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藏行⑤ 德格经院

2019.04.03 阅读 1559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离开亚青寺后沿甘白路经白玉县直奔德格县城,一路上这种佛塔随处可见。

成排的佛塔,上面挂着五彩经幡,下面摆满了嘛呢石,这种景观在藏区最令人记忆犹新,它们几乎是藏民族特色的最好诠释。

色彩艳丽嘛呢石上刻有六字真言,藏传佛教认为,常念“唵嘛呢叭咪吽”死后可不入地狱,或少受地狱之苦,甚至可以升至极乐。

藏民认为石头是有灵性、有生命的,在石头上刻上经文、神像或是吉祥图案,祈求上苍恩赐和神灵保佑,能去灾避祸、得到幸福。

悬挂经幡是千百年来流传于藏民族地区的一种宗教习俗,风每吹动一次经幡,就如同将上面的经文诵读了一遍。上苍诸佛保护悬挂经幡的人们,哪里有经幡,哪里就有善良吉祥。

德格印经院(3284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欧普龙山沟口,德格的汉译意思就是“善地”,这里据说是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的主人公格萨尔的故乡。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雪山下的宝库”等盛名。

印经院坐北朝南,是一幢大型四合院式整体建筑,建筑面积有5886平方米。

南面大门两侧一楼一底,东、西、北三面有三、四层,中间是一长方形小天井,红墙黑饰,系典型的藏式建筑风格。

我们到达印经院时已关门,无法进内参观,只得计划第二天一早再来。

二十多万块经版就存放在二楼八个库房里,印工们就在库房、侧楼和回廊里工作。

印经院构造独特,红墙高耸,色彩婆娑,幽静壮观。

每天从早到晚,都有许多当地的藏民和更多风尘仆仆从别的地方赶来的信徒围着德格印经院转经朝拜。

这里没有大型的佛堂和经堂,没有自己供奉的主尊,德格的信众却每天都来围绕它转经。

他们的身上散发着令人羡慕的宁和、超然以及幸福满足。

德格印经院建于公元1729年,位居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以藏书丰富,门类齐全,各教派兼容并蓄著称于世。另两个印经院是西藏拉萨印经院和甘肃拉卜楞印经院。

1729年,在八邦寺大喇嘛司徒·却吉穷乃的鼓励下,却吉·丹巴泽仁在他52岁时决定修建德格印经院,到他61岁去世时,印经院尚未建成。

最初搜集书稿时,却吉·丹巴泽仁派出大批有学问的人到西藏的桑耶、钦普、纳塘、夏鲁、萨迦、拉萨、阿里等地遍寻手抄本或木刻印本,然后延请著名学者曲格旺曲等人认真分类校勘定稿。

定稿后,由精于藏文书法的数十人缮写书版,并由几位学者核审。然后由数百名经过培训、挑选出来的能工巧匠刻版,再由学者校对。

经过4次反复校对,确认无误后,又经过对经版的复杂细致的防腐、防裂等技术处理,一块经版才算制作完毕。

每道工序都有严格的质量标准,规定十分细致、严密,完成的经版字迹清晰准确,经久不变。

这些印版中,有经文,有史籍,有画版,储存了藏族文化中70%的古籍。

目前,在全国藏区发现的七部极为珍贵的《格萨尔王传》木刻本中,有六部为德格刻本。

创始人却吉·丹巴泽仁虽信奉红教,但他并不排斥其他教派的经典,这使德格印经院超过其他几个印经院,形成特色。

正是成千上万的藏民把心血和汗水、智慧投进了印经院,才带来了今日印经院的万里墨香。

德格印经院的经版,可谓是一个奇迹,一部文化史诗。

在藏区,看到磕长头是件很平常的事。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礼佛方式之一,藏传佛教认为,对佛陀、佛法的崇敬,身(行动)语(咒语)意(意念)三种方式缺一不可。

磕长头分为长途、短途、就地三种。就地磕长头,于殿堂之内或外围,信徒们身前铺一条毯子,现在看到的更多的是一块木板。

与行进中的磕长头一样,或还愿,或祈求保佑,赐福免灾,因不同心理意愿,而犹入无人之境。叩头时赤脚,这样才表示虔诚

我们并不能理解藏民的信仰,但对他们对信仰的真诚,锲而不舍,在进藏的一路上真的让人感动。

印经院门前的转经人,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内心远比我们富足!

