北。四周十分寂静,闭眼倾听,准确的说是感觉,耳畔仿佛只有雪下降的音,雪花碰撞音,雪花落地音,空气缓缓地流动音,还有说不上是什么音。我沉醉了,沉醉在这曼妙的天籁之音中。整个人仿佛随着那音乐飘起来,浮在空中像雪花那样,上下起伏,游动,旋转,舞了起来……

是狗儿抖动身体的声音把我从夜色的沉浸中拉了回来。

雪小了很多。窑內传来:"文儿天凉,回家里来!"是姑在喊。"一会儿就回去了"我边应声,边却向大门口走去。

门楼上的鸽子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走了出去。

  夜色在雪的映衬下竞然有些亮了,放眼看去,整个大地白茫茫的,格外晶莹,真象是个水晶世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我不由得想起柳宗元的诗。写雪的多了,唯有他写《江雪》我记忆深刻。

雪在夜色的覆盖下,朦胧中显得分外神秘。四周仍是那么的寂静,不知啥时候,阴云散开了一条缝,星星闪烁着光,雪映着星光,发出奇异的光线,千道万道,数也数不清。一颗一颗小晶体象一个一个小精灵是的,可爱极了。

我想明白了,雪是喜欢夜的。喜欢夜的寂静,能悄悄地来,悄悄地落, 悄悄地覆盖大地。夜和也喜欢雪,喜欢被雪紧紧地拥着。

我不知道,也分不清是雪拥抱着夜,还是夜拥抱着雪。

  我喜欢雪,喜欢它的纯洁无瑕,喜欢它的慷慨无私。

我喜欢夜,喜欢它的静谧神异,喜欢它的安祥。

我更喜欢雪夜!一声不响的探访,无言的接纳。像老朋友,像知音,知己,像恋人。是那样的无间,无隙,亲密,默契。

无须探究,也无法探究,一切是在无声无息中发生。可是,无声胜有声。

我爱雪夜!雪是春的使者。夜是安祥的化身。

愿明天一早,睁眼就能看到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