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飞过了村庄,落在了青瓦白墙上。一群鸽子从村庄飞出,越过了竹林,在稻田上空折转飞回。一对喜鹊站在巨大的缅树上和竹林上的白鹭丝对唱。孔雀飞回来了,站在了大麻栎树头,绿色的孔雀开着巨大的屏,在阳光的照射下绚丽多姿,“嗷嗷”的叫声穿过了丛林、穿过了村庄,回响在人们的耳边。

回来了,回来了,都回来了!人们纷纷从房前屋后探出头来,看着这些曾经离去的精灵。
      普拉达掐指一算,麻雀、孔雀,乌鸦,已飞走了二十多年,现在全都飞回来了。

这些年,经过退耕还林,高压电在无量山架通,家用电器在农村普级,农村生活方式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已经很少再有人上山砍柴生火做饭。曾经伤痕累累,支离破碎的无量山渐渐地披上了绿装,又恢复了往日生机。

      近年来,猴子、野猪、麂子又成群结队的出现在无量山上,普拉达喜上心头。可是最近他又遇到新的烦心事,今年他种在家旁边梯田上的碗豆到收获时被一大群野鸡吃得不剩几颗。赵三对他说,“老表,一大把年纪表克种了,种了还不才是喂雀。你再种,过两年豹子又要回来,你又要抬铜炮枪来守了。”
      普拉达回答道,“我都快有七十了,你还要害我克派出所蹲着果?”
      “哪果叫你还要一天来这小片地上掏着,年纪差不多了,跟娃娃在克得了。”
      普拉达呵呵笑了。

      新农村建设在无量大地如火如荼的展开了,无量大地每年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古老的村庄,娱乐场上灯火辉煌,长顺奋力挥动着陀鞭,“砰”的一声,打在了李大发的陀螺上,引得众人喝彩。村民活动室里,普拉达正在和赵三他们玩斗地主。赵三逗了逗普拉达,
      “老表,你以前地主有个什么?”
      “田多、地多,有几间瓦房。”
      “还有什么?”
      “其它饿不着肚子。”
      “现在生活比你以前的地主还稀逼奇,怕要着克学个驾照,买个小车开玩瞧。”
      “稀逼奇了,买来带我些。”普拉达说。

      移动改变了生活,4G信号覆盖了村庄。过去出门靠走,通信靠吼,现在一个电话分分钟搞定。李庭有一边玩电话一边岔话,“大公,以前开会才听见你在村子天天吼,现我我们村子建了一个微信群,群里说一声,全村人都知道。以前你卖跌盐巴要走路到供销社抬回来,现在我在手机上网购,三四天邮政快递就送到村上来,连门都不用出就送到家了。”
      “你们年轻人玩的这些东西我们真的搞不懂了,我们老了,你公公和我才是一边晒太阳克了。但是你们也是要学学我们,不要懒,天天才是拿着那个手机戳,好好学点有用的东西,”普拉达说着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
      一条条水泥路直达家门口,茅草房改造农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房子,在崇山峻岭中格外醒目。巨大的装载机、挖机穿梭在农村田间地头搞坡改田,驾驶员轻轻踩油门,一铲就挖掉一大块,村民们笑了心里甜了。真心感谢党的政策好!

十八

      靛坑湖沉睡在无量山的中央,犹如一块碧绿的翡翠镶嵌在古老的无量大地上。红色的杜鹃花盛开在靛坑湖畔,雪白的山茶花亭亭玉立。平静湖面上,高大的树木倒映在湖边,映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几只孔雀站在了青色的竹林上,一群群细鳞鱼、大花鱼、大白鱼自由地在湖里游荡,一只老鹰从天空俯冲下来,锋利的爪子抓起一条细鳞鱼飞到了树丛。一群群马鹿、麂子站在湖边喝水,一头老熊从树林露出头来朝马鹿群走过来,马鹿、麂子吓得跑进了森林。
      梯田上,碧绿的车前草、蒲公英随风摇曳。几个老妪挥动着镰刀割下了金灿灿的麦穗。平坦的地里,一块块果园盛开着粉色的花朵,一只蜗牛慢慢的往上爬。一个个勤劳的身影驾驶着拖拉机翻开了稻田,田野里溅起一阵阵水花。

