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播放的这支背景音乐叫《旧友进行曲》,是我青少年时代的最爱之一,至于今仍不稍衰减。套用屈原《涉江》的首句,叫“余幼好此奇曲兮,年既老而不衰”。       


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在网上第一次“碰”到这个视频,一口气看了十多遍,于是当然下载,未果:再下载,仍未果......折腾到后半夜,最终电脑反复以“死机”抗议。是夜无眠。


回头想想,觉得值!次日找个青年朋友,还是搞定——我不能不给这段情愫一个交待。



大笑不大懂作曲,但胆大敢说。进行曲往往是康庄大道,一往无前,昂扬振奋,慷慨激越......这大家都知道,而说到抒情,则不是长项了。


可《旧友进行曲》却做到了兼得,而且做得好,做得相当好,做成了不朽。       


这是一个寓意深长的故事。德国作曲家卡尔•泰克十四岁起开始学习打击和小号等乐器的演奏,十九岁加入了军乐队,在乐队队长指导下接受作曲训练。



完成这支曲子时,适逢队长调职,他满怀自信地把乐谱拿给新任队长看,得到的却是无礼的冷遇:“这样的进行曲,最适合的就是放进炉子里生火把它烧了!” 气愤之下,泰克向军乐队提出了辞职。


同甘共苦的军乐队老友们为他举行了送别会,并当场演奏了他的乐谱。深受感动的泰克,把这首进行曲题名为《旧友进行曲》。


该曲的乐谱以非常低廉的二十五马克出售,相当于当时老百姓三天的工资。后来,随着它的出版,《旧友进行曲》受到注目,成为名曲,并进而名列世界十大进行曲。 



大笑读中学时,精神生活十分贫乏。忽一日,老爸买回一台手提式四喇叭录音机,全家欣然。那时都用卡带,家中第一盒带中最带劲的,就是这支《旧友进行曲》。那时小,听出的内容不多,但听出了不少暇想。


上大学时,刚刚兴起跳交谊舞。我最喜欢的快四两步一颠,要等到跳过这支《旧友进行曲》才过瘾。后来入了伍,舞不跳了,但这支曲子一直放不下。


记得三十年前的一天,心情不错,情不自禁用口哨吹起了这支曲子的一段副调,不期然被旁边对音乐一窍不通的领导听到了,他好奇的问:这歌儿叫什么名字,好听!       



一个圣诞节前夕,我在QQ空间“心情”栏敲击出一段文字:


既要‘生当做人杰’,还要‘柔情似水’——这是男子汉的两难,但不是悖论。《旧友进行曲》这支背景音乐,让千百年来的男性听者在感怀、感慨、感奋之余,还在这雄健、优美的律动中感悟!所以,我依然在倾听......     

  

前段时间,在我的美篇号撰写这篇文章时,刚打上标题,就先配上了背景音乐寻找感觉,不留神因为文章设为公开,意外点进来了几位美友。



有趣的是,美友一叶芳草还点了个赞。我想,这个赞显然是点给《旧友进行曲》的。


这个视频尽管不是十分清晰,但仍然让我爱不释手,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的演奏和演绎,相当精彩到位,而我已作古的父亲曾为军人,清明节在即观听此曲,怎能不忆及先父当年的雄姿英发......……


我本人,过去、现在包括将来,都和军旅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所以,动情、动容、动心,也是得之偶然,归于必然吧!      


胸戴解放奖章的老爸,雄姿英发,令我心折不已!!🙏🙏


坦率地说,耳濡目染这段视频,我的视界曾经几次模糊了......     


人的一生注定要有许多情结和故事,与你的生活交集在一起,难以分得开,也不想分得开。比方说朋友,比方说老朋友,比方说这支《老朋友进行曲》(旧友进行曲的别译)!   

    

纵使还有千言万语,但还用再说吗?你想问的和我想说的,这支曲子都会告诉你......


(除图六为珍珠大笑提供外,其余图片均选自网络 ,鸣谢!)

(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诗帖辑粹🎺

快乐音符


一跃驭良驹,

征程马蹄疾。

江河奔流去,

青春万古题。


托曲明志趣,

借律昭威仪。

缅怀兼追忆,

血脉军旅袭。


珍珠大笑 文学学士,携笔从戎后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文艺副刊编辑、主编,主任编辑,获得中国新闻奖、解放军新闻奖、共青团新闻奖等省以上新闻奖、征文奖计数十个,获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称号,也曾入围新浪草根名博的历史文化新人,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五次,有新闻文学作品集《铁血男儿》面世,有多种报告文学、散文、杂文、诗歌刋于纸媒或收录于各类选本中,曾任十余种书籍的编委、主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