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山西庵

我对清明的印象一直有风有雨,今年又添了沙尘,祖父的坟墓远在千里,我想,坟上的草也应该青了吧,记得那年他离去,我一直不哭,却在他棺椁入土的瞬间开始嚎啕,我知道,他真的去了,被埋起来了,黑暗的泥土开始啃噬他的棺木,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雨水在泥土里渗透的声音……


我们现在的生活,留给悲伤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悲伤就像是一场宿醉,总是很快醒来,生活的列车已经到站,下一站还是生活,我们匆匆上车,被同行的乘客挤到不能回头,连悲伤的一瞥都不可能有。


清明节,我还是渴望下点雨的。

清明假期的前一日,约到新朋友一起再访山西庵,虽然天空昏黄,但是心情却很美丽。

正午的阳光在红墙上投射下锐利的阴影,石墙下的小草正在发芽,枯萎的藤蔓正在抽穗,每一阵风过,都会送来一股清新。

竹叶在风中飒飒作响,我看到金色的阳光在墙上跳舞,有时候,静下来,安静的看着竹影婆娑也是一种享受。

山西庵的好处不仅仅在于幽静,如果沿着上山的台阶爬上去,你会在一片葱茏的绿色中窥到山西庵的全貌。

登高,豁然开朗,你会看到荒突突的山坳里一片苍翠的松柏环绕着一片建筑,那就是山西庵。

石阶上落英缤纷,那些早殇的花瓣依然保持着鲜亮的色彩,我知道,要给悲伤一点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

山顶上有一尊大佛,远远的看到佛像身影,我知道我的智慧不够,无法理解奥义,但真的只有理解了奥义才能去信仰吗?

甘涧峪到山西庵有一条登山步道,虽说不算远,但垂直爬升较高,缓慢走完全程大概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到山西庵后可以吃斋拜佛,听松品茗,不亦快哉。

这条路通向山下,半山的亭子在阳光中熠熠生辉。再见山西庵,下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