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普拉达每天乐呵呵笑着,他已经过了几年悠闲生活。每天和老婆摘摘茶叶种种地,想做多哈做多哈,不想做就歇起来和赵三下上几盘橡棋,喝上几杯小酒,再和李大发他们闲聊上一阵,日子就这样又过了一天。
      他的两个孩子还算成器,毕业后一个留在了省城,一个留在了普洱。大强好了个四川幺妹,好像是阆中还是哪里的,上次打电话回来说是想和女方回四川克定居,普拉达接着电话就破口大骂,“娘希匹的,养了一个白眼狼。”搞得父子俩都不高兴了好一阵子。 
      “儿子大了,不可能要叫他回来守你一辈子,只要他有本事,那里都克得,现在国家交通又这么方便,哪个旮旯还不是二三天就克到,表说克女方家定居,如果条件更好出国都得。人往高处走,表一天要养儿防老,让他们自由的克飞得……” 后来在赵三开导下普拉达总算想通了,又乐呵起来。

      三月,桃花盛开在村子的房前屋后。今年的李花盛开得比往年白,桃花开得比往年娇艳,一群群蜜蜂嗡嗡萦绕着桃花四处飞转。几只黑头公从远处飞来,落在了桃树上。一群群燕子从老屋飞出飞进,落在村口稻田上,随后啄起春泥,带着春天的味道,在瓦房沿上筑起爱的巢窠—一个温馨的家。田野里一片金黄,油菜花吐着春天芬芳,几个孩子正在追逐着蝴蝶,几声惊叫,飞起了几只云雀,又飞快地落入草丛。古老的房屋、流水、石板路、桃花、李花相映成趣。
      四月,普拉达看见几只胡蜂从房子马头墙飞进飞出,一连几天来来回回,他跑上楼上一看大吃一惊,大叫起来,“昨会蜂子这里在着一窝,”老婆听到喊声,连忙上楼一看,两口子慌了。
      随后,普拉达拿出棉花蘸上敌敌畏,用一根长棍捅在胡蜂窝上,胡蜂四处飞开逃亡了。
      第二天,普拉达告诉了赵三。 “老表,野蜂上房不太好,你今年要防着跌瞧, 赵三说。接着几天普拉达天天做恶梦,他梦见无量山上的九头蛇昂着头,吐着信子来咬他,勐统河发大水冲塌了他家房子,吓得他一身冷汗,常常从恶梦中醒来。李大发指点他,“火来水档,河边路口克搭道桥引引路瞧,”普拉达照做了。砍好竹子,在勐统河边路口搭了一道桥,又插上三柱香、献饭,并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八月,大强来电话说身体不舒服肚子常痛,普拉达特意在电话里叮嘱了一番,“好好上医院检查瞧,不行开点药吃下。”过了一星期,大强又来电话,说是要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普拉达同意了,并叮嘱大强路上要小心。
      太阳翻过无量山峰,渐渐地沉没在山边,古老的村庄上空升起了缕缕炊烟,腊肉的香味飘荡在村庄周围,大强拎着个旅行包孤身一人回来了。他面容憔悴神情不好,匆匆吃了几口饭和普拉达两口聊了几句就说坐车太累去睡了。接着几天也不常说话,普拉达问他才答上几句,不问他他沉默不语。普拉达还特意跑到无量山采了几副祖传草药来给他熬吃,喝了也不见有什么效果。
      过了几天,普拉达老婆在房间打扫卫生,顺便收大强衣服裤子洗,当翻开旅行包时,一张诊断书掉了出来,捡起一看:“诊断书上明确写着癌症晚期。”普拉达老婆吓哭了,匆匆跑去地里找普拉达。面对这样的结果,老两口抱头恸哭,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夕阳西下,老两口搀扶着,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往家挪。

      他们走到家门口,大强也站在了门口。普拉达老婆上前抱住大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儿子呀,你为什么不早点说,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呀!如今你叫我们怎么办呀。老天,你怎么会忍心把这种灾祸降临到我们头上呀……”一家人搂在了一起,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当厄运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时,每一个家庭都是渺小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大强生病的消息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小春匆匆地从普洱赶回来,四川幺妹匆匆地从省城赶回来,村民们纷纷前来探望,纷纷叹息厄运怎么会降临在一个好青年身上,亲戚朋友也从四面八方赶来。可是面对绝症这一结果,每个人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有无声的叹吁。
      幺妹每天痛哭失声,在大强的咒骂声中度过,大强每天撵她走,幺妹掩面而涕,最后大强以绝食相威胁,幺妹知道大强为他好,最后只能无奈的悲伤地离开了。大强每天在病痛中度过,他知道自己的余生不多,最担心的是弟弟小春独自抚养俩个老人负担重,在病痛中有时会发出长长叹息。小春也刚工作两年,工资又低,根本没有积蓄,面对哥哥得绝症也爱莫能助,只能用心服侍哥哥。半夜里,兄弟俩常常抱头痛哭。普拉达老婆每天痛哭流涕,普拉达常常一个人呆坐在一个角落里抽着纸烟,面对现实每个人都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尽心地服侍着大强。一个月以后大强在痛苦中溘然而逝。

      大强走了。那天天地为之动容。无量山上响起了阵阵惊天响雷,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久久不停息。
      普拉达强忍悲痛,在后山龙脉上选了一块风水宝地,该地背靠龙脉依山傍水视野开阔,在村民的帮助下把大强安葬在这里。

