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初随西部快门行摄孟加拉时,偶然接触到一个特殊的题材—妓院,由于时间所限,仅进行了短时的拍摄。在拍摄过程中,发现这一题材是值得深入探究的。3月下旬,我们一行5人再度前往孟加拉,对此进行了专题拍摄。

图为孟加拉最大的妓院—多拉迪亚妓院内的一条小巷,浓艳的色彩给人某种暗示与联想。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孟加拉是世界上极罕见的卖淫合法化的伊斯兰国家,而且这个行业在该国竟然已经存续了200多年。

多拉迪亚妓院小巷内紧密地排列着这种面积仅数平米的小屋,它既是从业者的居室,又是其工作场所。

当然,这个行业的存在并非没有争议,甚至在2004年时,一些地方政府还开始了对当地妓院的拆除行动,但却遭到一些议员和非政府组织的反对。反对者认为拆除行动是不人道的,因为其中的从业者根本没有其它任何生存手段。拆除行动因此半途而废,被拆掉的场所又重新建了起来。

此次我们比较深入探访的孟加拉两处妓院,分别是规模最大的多拉迪亚妓院和规模第二大,历史却最为悠久的坦盖尔坎达帕拉妓院。

因为合法,故正常的经营秩序与治安也由当地警察局维护。我们此次寻访拍摄,也是通过当地警察局批准的。

图为从业者正在与巡视的警察交谈。

其实,多拉迪亚和坎达帕拉都是属于贫民窟妓院,服务的对象也基本上是下层民众,社会上层和白领是不会来此消费的,他们另有价格高昂的消遣之处。

多拉迪亚妓院一位从业者向我们打招呼。

所谓妓院,实际上是一个区域,由低矮的简易建筑群和若干纵横交错的小巷所构成,多拉迪亚妓院面积较大,从业者达千人以上,但环境极为糟糕。而坎达帕拉妓院规模稍小,从业者7、8百人,环境稍好。

多拉迪亚妓院的一位年轻从业者。

这些妓院的从业者的来源大致如下:

一是因家庭困难欠债而被家长卖来抵债,这部分以未成年女孩为主,在债还清之前没有人身自由;

二是遭受家暴虐待逃离到此,既是被迫,又是自愿;

三是母女相继,母亲来此谋生,女儿在此出生或长大 ,最后女承母业;

四是为家庭生计或供养兄弟而从业者。毕竟孟加拉就业艰难,女性更是难上加难,从事这一行当,收入还能养家糊口,而家有兄弟的,更是要负起兄弟的生活与教育的责任来。

为数不少的从业者看到相机后,会本能地用头巾遮住脸,经过沟通后,有的从业者便会露出真面目允许你拍照,当然前提是要付一定的费用(可以理解,毕竟是她们的生计),但仍有不少人始终拒绝。

我以为观察和拍摄这一群体,不必俯视,也不必一味地采取同情和悲悯的态度来对待。在孟加拉,从事这一职业是合法的,说到底这就是一种谋生手段。固然其中有人身世悲凉,有人曾遭不幸,而且以我们的眼光看,这份职业没有前途,没有希望。然而在孟加拉这个被列入世界上最贫穷行列的国家的绝大多数国民,其生活状态甚至还不如她们!但孟加拉人仍然没有把愁苦整天挂在脸上,仍然不乏热情和快乐,仍然有着超过他们实际生活水平的幸福指数!

因此,这一群体的生活状态与大多数孟加拉国民无异甚至稍好,她们的情感世界基本上也是属于正常范畴的,有不少从业者甚至与丈夫共同生活在妓院里。

拍照时,一位客人恰巧正在屋里,但他也并不刻意回避。在他看来,这无异于一次正常的消费。

妓院里有不少小孩,大到10来岁,小至婴儿。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这位从业者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十分活泼。

这位女子神情忧郁,脸上和胸前布满伤痕,大多是烟头烫的。可以想见,她在家时受到过怎样的家暴虐待。

与客人发生争执,直接下了逐客令。

一个值得解读的场景。

管理人员的办公室,墙上挂着国家领导人的肖像照。

这里也是一个小社会,各种店铺、商贩、服务十分齐全,药店肯定必不可少。

一位老年从业者,青春已然不在,脸上爬满皱纹,但打扮仍然浓艳。

多拉迪亚的拍摄并不如愿,原因是当地警察局派了5名警察保护,寸步不离。于是,我们果断决定转移阵地,去往坦盖尔。果然,坦盖尔的警察宽松多了,我们的拍摄也变得容易起来。