印经院旁一个雕刻嘛呢石的工匠。

印经院旁的一个小卖部。

印经院后的民居,参差有致。

而遍布山岗的经幡,把凝固的信仰,随着风的涌动,吹进藏区的每一个角落。

从印经院出来,爬上一段坡,就是更庆寺了。寺前有一排大白塔。

更庆寺是四川康区藏传佛教萨迦派主寺,已关门没有进去。

更庆寺本是土司家庙,规定土司长子出家主持寺政,次子继任土司,所以该寺至今无活佛,至第12世土司,修建了德格印经院。

原建筑分为四部,本部有大殿,东有八冷隆,西有汤甲经堂,中部为印经院,现存的更庆寺,仅为汤甲经堂。

更庆寺的外墙涂有象征文殊、观音和金刚手菩萨"三怙主"的红、白、蓝三色花条,是典型的萨迦派(花教)建筑。

德格是藏区高原峡谷的一个小县城,317国道穿城而过,是四川省西进西藏、北入青海的重要交通枢纽,被誉为康巴文化的发祥地。

整个街道非常狭窄,但两边建筑的窗棂、屋檐、回廊、鹊卓都极具民族文化特色,并以“降红色”为主基调,有机结合了地域特色和时代风貌。

当晚住在德格佛缘酒店。傍晚当行走在窄窄的街道上时,有种深邃宁谧的感觉,仿若隔世。

第六天早上就在酒店八楼吃早餐,格调挺有特色,可一边吃早餐,一边欣赏窗外的风景。

早餐后来到印经院对面的山坡上,地面的积雪说明昨夜刚刚下过雪,非常湿滑。

德格印经院四周聚落着大片的传统藏族山地民居,布局层层叠错,壮丽磅礴。

经院9点才开门,但好多的转经者已经开始围着经院转经了,这是他们的必修课,长年累月,坚持不断。

门票要50元,但对于藏民只需布施1元钱就可以进去了,没办法,谁让咱长得实在不像个藏族。

印经院内部不给拍照,严禁带相机进入,但可以带手机,拍照也无人管。

院内分藏版库、纸库、晒经楼、洗版平台、裁纸齐书室及佛殿、经堂等。藏版库大小共6间,约占整个建筑面积的一半,印书操作也在其中。

走进昏暗的码放经版的库房,一股厚重而又陈年的酥油味混合着油墨香,扑面而来,那是一种由古老建筑和古老印刷混合而成的奇特气息。

柔柔的光亮透过小小窗户映照着印版收藏库房,一排排顶上楼阁的版格上,整齐有序地排满了一块块沉重的印版,在一抹绛红色中显得格外有分量和厚重。

书架式的版格像图书馆一样排开,每一层版格上都排满了带手柄的木版,光影下斑驳的影子就像岁月洒下的光斑,倏那间又会流逝,不留痕迹。
而经文却在那里,几百年都用黑色模板的方式存在着,新旧更替,却能长存图书馆界,有句名言,“天堂便是图书馆般模样“。在我眼里,德格印经院无疑是天堂中的天堂了。

书版分门别类地插满了版架,德格版藏文经典是全世界各大图书馆、各藏学研究中心收藏的最佳、最权威版本。

走在昏暗的楼道,偶有阳光从藏式结构的顶射了下来。精美的壁画和经架上数十万计的木刻经版看得满怀敬畏,瞠目结舌,这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

由于二楼内部正在修善,很遗憾未能看到工匠们手工刻经、印经、校对、洗经版的全过程。

顺着狭窄的楼梯可上到德格印经院的楼顶。

楼顶的平台,没有护栏,呈前楼低后楼高。站在后楼的平台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可以眺望整个德格县城和色曲河谷底。

