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文|白音格力

图|Joy    摄

最近很忙,不要找我。

把世间的酒都给李白,

把世间的田园山水都给王维,

把世间肥了的绿、瘦了的红都给李清照;

把菊都给陶渊明,把梅都给林逋,

把莲都给周敦颐,把茶都给陆羽,

反正不能让他们来找我。

我很忙。

也不用担心我的忙。忙着就忙着,

反正春天

也正好在忙着开花。

我真的很忙。

我要在白雪前去山里给花籽盖被,

在她们睡前,给她们讲故事。

我会提到世间有美好的人,

以善,以温柔,以诚,以感恩,

以真,以热情,以爱,以认真,

与这个世界美好相待。

也会讲世有今之古人,淡如菊,幽似兰,

活回了古意之境,或者一个女子,

曾在一页诗稿上

一针一线地绣上花好月圆。

之前

我刚刚忙着哄睡了十万万只蝉,

又忙着小心捡起一瓣秋,

忙着为一场小雪的到来,

烧好了一壶老酒。

如此,

往事更暖了,光阴更香了,

一朵花更芬芳了,

小雪更美了。

如此,

我一定会忙成春天的。

是的,刚入冬时,我就开始忙。

我在忙着为花籽盖被。

总有一粒花籽,会在下一个春天,

开成我们的韵脚;

总有一朵,会开成你的模样。

我还在忙着为往事的炉火添柴,

为光阴的杯盏续茶,

为一朵花的旅程铺好青石巷,

点亮二十四桥明月,展开一万卷山河。

一月,

雪落山径,寒梅数点,

不要找我。

我忙着去走一走,

心境澹澹,

每一个落下的脚印,

都是轻轻的叩门声,

叩响泥土里温暖的种子的梦,

叩响一场花事的门扉。

二月,

春风唤绿,芽报花信。

不要找我。

我开始忙着写信。

最高最高的枝头,

你给我一个到那片天空的地址,

那里天天是好花天气,

家家清风明月开窗。

然后,

以一片云,一缕风,一瓣花香,

或以一个人的笑为邮戳,

无邪而美好,

让我抵达。

三月,

惊蛰一声,万物复苏,

不要找我。

我更忙了,

我得快点铺好大片青草地,

春风快马一路而来;

得准备一沓沓的信笺,

收藏好花声一声两声十万声;

得准备春风词笔,

给天下美好的人焕彩;

给白李红桃准备胭脂,

给白云流泉准备歌谣,

给小菜园小草径准备春宴。

我知道,

我一定会忙成春天的。

我让云为你引路,

溪为你浣衣,

刚刚好的一分春色染颊;

让流莺折第一枝春,

山月在瓦罐里浮出第一缕笑;

让屋檐滴滴答答滴下一串串温软的词牌名,

春风推开的窗里远唐的屏风上

画大朵的牡丹和圆月……

我是要忙成春天的。

这样,

我就可以率十万花朵,

陪你笑,陪你开花,

陪你去看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的

温暖的柔软的甜蜜的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