     普拉达在地里忙开了。他用镰刀割掉地里的荒草,挥动着锄头翻开了土地,大黑狗懒洋洋的耷拉着脑袋俯在地头,几只白鹭丝紧跟在身后啄食昆虫,普拉达扔了个土块过去,白鹭丝飞开了,一会儿功夫又飞到跟前。普拉达嘟囔着,“你烦不烦,你都跟我了一辈子了,还没有吃饱吗?”随后捡起二条大土蚕扔了过去,白鹭丝扇动着翅膀迈着修长的腿滑了过去,细长的喙准确地啄了起来。

      二0一五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做出庄严承诺:消除贫困、改善民生、逐步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使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庄严承诺。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二0二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随着习近平总书记最高指示发出,无量大地随即打响了脱贫攻坚战,全体党员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冲在了前头。
      古老的村庄青瓦白墙,鲜花盛开在屋前屋后,一条条水泥路串起了各家各户,村庄稀稀疏疏干净整洁。瓦房的堂屋门上,习总书记光辉形象照耀着各家各户,一排金光闪闪的大字:“人民领袖爱人民”彰显着伟大的领袖风范。一盏盏路灯在黑夜里发着白光照亮了整个村庄,那温暖的灯光犹如启明星,指引着无量人民奔向幸福。
      活动场上,醒目的张贴着美丽乡村村规条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整洁的矗立在舞台上。“在扶贫路上,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丢下一个贫困群众,” “扶贫先扶智、治穷先治愚,”“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脱贫攻坚标语不时出现在村子的白墙上。脱贫公示牌醒目的粘贴在贫困户家里,上面明确标示,帮扶对象:户主姓名,家庭人数,劳动人口,致贫原因,帮扶责任人:姓名,电话,单位,帮扶事项及进展。

      张老四逢人便说,“我父母只给了我一条命,共产党真的是比我爹娘还亲,让我晚年吃穿不用愁,每月还发低保给我。”一道道脱贫攻坚的红旗飘扬在无量大地的村村寨寨、田间地头,无量山红了,人民幸福了。
      脱贫工作队员不时来到村庄,帮助村民解决实际生活困难,让农民实实在在脱贫致富。贫困户家里帮扶队员隔三差五来到家里问寒问暖并解决实际生活困难。普拉达见了脱贫工作队员总是热情的和他们招呼,
      “上我家来坐,上我家来吃茶。”并和他们了解相关的国家政策。
      普拉达总是和村民说,“现在国家政策好,吃穿不愁,小病克不出村,大病才入城,每月国家还发给点钱。想想以前我们无量山,猪养胖了都赶不下去街子卖,人生病了才是请人抬滑竿下去,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诺,墨临高速公路再过几年要通了,到时候方便了。”普拉达和老婆说。
      “等墨临高速公路修好了,我们克一趟北京,克看看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克爬爬万里长城。”
      “从昆明做飞机,几小时就到了。”
      “以前我们克一次昆明要五天时间,墨临高速公路修好了半天,听说以后还要修铁路,这个怕到是我这辈子见不着了。”
      “小春又打电话来了,问你这久不忙下克在久。”
      “让我想瞧着,”普拉达低着头又用力地吸了几口水烟筒,转过脸来,老婆已经背着背箩上菜地去了。

十九

      小春每次打电话来问候父母普拉达总是说忙。他老婆总是埋怨他,
      “你说你忙忙什么?这辈子不见你苦得个金山银山在着。”
      “你婆娘家懂个求,金山银山到没有也没有给你饿着嘛。”
      “做了一世人才见过你了,有福不会享。”
      “要克你克,我还没有想好。”
      夫妻俩你一言我一语吵了几句,普拉达又背着背箩采茶去了。
      说实在的儿子大了,他到是不想了,到是那俩个孙子,他到是恨不得现在就抱上亲亲。
      儿子三番五次打电话来,他老婆也一再催促让他随儿子去,普拉达才决定到普洱住段时间。
      普拉达捉了两个大红公鸡,一个火腿,一箱鸡蛋,还带了一大捆孙子爱吃的甘蔗坐着客车来到了普洱。恰逢周末,儿子儿媳陪他到处转了转,孙子也爷爷叫个不停,普拉达感觉时间一下子就过了。

