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不必为谁而改变,如果想成为最好的人,请为你自己。

吴梅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么个现代化高档小区里碰到春花。

她正兴高采烈的嚼着一块巧克力,附近没有垃圾桶,索性把包巧克力的纸扔在了地上。她要去参加社区里组织的旗袍秀。想当年在学校就是班里的文艺委员,虽然现在五十多岁了,可是当年的爱热闹一点没减。你看她一袭浅紫色绣花旗袍加身,红色高跟鞋,秀美的颈项上一条白色珍珠项链,纤细的手指戴的是钻石戒指,手腕上是一条很粗的黄金手链。

大姐,请你把纸屑扔垃圾桶里吧!

吴梅生气的瞪了说话的人一眼:多管闲事,要你们保洁干什么?

那说话的女人正在拣吴媚丢在地上的垃圾,她楞了一下抬起头。

是你吴梅,你们家也住这儿啊?

你是春花?你怎么来这里了?到我们小区当保洁了。我就说嘛,你老窝在农村干什么呢?出来见见世面很好啊!年前同学们聚会我还说让他们通知你呢,怎么没有看到你,难怪咯你这不是在这里当保洁了嘛!

春花你看我们小区不错吧?这可都是有钱有权人呆的地方,不错现在你也能来这里上班了,多荣幸啊。

吴梅嘴巴不停的说着,她没有给春花说话的机会。

本来就是,春花虽说不是太拙嘴笨腮的。可是从小就没有吴梅能说会道。

她们俩是同班同学,确切的说还是同桌!


吴梅跟春花是同村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是同桌。

吴梅的父亲那时是公社供销社主任,连班主任老师都得对吴梅敬畏三分。

因为那年代物资匮乏,什么缝纫机,自行车都是紧缺物资,吴梅爸爸能轻而易举的搞到。

那时的吴梅粉色的的确良小碎花褂子,蓝色迪卡裤子,梳着两个羊角辫,走起来路来如同微风摆柳。

用吴梅妈妈的话说:你看我们闺女精神的一蹦仨垄眼。

吴梅的长相跟她的名字很像妩媚多姿,魅力的双眼像极了两颗黑葡萄,一双柳叶眉形似弯月。高耸的鼻子,一张玲珑善辩的巧嘴。再配上高挑的个头在学校当然是公认的校花。

从小吴梅家经济条件都是同龄人羡慕的对象,什么时髦的新衣服,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吴梅多的是。她经常拿来学校分给同学吃。什么花样繁多的糖块,钙奶饼干,糖酥麻花。瓜子花生,应有尽有。

当然是她觉得要好的,那些调皮厉害的男孩子总能得到她的零食,然后就是服从吴梅的领导。如果吴梅觉得谁谁得罪了她或者谁不对眼,就成了那帮坏孩子整治的对象。



春花极不情愿愿跟吴梅同桌,她觉得吴梅张扬的个性有点像大观园里的王熙凤,飞扬跋扈习惯了对人颐指气使。

本来学校里安排座位是按身高排位的,吴梅从小生活条件好,个子高皮肤也白皙。用她的话说:肉蛋奶她们家从来就不缺。那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有些家庭像春花她们家姊妹又多连吃饱饭都成问题。

吴梅家就姐妹两个,家庭条件又这么好就像城里的孩子和农村孩子相比较,春花当然是甘拜下风的。

但是吴梅也有她的弱项,除了文体课吴梅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甚至连劳动课吴梅没有一样能跟上春花。

春花从小学就是学校的尖子学生,吴梅每次考试都不及格,可是跟春花同桌她就基本上都是班级前几名。

所以班里每次调了座位,吴梅都要老师再把她和春花调成同桌。老师每次也不顾春花眼泪汪汪的抗议,只会稍稍的安慰春花一下:

同学之间嘛都要相互帮助啊。


只要两人一同桌,春花的噩梦算是来了。

首先吴梅每次都要坐里面,而且她的事情格外的多,一会出去一会又进来春花没有什么时候得安生。就是上课了尤其是上自习吴梅更是说个没完,连老师来了也阻止不了她。

吴梅那么高的个陪春花坐前排真是难为她了,每次跟人说话得回过头去。往往隔着好几排的学生她也和人家闲聊。

而每次自习课春花都是她捉弄的对象,除了出来进去按着春花的头,春花穿衣服也是吴梅的笑柄。

那时农村条件差,春花的衣服是母亲纺线织的老粗布,上衣是有条纹的。

吴梅说春花的褂子是二合一的,裤子是三合一的,因为裤子是春花母亲用做上衣的材料再放到深色的颜料里染的。

那时一般农村家庭没有什么用来改善伙食,往往弄点虾酱,或者干蘑菇做了让孩子们就着干粮下饭,特别是虾酱吃过以后身上不自觉的就带着点味道。

吴梅如果闻到春花身上有虾酱味就会又讽刺说:人家花又吃了山珍海味了!结果引起那帮爱闹的男生的哄堂大笑。

春花的两天辫子被吴梅叫成干豆角,因为吴梅家洗头用的是很紧缺的洗发水和发蜡。春花用的是洗衣粉。

春花的名字也是吴梅打趣的话题:花。你看你妈给你起了个么名字,叫花,我妈说了女孩子不能叫花,叫花叫花早晚你就成了叫花子了!

每到这时春花就想什么时候能摆脱吴梅,她简直就是个女魔头👿!