十六

      面对白发送黑发这一沉重的打击,普拉达头发全白了,人也苍老了。他常常一个人目光呆滞,呆坐在高岗上眺望远方。他摸着他的大黑色狗一坐就是几个钟头。
      他想起了孩子出生以后经常生病,两口子半夜里经常点着火把淌过勐统河把孩子送往区卫生院,黄医生拿出粗大的针筒往孩子头上扎,孩子撕心裂肺哭喊着。年轻时候用竹箩挑着俩个孩子到无量山上开垦火山地,每天为了多得工分改善生活早出晚归,回来时俩个孩子在竹箩把屎都抓吃了。孩子会跑了一个人从家背着红薯到地头给自己吃,老远就叫着,“爹爹,红薯拿来了。”孩子读小学考了个100分,老远就跑来,“爹爹,今天我考了个一百分。”孩子调皮经常打哭了邻家的孩子,他总是小声小气和人家说对不起。后来孩子大了,离家上了中学、高中、大学。每年假期回家总是忙前忙后,尽可能帮自己多干农活……。

      正当儿子要成家立业实现我的心愿时,一切都戛然而止……我失去我亲爱的孩子—大强,失去我生命的支柱,失去了欢乐,失去了灵魂,这不是要我的命吗?普拉达眼泪潸潸往下流,痛苦地倒在高岗上。
      普拉达每天都在痛苦中渡过。
      儿子小春几次打电话回来叫他到普洱住上一段时间,他也没有答应儿子。赵三、李大发、长顺,常常晚上来陪也下棋他也不愿意下。村民们到家里来陪他款白他也很不愿意说。他变得异常沉默,独自坐在一个角落抽烟。白发送黑发使他感受了锥心的痛,有时眼泪潸潸往下流。他常常感叹命运的不公平,他三岁丧父,被祖母独自养大,又遇上了新中国建立后的各种运动,让他这个地主家的儿子吃尽了苦头,差不多三十岁才讨媳妇。一辈子辛苦下来总算要抱上孙子了,却一切又都落空了。
  生活阿生活!人遇到厄运时,喝口冷水都是苦的。

      生活有阳光也有风雨,有甜蜜也有苦酒,有痛苦也有欢乐,面对这一切我们只能坦然面对。人生来就是来受苦的。上帝说,“如果你要受苦,就去做一个人吧!”人生的道路本来就是曲曲折折的。就像一条奔腾的大河,一路上要劈开悬崖峭壁,穿过险滩暗石惊涛拍岸,迂回重山峻岭,流淌过平地,最后才能到达大海的怀抱。当苦难来临时人生的路会越走越窄,可是面对现实我们必须坚强的活下去。亲爱的你,要相信风雨过后必有绚丽多彩的彩虹,风雨过后人生才会更精彩!
      人只有经历过病痛,经历过生死离别才会懂得亲情、友情的珍贵。人到中年不是为自己活,而是为别人活。活着上为白发苍苍的父母,下为活泼可爱的孩子,还有你最爱的妻子,你就是他们的,他们也就是你的。没有你他们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身心健康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什么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皆是过往云烟。
      活着,好好活着!
      看见太阳,身强力壮,健康而温暖,能够开怀狂笑,向自己前面的光荣奔去,辉煌灿烂的光荣,觉得自己胸中有呼吸着的肺,跳动的心,明辨是非的意志,能够谈论思想、希望、恋爱、有双亲、有儿女、有光明。

      经历了丧子之痛沉重打击普拉达老了,步子也变得蹒跚起来。儿子小春也经常打电话和回来开导他,村民也经常开导他。
      在一次婚宴后赵三把他拉来坐在身边趁着酒劲劝开了,
      “老表,人这个东西先定死、后定生。大强不在了你相当悲痛我们也心疼,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不是你的责任,也不是其他人的问题,你要往前看,看淡些丢开些。你不可能天天流泪,然后跑到山上和大强睡起一走了之。再说你又不是一个都不有了,还有小春嘛,小春现在婚都么结,你不帮他望瞧媳妇,不抱抱你孙子?现在国家政策又这种好,合算多活几年,想开些、开看些……”
      “你说着,我听着,”普拉达回答道。
      普拉达常常站在村口眺望无量山金鼎峰,随后,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无量山金鼎峰鹰嘴岩,一只雄鹰独自飞到了悬崖上,在崖顶高处准备重生。
      雄鹰用头抵着粗糙的岩石,在石壁上狠狠地磨擦,坚硬的喙在激烈地磨擦下露出了骨肉,血一滴一滴往下流,鹰忍着巨大的疼痛一声不吭,一次又一次激烈地磨擦,整整三天三夜喙完全被剥离,它昏死过去。雄鹰不吃不喝整整昏睡七天七夜,在痛苦中睁开了双眼,然后在漫长的煎熬中喝着露水静静等待。三个月以后,新的喙慢慢生长出来,雄鹰又开始了重生的第二步。雄鹰用喙把爪子上趾甲一个个拔掉,鲜血又一滴滴往下流,它再次昏死过去,不吃不喝整整昏睡七天七夜。然后在漫长的煎熬中喝着露水静静等待。二个月以后,新的趾甲慢慢生长出来。雄鹰又开始了重生的第三步。雄鹰用喙把羽毛一根根拔掉,鲜血又一点点洒落,它再次昏死过去,不吃不喝整整昏睡七天七夜。然后在漫长的煎熬中喝着露水静静等待。一个月以后,鹰完成了重生,又一次自由地翱翔在天空,翱翔在无量大地。
      时间慢慢地流逝,岁月浙渐抚平了伤痛。经过几个春夏秋冬,小春也结了婚,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看着这一切,普拉达也慢慢的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脸上渐渐地恢复了笑容,又往来于村子田间地头。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电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