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6

“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说这话的是谁?如果你对《红楼梦》浮光掠影地浅尝辄止,那你很有可能会回答错误。一棵老杨树,已经长了几十年,而且还长在“野坟圈子里”,这会是谁?究其关键要义:一是“老”,二是“野”,符合这两条的,第一人选只有刘姥姥了。不好意思,我们猜错了,说这话的竟然是那位宝二爷。

宝二爷将自己比喻成“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看上去确实有点不伦不类。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这个生在富贵家、长在温室里的公子哥儿都同“野”字、“老”字搭不上边儿。但如果我们把这句话放在他说时的那个语境去看,却又会感到特别“有嚼头”。晴雯病了,他让人请来的医生来瞧后开了一个药方,他看到药方后觉得有问题,认为那医生“该死”,不该“拿着女孩儿们也象我们一样的治”,然后立即命人再请了王太医来诊治。当他看到王太医的药方中去掉了“枳实、麻黄等药”,并减少了“药的分量”,和自己原先的想法一致时,他特别高兴地说道:


“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里饮食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等狼虎药。我和你们一比,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你们就如秋天芸儿进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连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

在这段话中,他将自己比喻成经历过风雨沧桑的“老杨树”,而将麝月等比喻成娇贵鲜嫩的“白海棠”,言语之中,既充满着对花一样可爱女孩的欣赏和珍惜,又有着对自己阅历丰富、见识过人的自夸。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麝月听了他的话后,并没有“抓住机遇”地趁机对他大加褒扬,而是笑着提出了“野坟里只有杨树不成?难道就没有松柏?”等两个反问;不仅如此,而且还特别表明了自己“最嫌的”就是杨树的看法。在麝月的眼里,杨树是一种“大笨树,叶子只一点子,没一丝风,他也是乱响”,现在宝玉以此自比,不但不能称骄傲,反而还显出“太下流”。面对麝月这不合事宜的“无情打击”,宝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给自己解嘲,引用孔子“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之言,指出松柏乃“高雅”之物,自己不敢与之“混比”。其言外之意就是:我这个须眉浊物只能以老杨树自比,这也是宝玉的聪明与可爱之处。

(注,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