有时候春花会回家告诉妈妈,妈妈说这种人你不搭理她,你学你的习她也就没辙了!

春花想妈妈说的对:对于没有教养的人来说沉默是金,无言是最大的蔑视。

高中两年期间吴梅与校长家的儿子谈起了恋爱,之后她们没有参加高考~那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压根吴梅知道也考不上。因为她的学习成绩基本上都是抄袭了春花的。

在父亲的供销社参加了工作,校长的儿子叫付磊也接班当了老师。之后两个人就结婚生子。

搬到镇上居住了。

春花去参加了高考,家离县城考场几十里路,她早上四点多就起了床,那天早上天下起了大雾,是流动的团雾就是老百姓说的鬼挡墙,春花骑着那辆旧自行车,一个雾团过来分不清道路,在一个下坡路掉进了沟里。牙齿磕掉了两颗,腿也疼的不敢走,等到她爬起来忍着疼痛骑着车子赶到考场时上午的考试已经快结束了。

春花趴在自行车上哭的眼睛像个桃子。

那时的家长不似现在这么重视教育,又加上春花是个女孩子,父母更是不看好。闺女早晚都是人家的人,念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何况下面还有好几个弟弟妹妹,正好家里需要劳动力,现在又分田单干了在家帮忙正好。

春花无奈只好放弃了学业,她还想利用农闲时间自学有机会再参加考试,但是父母没完没了的劝说使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弟弟妹妹念书的钱还没有着落。

等到吴梅的孩子都好几岁了春花才被父母逼迫着找了一个婆家,是临县的一户人家,小伙子人还不错,就是家庭跟春花家一样,孩子多家里累点。婆婆又长年有病等到兄弟姐妹都成了家,就剩下了一腚的饥荒。

春花夫妇只有成年累月的劳作,但是那年月生产力还是比较低下,干一年交上生产队的公粮集体提留也剩不下多少。

春花的丈夫干过小商贩,当过建筑小工和技工。春花养过猪,养过鸡反正觉得什么能挣钱就干什么。从没有在乎什么苦和累。





高中毕业十年后她和吴梅过年回娘家的时候聚在了一起,有十几个儿时的伙伴都来了。

那年春花养猪卖了个好价钱,还清了所有的欠款。丈夫特地陪她在集市上买了一个花色的毛衣外套,和一块花丝巾。那是她向往已久的。

吴梅看到后第一句话就是;我说花,你的丝巾是化纤的,你看我的才叫真丝的呢。

你看你的毛衣就是腈纶的,我的才是羊毛衫呢!这可是我们家老公去上海出差特意给我买的啊。

惹得同龄的女人们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春花的脸上则是火辣辣的。

毕业二十年后,吴梅的工作由于整个供销社被私营企业竞争而倒闭。

吴梅自己在父亲的支持下干起了私营,她的嘴巴能说会道,进货渠道便宜狠狠的挣了点钱。可是好景不长,就因为她的农资有很多,假冒伪劣被人举报,就算她有亲戚朋友的帮忙掩盖还是最后被取缔了经营权。反正吴梅觉得大钱她也挣的足够了。



那是吴梅最黑暗的日子,丈夫付磊由于在教师考核时不及格要被清除出教师队伍。多亏吴梅去找了当教育局长的舅舅才没有丢了饭碗。

付磊被排到了一个幼儿园当了园长。

那个地方也是很有油水的,可是好景不长,付磊又跟幼儿园里的女老师搭个上了,闹着要跟吴梅离婚。

吴梅也不是吃素的,找到了舅舅家。教育局长给付磊指出了两条路;

一是跟我外甥女离婚,再一条就是被解除职务。付磊也没有别路可选,只有乖乖的跟吴梅重新复合,虽然还是经常沾花惹草但是再也没有提离婚的事!

春花夫妻听说镇上提倡搞冬暖式蔬菜大棚就报了名。没有技术就悉心请教技术人员,经过多年的努力。她们家的大棚终于搞得有声有色,也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收入。

最让人羡慕的是她的儿子品学兼优,一直是县市三好学生,模范班干部。并且与十年前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三年前博士毕业后分到了省城一个重点科研单位工作。

吴梅第二次遇到春花是在小区的小假山旁边绿竹通幽的小路上。

春花正陪着身怀六甲的儿媳小雅跑步,儿子工作忙让母亲帮忙照顾媳妇。同时小夫妻也不想让父母再那么辛苦。因为成年累月的在棚里干活,春花的手指都有些变形,再也不能跟从前一样翘的很高,那时街坊邻居都说春花的手指翘的这么高,是有名的巧手。

吴梅今天的头发是有点红色的,她看到春花说;原来你又做保姆了,也挺时尚的,保姆管吃管住你很会算经济帐的。

儿媳妇小雅不乐意了,这位大姨你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婆婆妈妈,你这有点不尊重人了吧!

那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也住这儿?

我在市国税局上班,我爱人在中科院第一研究所工作。

吴梅楞楞的站在那里,她知道这里有这两个单位的人居住,她爱交际认识人多,知道事多。可她不知道春花的儿子媳妇也住这儿,并且还有这么好的工作。

她本来还想显摆显摆自己的儿子在一个亲戚的公司找了份不错的工作,是个大饭店的大堂经理。

她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那个从小到大都没有一样能同自己相比较的春花这一下就比自己高出了一大截。

唉!她在心里感叹道;真是事事难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人的高贵来自内心深处的教养与修为,

而不是华丽的外表和出身的高低贵贱!

原创小说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