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开春,便一直惦记着魏园草木,不知外面花开千树,园子里春深几许。中间也曾几次前往探春,奈何这一年园子少人打理略显破落,满园只见草木深深春意迟迟。待到清明时节,知那梨花之美该又倾城,专门抽了时间去看梨花。

园门依旧紧闭,从酒店绕行进去,拐过弯便看见那一片梦里飘香的梨花白,阴沉天色下,一树一树初绽的梨花更显素白静雅,衬着黛瓦白墙、交错虬枝,美的令人倾心。

是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后来起了风,花枝摇曳,大朵大朵的白色花瓣簇拥着在肩头起舞,偶有落花飘落发梢,情绪里就揉进了柔软的忧伤,像是这四月的天,极尽美好,也极尽美好。园子里再无他人,那一刻只感觉,这一树一树梨花,只为我开,这一个春天,只为我来。流连忘返,直到雷声炸响,虽仍觉意犹未尽却也只得先行离开。

落了几滴雨,待到午后天又放了晴,心里始终是放不下,遂又去了。待进了园子,逆光下只见草木新绿,青翠晶亮,魂魄又被摄了去,一路迎着光,沿着曲折小径寻寻觅觅。

石阶两旁都是迎春花丛,星星点点几朵黃恰如其分的点缀在花枝上,一树玉兰迎风簌簌而落,虽落花满阶,却仍是骄傲姿态。

在一条小小竹径里迷失了,幽深处,可见草地上光影斑驳,野杜鹃的紫粉色与深深浅浅的绿交叠成一种迷幻的色彩,花朵和叶子都闪着光,像是幻境里的小精灵。我是着了魔,沿着小径走了一遍一遍又一遍,我以为我会走进一个世外仙境,事实上,我是真的走进了一个仙境,不在世外,就在眼前。

出得竹径,又见半天梅花将落,一丛连翘绚烂,一枝碧桃初绽。开开落落间,道尽人世玄机。

此时梨花,又是不同味道。淡蓝天空下,花树也多几分轻盈俏丽,又有湖边新柳婀娜,飘飘摇摇间可见雕梁红柱若隐若现,此番景色,恰是春日好时候。

兜兜转转,推开一扇半掩的门,又被一墙连翘惊了艳。一片金黄蔓延至屋顶,倾泻而下,廊檐下几盏红灯笼,光影明暗处,两张藤椅,一瓶野杜鹃,耳畔似又有梵音低喃。一时恍惚,生之热烈与淡泊,皆在于此。

院外海棠新妆,紫藤待放,若春风和暖,不出几日定又是别样风光。美景可期,隔日再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