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一个人久了,也就习惯了;一个人孤独久了,也就习惯了孤独”。本以为自身也有了这样的习惯,而近来却觉很孤单,脑海中满是杂乱的思绪,复苏着蛰伏心底的凄凉,浓烈而灼人,那不安份的思念亦似潮水,此起彼落....

明知往事如烟,昔日难返;明知相思只是徒劳的,奈何依然痴痴地进行着。曾折笔沉沙,立誓远离伤感,不再写伤感的文字,而每至清明暗销魂,总于无眠长夜凝眸画卷空垂泪!只可重执秃笔,将一腔凄楚寄华笺。惟有如此,才会觉得稍稍解脱。我知道这是一种病,也幻想着除去此疾,奈何此疾世间无人可治更无药可医.....

七律~无题二章

文/潇湘夜语

一、

得月楼中望月移,心湖起皱念当时。

蓝衫忍笑端菱镜,素女含羞点口脂。

玉貌如花花已谢,故情致病病还痴。

遍查本草无方解,除却卿卿不可医。


二、新韵

暖风馨气笼章台,杨柳堆烟百蕊开。

好景迷人须举盏,香醪入腹竟伤怀。

今春未减前春念,此月还超上月哀。

莺燕离巢犹记返,娉婷一去不归来。

菩萨蛮~十年燕独飞

文/潇湘夜语

古来皆说秦淮丽,离人认是伤心地。千载水长流,无从涤尽愁。

岸阶惆怅立,别怨眉川袭。伊去不曾归,十年燕独飞。


江城子~魂系竹林边

文/潇湘夜语

持樽举目望青天,月常圆,梦难全。一片痴心,长系竹林边。

料得荒芜遮冷冢,伤粉黛,困其间。


争能知我夜难眠,老容颜,泪潸潸。孑影昏灯,相伴度流年。

只愿异时双化蝶,如梁祝,舞蹁跹。

满庭芳~思念泻华笺

文/潇湘夜语

凝顾昏灯,懒吹箫管,凄凄立至更天。

谯楼钟起,却未促人眠。

扼腕身无双翼,越不过、千里关山。

倚青案,执毫行韵,思念泻华笺。


心房惟两个,左居往事,右住红颜。

纵别久,此情还似当年。

搁笔痴痴折鹤,期展翅、寄语婵娟。

桃争艳,卿如不返,绽与孰人观。

湘春夜月~浮生苦短念久长

文/潇湘夜语

怅凭栏,忍观花落纷纷。

把酒欲挽残阳,无奈已黄昏。

怕对入巢双燕,恐又来羞笑,孑影孤身。

想梦中粉黛,山高水远,难与温存。


风回夜袭,丝弦懒弄,频举金樽。

满腹幽思,无处遣、欲融辞赋,无策成文。

浮生苦短,念久长,难断其根。

久也罢,却时时惹我、双眸泪醒,心陷愁门。


凤凰台上忆吹箫~恨破长天

文/潇湘夜语

芳草抽芽,小桃开蕊,拂堤杨柳堆烟。

去岁双飞燕,又憩廊间。

时在呢喃细语,如似说、不见婵娟。

凝眸处,琴丝网覆,几案尘攀。


心酸,执壶纵酒,幽苦落纷纷,恨破长天。

任是心依旧,人去难还。

惟有痴迷陈事,携画卷、孤度流年。

流年里,朝朝梦萦,暮暮魂牵。


永遇乐~情如刻骨无从斩断

文/潇湘夜语

画舫凌波,垂杨起舞,风情无限。

灯报黄昏,云淹斜照,触及怀中怨。

桃根渡口,桃红桃媚,不见赏桃人返。

忆曾经,花间比翼,湿了一双望眼。


前缘如梦,梦去难觅,几次秦淮寻遍。

古道长堤,小桥流水,知我千回叹。

浮生能有,几个十载,人笑身为情绊。

凭谁说、情如刻骨,无从斩断。


莺啼序~持毫怨曲重题

文/潇湘夜语

凭阑顾怜嫩蕊,恼狂风躏蹂。

闻杜宇、啼血山林,似道芳季难久。

看落瓣、随风化蝶,无言黯黯穿朱牖。

叹悲凉如我,辛酸独自消受。


怅举金樽,浅酌绿醑,若黄连涩口。

红烛泪、滴尽昏时,恍为孤影难偶。

弄瑶琴、丝弦屡断,想玉貌、眉头频皱。

怪飞鸿,几过西楼,无书依旧。


回眸往昔,宋韵为媒,联句章台柳。

那恰似、和鸣鸾凤,交颈鸳鸯,出入双飞,共度宵昼。

哀伤时下,形同劳燕,分飞两地无从聚,更心田、种满相思豆。

猜伊亦是,晨昏寂寞牵缠,岁岁因情疏瘦。


争知墨客,镇日奔波,竟事无成就。

总梦着、身成贵胄,显耀还乡,如约蓬莱,执子之手。

偏偏觉醒,孤贫如故,还教此恨莫处说,漫销魂、泪湿春衫袖。

持毫怨曲重题,凄楚心声,问卿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