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在这样的季节里,感伤惆怅,有满腔的思念,有萦怀的愁绪,春风虽温柔,却驱散不了心中的哀伤;天空没有一滴清明雨,心里却有雨滴不停息。

 

清明时节,思念成灾,缅怀亲人,山野寂寂,无处话凄凉。

 

人生苍茫,日子匆匆又匆匆,转眼之间,一切都成过往。来不及好好和那些美好的岁月缠绵,来不及好好和那些我爱的人,爱我的人,好好说话,好好相处,好好作别,却已经定格成永远的不可相见。看不见熟悉的身影,听不见温馨的话语,梦里梦外,一切皆是虚空。

 

曾经我是奶奶掌心里的宝,被奶奶牵着小手,踱步在村街小巷,奶奶脸上的皱纹和笑容常常在我的眼前闪烁,总以为,这样的情景会是长长久久,永恒不会消失;总觉得,时间很多,非常充裕,可以慢慢浪费,于是,不断地忽略那些和奶奶相依为命的时光。

 

原来,奶奶有一天,也会老去,也会消失,想念之时只能仰望星空。

 

我是一根没有父母牵挂的浮萍,多年以来,我漂泊异乡,浪迹天涯,我已经忘了有父母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忘了父亲手心的温度,忘了妈妈怀里的感觉,别人眼里不屑的父爱和母爱,却是我最稀罕的亲情;别人厌烦于父母的唠叨,我却要在梦里才能听到。

 

亲爱的,请你告诉我,和父母在一起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我的成长岁月里,没有父母的敦敦教诲;我的婚礼仪式上,缺少了泪眼婆娑的爹娘;我的女儿们,喊不出外公和外婆;我的人生,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和忧伤;我的眼泪,在每一个清明节长流成河。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我把思念,编成长长的风铃,挂在老屋的屋檐下,任凭寒风吹彻,也要等待一缕温暖的东风,摇动思念的铃声,寄托一腔清明的哀思。我把故乡的每一座山岗,每一寸土地,都镌刻在我的胸口,我只要伸手,就能触及家乡的山和水,我只要呼吸,我的亲人便不曾远离。

 

山间野草,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田里的野花,娇艳盛放,生生不息。不管是生长于荒野里的野菊花,还是养在我窗台上的兰花,它们的每一次绽放,都如同生命的天籁,不管不顾,不骄不躁,不忧不虑,不悲不喜,兀自开放。

 

看到兰花的娇颜,我收起了滂沱的泪水,我明白了它们的花语,生命是一场又一场的轮回,绽放之时,请珍惜每一寸光阴,珍惜每一个风清月明的日子;凋零之际,则静静地离开。

 

清明,是一个缅怀的日子,也是对生命存在感怀的时刻。放下过往,珍惜当下,对每一朵鲜花微笑,向每一个路人问好,把每一个日子都当成一首诗,尽情地唱,开心地活,这或许正是我们已故的亲人,最希望的样子。

亲爱的,请你告诉我,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