      星期一,儿子儿媳上班去了,两个孙子也读书去了,普拉达一个人留在家里看看电视,又到小区各处转了转,中午独自一个吃饭,儿子一家人也到下午才回来,普拉达觉得今天的时间过得太长。
      又过了三天,儿子出差了。儿媳回来他也觉得没有款处只能抽烟解闷。那俩个孙子不时拿着手机玩游戏,对着手机发笑。他偏头一看,里面出现有人在跳舞,有人在里面傻笑。他过后向孙子打听,才知道那个叫什么抖音、快手,是现在最流行玩的。还告诉他在游戏里买了一个风衣花了三百块钱。普拉达叫孙子拿风衣给他看看什么样子,孙子告诉他那是在游戏里玩的,不是穿的。
      普拉达纳闷了。现在的孩子怎么会跟“鬼”说话,怎么会买“鬼”衣穿。
      儿子工作忙,常常到晚上才回来,有时回来他都睡了,又经常出差,一个星期都见不着儿子几次。儿媳到是好吃好喝伺候,可又不是自己生的又和她聊不到一块。两个孙子放学了也一边玩去了。普拉达在小区又没有相识的人,只是天天看电视,自己又不识几个大字,饭菜都做不熟吃,又不敢远处走,普拉达郁闷极了。

      昨天自己独自一人出去逛街,过十字路口明明绿灯亮着,还被警察训了一通,“大爷,绿灯亮时不是都可以走,你还要看箭头,你这个方向的箭头绿灯亮起了就可以走了,并手把手教了教他,搞得他脸红通通的。”今天儿子回来带他到朋友家吃饭,进门就脱鞋,又搞得他不自在。他觉得来城里不是来享福,简直是在折磨他。
      最让他难堪的是上个厕所拉屎撒尿还要坐着,让他憋了几次浑身难受。又不好跟儿子说,真是活见鬼。真是验证了那句话:“活人都要着尿憋死了。”
      终于熬过了十天,普拉达不顾儿子儿媳的挽留,执意要回家。儿子只能依他为他买好车票,他舒心的离开了普洱——儿子的家,回到了无量山那个古老的村庄。

      普拉达回来了,他开心地笑着。他搂了搂他的大黑狗对狗说,“诺,又见着你了。”他抱起水烟筒痛快的抽了两支烟。随着咳嗽声响起,他老婆又唠叨起来,
      “才克了几天就像个饿鬼一样。”
      “死婆娘,要享福你克享,下回表叫我克,在了十天就像是帮我拿克关了十天,不克不克……”
      第二天普拉达背着背箩又上地了。在村口遇到了赵三,
      “杂个就回来了,不多在久?跟儿子吵架?”
       “儿子儿媳到是好好整给吃……不在、不在,城里面的那种房子,简直就是一个鸟笼,帮我关着……喝水有股药味,吃着菜有化肥味,吸着气都有汽油味,进门要脱鞋……烟灰都不能泼……连拉屎撒尿都要坐着。”
      普拉达对着赵三说了一大通。
      “我想好了,好吃好在的我再也不想克了,除非不会动了。现在村子修得这么好,在家还不是踩不着泥巴。吃棵青菜都比城上肉香。我想歇就歇,想做就做,自由自在。”

      赵三说,“我的想法也和你一样,在老家在给他不会动了再说。”
      普拉达递上一支八八,赵三掏出了打火机,在缕缕的青烟中两人各自散去。
      普拉达总是对小春说,“吾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也必会亡于斯。”小春也执拗不过他,随他心愿,他愿意呆在哪里随他高兴。
      普拉达依旧和往常一样在田地里忙活,看着渐渐长高的孙子,他的心里是快乐的。依旧和赵三、长顺、李大发“斗地主”。在朝阳升起时出现在村子的田间地头,在暮色匆匆的余晖中又往家里回。
      在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下,无量山又绽放新的光芒。那些离开了无量山的孩子们,都有一个好的归宿,他们一一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每年春节又像候鸟一样,准时回到无量山,回到那古老的村庄。那些熟悉的声音又飘荡在村庄。

(完)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电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