楼顶上两个泛着金光的平顶法轮两侧,与其他寺院不同,安放有铜质镏金孔雀一对,栩栩如生,为瑞祥的气氛倍增了几分皇气。

据说,这一对镏金孔雀,是清朝皇帝对建院人、德格第六代法王却吉·丹巴泽仁的嘉许和恩准,标志着德格印经院崇高的地位。

另外,有几座宝幢,铜铸,皆高数米。

后楼平台上有一座小屋,歇山顶;四个翘起的檐角,各立一只神鸟;顶部,有三个宝瓶似的神器。

这些宗教标志和装饰物,或铜质,或外涂金粉,阳光下金光灿灿,庄严而神秘。

走出印经院,阳光明亮,晃得有些睁不开眼睛。院外转经的藏民,一圈圈地转着......,把自己的心魔驱除,把心灵净化。

我们跟着这转经的人流,内心没有藏族的经文,口中也没有六字真言,但是绕着这座藏族文化的宝库走走,想到了印经院的美丽传说,感叹德格土司将五大教派兼收并蓄的博大胸怀。

众多的信众,手持转经筒、按顺时针方向,沿印经院的围墙转经。更有甚者,叩着长头,用自己的身体、反复丈量印经院的周长。

没有说话声,更没有喧闹声;只有低沉的脚步声从地面传来,地面也因此产生轻微的震动。

在西藏,修功德是一种日常生活,无苦无难,不悲不喜。

据说绕着德格印经院1111圈就是一个功德,所以,在这个地方,无论什么季节什么时间什么天气都会有磕长头或者信步而走的人,面容宁静从容,沉着稳重。

一圈又一圈,如同转山转水转寺转塔,仿佛在今身与来世、现世与虚幻之中轮回,演绎着生命的悲壮与希望。

转累了就在经院四周的长椅上休息,在这浓浓的宗教氛围中相互问安。

在这绛红色的印经院,有来世可待往世可追的经板,有信仰不移如亘古天地的信徒,恍如一片净土,着实令人震撼

德格,这个四川省最边远的小山城,因为有了赫赫有名的印经院,而一举成为整个藏民族精神信仰的制高点之一。

正如著名康藏文化研究专家、德格印经院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组专家任新建(泽旺夺吉)所说:“德格印经院不仅仅是印刷厂,它还是藏文文献档案馆、康藏文化博物馆、雕版印刷技术的活化石、学术文艺交流中心……在全世界它也是惟一的。”

参观完印经院,就踏上了G317继续前行的道路,德格到昌都360公里的路程不算太远,但道路崎岖。

跨过金沙江大桥,经岗托入藏检查站,终于正式进入西藏。翻越矮拉山,蜿蜒盘旋的山路,成为高原上不可或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

矮拉山并不矮,海拔4245米,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已没什么感觉了,完全适应了高原缺氧的环境。

2018年10月1日矮拉山隧道顺利了通车,主洞总长4800米,海拔3970米,是国道317线西藏境内的第一个特长隧道,是名副其实的“藏东第一隧”。

矮拉山绵延数里,蜿蜒弯曲,山势险峻,奇峰嶙峋,争相崛起,山色氤氲,步步且景,举目成趣,如此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如此奇观美景。

中午在江达县吃午餐,便又匆匆上路了,先翻过海拔4240的雪集拉山口,再翻过海拔4481的宗拉夷山口,后沿扎曲河一路到昌都。

在这苍茫的大地上驰骋,九曲回肠般的道路,跌宕起伏的绿地,蜿蜒前行的河道,阳光的照耀下,总让人生出些沧桑感,如此美好的景色,总能在路上找到。

大地之宽阔,道路之蜿蜒,都显得我们是多么渺小,我们身处于自然,释放于自然,最终也会回归于自然。人生人逝,而天道永存。

虽然行驶在平均海拔4000米左右的山脊公路还算顺利,全是新修的柏油路,一路上峰回路转很是惬意,望蓝天,赏白云,观雪峰。

风尘朴朴到达昌都已是暮色四合,一片灯火通明。入住茶马驿站,离强巴林寺和茶马音乐广场都非常近。

昌都是西藏的东大门,地处横断三脉,澜沧江的起点,茶马古道名驿。

新式的建筑,众多的酒店、网吧、卡拉OK,一点也不西藏,感觉就是一座繁华热闹的大都市,仿佛又回到了内地。

茶马音乐广场广场,华灯闪烁,歌舞升平,整洁清爽,在我们此行所走过的城市中,堪称翘楚。

晚饭就在这有很有民族特色和文艺特色的餐厅用餐。

      明天将从川藏北线G317转到川藏南线G318。G317不愧是一条充满自然景观与人文绿色的线路,沿途高耸入云的雪山,狂野奔腾的河流,宽广秀丽的草原,洁白美丽的帐房,随风飘扬的经幡,金碧辉煌的寺庙,不仅冲击着你的视野,也震撼着你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