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板子,就是在一个长约二十厘米,宽约五厘米的木板上缠上线,别上针,用于做针线活儿的工具。小时候,农村家家都有的物件。

  记得有一次,我靠着被衭柜,躺在炕梢儿,妈妈对着我,盘坐在炕上,边缝衣服,边对我说出门要注意什么什么的话,还讲了一些流传下来的善良人的故事。

  我觉得妈妈挺絮叨,可她还是不厌其烦地说个不停。我就装睡,伸直胳膊举着线板子,靠着柜装睡着了,有点儿耍乖的味道。

  妈妈一边干活一边唠叨着,看到我装睡,也不戳穿,“这孩子,举着线板子睡着了”。我好得意,觉得装的挺像,妈妈被骗了!哈哈,恶作剧挺成功。

  可是妈妈还在唠叨着,好像感觉我没有睡着,仍然不停地叮嘱我。我想,妈妈太蠢了,人家睡着了还在讲。

  成家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听孩子她妈唠叨什么的时候,才忽然想起小时候的小把戏,觉得还是妈妈“狡猾“,她是知道我没有睡着才唠叨个不停。

  在她想来,哪怕说十句记住一句也行。

人说,女人爱唠叨,呵呵,孩子都是在妈妈的时时教育下成长的。唠叨,就像在花岗岩上凿磨盘,要一点儿一点儿来,一道印儿一道印儿地刻,反复不停,才能在孩子幼小的心里形成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