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时间:2019年1月


拍摄手记:从埃塞首都驱车三天到达鲜为人知的西部苏马原始部落,一路艰辛早有心理准备不提也罢。


入住苏马部落大院,住宿条件比我原先预想的好,每人一间泥糊房有床,生活用黄泥水时有时无,我们自带饮用水,全程向导自带炊具为我们做饭,供电保证每晚三小时,冲电时间足够,至于照明,我更喜欢享受在非洲耀眼的星空下品茶。基本生活条件安排妥当,我们全身心投入到摄影创作中。


刚入住部落大院,部落人就蜂涌而至,顾不上旅途的疲劳,这与前几天在岩石教堂爬上爬下比起来,轻松多了,我拿起相机开始了拍摄。


说实话看见部落人感觉怪怪的,尤其是唇盘的部落人,虽说多次浏览过图片,但亲眼目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只能自我安慰,是自己梦寐以求要来的地方,对世界上所有的人土风情都要抱有见怪不怪及包容的态度,又想到中国裹小脚的风俗也仅仅只消失了100年左右吧,心也就轻松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