坦盖尔坎达帕拉妓院是清一色铁皮搭建的建筑。

坎达帕拉妓院历史超过200年了,是孟加拉年代最为久远的妓院。2004年曾被地方政府拆除,后来又在非政府组织支助下复建。较之多拉迪亚,这里规模较小,但环境和管理要好一些。

图为坎达帕拉妓院外观一角。

内部仍然是小巷纵横,小巷内密布性工作者的小屋。

性工作者或站立于小巷深处,或侧身于小屋门口,注目于过往的访客。

交谈中

一处美容化妆店。

不许拍!哪怕盲拍,被发现后也只好表示歉意了。

走街串巷的小贩

卖椰子的老人与蒙头走过的从业者。

这位从业者有点婴儿肥,墙上是她孩子的照片。

一位老者正在与从业者讲价。

一位小伙叩开从业者的房门。

清晨,仍在床上休息的从业者。

18岁的从业者L。

小巷门前

并不回避镜头的A。

小巷随拍

很有几分姿色的T,她所在的小巷里有好几个孩子。

很大方的N,为我们展示她手臂上描绘的花纹。

拉客。

T与N

与客人交谈。

打招呼

出售香烟饮料的小店。

这个巷子里的一对母女的亲密合影(右边是鸨婆),母亲已经来此30年了,现在在巷口开了一家小食摊,为周围的从业者提供饮食;女儿M20岁,相貌不错,客人比较多。


20岁的M

一位客人看中了M,这种场景M每天都要经历好几次,她的动作很麻利,但表情却是波澜不兴。

入夜,昏暗的灯光为坎达帕拉增添了几分暧昧,正是上客时分,从业者们都来到巷口门边打望,希望客人上门。

夜色中,两个小伙正在打探行情。

不远处响起音乐,循着声音望去,一位从业者正在翩翩起舞。

巷子深处人气很旺,男男女女或立或坐,或行或踱 ,都为实现各自的目的而行动着。

在坎达帕拉,我关注最多的是位于巷头的51号院。这个院子住着6、7位从业者,还有两三个从事做饭洗衣等杂务的大妈。

51号院气氛很好,大家关系融洽,有点一家人的感觉。

51号院的J,姿色不错,人也很直爽,很受客人喜欢。

J正在对镜梳妆打扮。

J的床头墙壁上,贴有好多只蝴蝶,这大概反映了她的一种心情吧。

J让我给她拍张照片,拍照时,她却把手放在脸上,是要展示下她手上戴的首饰吗?

S与D共同接待一位客人。其实,有些客人过来这里,也就是与相熟的从业者聊聊天而已。

J刚接待完一位客人,看我拍她手中的钱,有点故作嗔怒地盯着我。

这并非接客的场景,而是Y与她的老公亲昵。

Y的老公与她同住,夫妻常常当着我们秀恩爱,给人感觉夫妻俩感情很好。

Y与老公秀恩爱,并不在乎旁人。

51号院又迎来一位客人。

室内的场景。

51号院中有一个男婴,是R(左一)的孩子,当然,男婴的父亲也是一位客人,但具体是哪一位R也说不清楚。R的孩子院里众人都十分喜爱,常常你抱过来我抱过去逗着玩。这个男婴无疑成了众人关系的润滑剂。

R的孩子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感觉慢慢懂事后还是有点麻烦的。图为R正在自己的小屋里与孩子玩耍。

51号院门口的风景。

正在化妆的L,她已怀有7个月的身孕。

J正在剪大麻叶。51号院里有好几位抽大麻的。J把大麻叶剪碎,再把香烟掏空,然后把剪碎的大麻叶灌进去,看起来是抽烟,其实是吸大麻。

J递了一支大麻给怀孕7个月的L,真有点替L肚子里的孩子担心。

吸大麻的J,很过瘾的样子。

Y与她的老公准备吃午饭,室内没有桌子,只能以床为桌了。

Y一时兴起,在逼窄的院里跳起舞来。

不知想到什么事情,此刻J的神色不太好。

51号院里的美女,也是20岁。她性格比较内向,较少抛头露面,好不容易拍到这张照片。

夕阳西下之时,S卸下自己脸上的浓妆。今天晚间,她准备好好休息了。

告别51号院,也告别了坎达帕拉,告别了孟加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