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水产加工厂就像外表光鲜

里头开始腐败的一条大鱼

我每天路过,石头

把成吨的海水吸入围墙中


灯火通明的金属内部

数不清的小鱼大虾正在排队

它们购买的是单程车票

要去的地方比大海还遥远

比冰雪更寒冷


我感受到的事物全部倒映

在婴孩的小脸上

一枚巨大的铁锭

一个逐渐减弱的低音

一排海浪对着空气无休止的摔打


灯光从黑暗中切割出

虚假的白昼,睡眠如大鸟

掷入广阔的海面

我靠近冒着冰雾的铁门

让自己发烫的翅膀降低温度


我是不是已经来到这个夜晚

最核心的部位——

一座紧闭的几何体

可以把灯塔、消失的船和水手

永久地封存在航海图


不能说所有的光

都是不真实的

当月亮在码头上空慢慢下沉

海水把岛屿抬高了半尺

风抹平起伏的梦境


夜色宁静,我站在倾斜的台阶

仿佛大海是一家银行

我可以免息提取星辰和遗忘

也可以透支烈酒

和无穷无尽的记忆



2019年2月27日二稿

站在原来水产加工厂的位置,已经找不到昔日的气息,我只能在记忆里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