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何向往并奔向藏区?
不仅仅是为了那些风景,

藏传佛教的神秘,

藏人对信仰的虔诚有时更加吸引我们。


亚青寺(4000米)始建于公元1985年,由大圆满龙钦、龙萨两大清净传承祖师喇嘛阿秋仁波切修建主持。喇嘛仁波切圆寂后现由众生怙主阿松桑昂丹增仁波切切住持,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昌台区阿察乡境内 。

进入亚青寺首先引入眼帘的是规模宏大,金光灿灿的喇嘛仁波切舍利塔。

喇嘛阿秋仁波切为藏汉各省数万人传授大圆满法之殊胜引导。有众多弟子显现出成就之兆:圆寂后遗体出现五彩舍利、彩虹贯空、遗骨成水晶及自生佛像等。亚青寺授记中,未来将有众多弟子虹化而去。

亚青寺是一个罕见原生态的藏族地区,是一座藏传佛教宁玛派寺院,附近众多的藏民们扶老携幼一起前来转经祈祷。

这里以聚集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藏族女性修行者(即觉姆)而著称。

她们有的来自平民百姓之家,有的来自破落名门,还有的来自贵族或富商之家。如中国超模公认的T台第一美女包海青就在此出家,隐姓埋名,至今是谜……

虽然只露出两只眼睛,也无法掩盖她们清秀的姿色。

看到风尘仆仆、满脸皱纹、佝偻身躯的老人,艰难而坚决地一圈一圈转经,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那种宗教信仰的精神力量。

这种虔诚和执著,令人感到强烈震撼。

到达亚青寺已过午后,当吃完中餐原本偶尔还有太阳的天空却瓢起了雪花。

这个小孩久久好奇的打量着我这个外来者,或许我胡乱闯进了他们的世界,打扰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走在路上,随外可见男女修行者,也有他们的子女,以及生活在当地的藏族同胞。

不时会有藏民,扎巴,觉姆微笑的向你问好,为你送上最真挚的祝福扎西德勒。

我们对藏僧统称"喇嘛",其实是不准确的,其本意为"上师",表示一种地位,在藏文中含有"至高无上者或至尊导师"的意义,后来随着活佛制度的形成,"喇嘛"这一尊称又逐渐成为"活佛"的另一重要称谓,以表示活佛是引导信徒走向成佛之道的"导师"或"上师"。

这里远离物欲的诱惑,没有红尘的烦忧,生存的方式虽然简单,但每个人的心中充满了阳光般的温暖,灵魂像风一样自由。

到处可见和蔼友善的笑容。

这班众僧不知是何方高僧,感觉他们的地位不同一般,有谁认识可告知。

现任亚青寺主持阿松活佛的经堂。

大经堂广场,又见到这位磕长头的少女。磕长头两手合十表示领会了佛的旨意和教诲,触额、触口、触胸,表示身、语、意与佛相融,合为一体。

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徒为实现信仰、祈福避灾而进行的最为虔诚的祈祷方式。同时,它也是藏传佛教密宗修持的一种方法。修持是密宗行者人密的前导,被视为密宗的根基,其目的在于通过清心和抑制欲望,达到忘我的境界。

修行是极艰苦的,从早到晚不间断地修持,一般需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完成,其中就包括必不可少的磕长头十万次。

物质和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看这两位还未得道的扎巴可把经轮、经书丢到一边,数着布施来的人民币,眉飞色舞。

这是女儿国,一个尚未被尘世打扰的修行圣地。昌河水转一圈,围成一个岛,岛上住着近20000修行的觉姆,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觉姆区,外围是扎巴区。

藏区出家者男子称扎巴而女子称觉姆。这是一座觉姆岛连接大经堂的小桥,桥头手拿转经筒的觉姆们迎面而来,一种虔诚肃静的感觉油然而生。

藏传佛教信仰的女僧侣远离尘世,在这苦读经文,虔诚祈祷,恪守戒律,努力以一颗圣洁之心,去叩响她们理想中的“超然世界”之门……

每次诵经后,觉姆们会从这座小桥回到岛上。当见到有人拍照时,年轻的小觉姆们大多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或默默用衣袖遮挡脸部。

过了桥头,眼前密密麻麻的小房子堆积在一起,环境极差,这就是这些修行者生活、修行的所在。

岛上只能沿着最外围的道路行走,男性不可以进入腹地,路口有警示牌。看着没人把守,怀着偷窥心刚走几步,就被几个小觉姆赶了出来。

几只牦牛在公路上气定神闲行走,淡定自若,藏地山羊也会出没在亚青寺中,与人非常友善,而不惊慌。

除了经堂,觉姆岛上的建筑都很小巧简陋,只有几个平方。这些小屋大多是木屋,或许是为了防风遮雨,很多小木屋在墙体外又围了一层布。

不论是露在外面的原木还是围着的布,都统一涂成了赭红色。有些木屋的顶上或旁边,还建了专供修行只够打坐无法躺卧的修行屋。

虽然现在岛上通了自来水和电,但在此修学交通不便,生活条件极为艰苦,物资匮乏,可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有志修行者的热情,常住修学的汉族女子亦达几百人。

她们在这个四面环山、河流清澈、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自力更生建起了上千间小木屋,每天修行、生活在这个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藏民相信有来生,所以企盼来生幸福,一心向善,祈求佛保佑自己转世时给予照顾。在觉姆岛边缘一小型塔楼,看见一老者拄着拐杖步履艰难地围着转经。

如同看到的每一个修行者的身影一样,都是孤独的,寂寞的,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是那么地平和,或许对他们而言,有虔诚的灵魂相伴才是最重要的。

累了,便坐下休息。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深刻的皱纹,不知道她是否已在此修行了多少年?试着与其沟通,但言语不通,不知说些什么,无法交流。

在亚青寺,只有一个词汇“修行”,做为匆匆的过客,无意追寻她们身后带着的故事,只是祝愿她们在自己选择的出离之路中,找到了心中那片喜悦而庄严的净土!

真希望能深刻懂得她们的追求,即使不能,也希望能够像她们那样,坚毅坚定,坚持到底,内心安宁,荣辱不惊,平淡从容……

怀着敬仰的心情离开了这位长者,远远地仍能看见其身影,心想又有多少修行者终身以这里为家,客死在这异乡。如同昌圣法师(著名歌手李娜在亚青寺出家后的法名)所说的那句话:“我不是出家,是回家了……”

新建的亚青觉姆大殿,男众居士不可以随意进去的。

在觉姆区的万人大经堂旁有一围栏围起的草地上,此时正在授课,席地而坐的全是红衣扎巴,虽然天空飘着小雪。

这里是真正的公开课,先来的坐在前面,可以看到小屋子里面的老师,后来的只能远远地听着大喇叭。

亚青寺内用于上课的经堂主要有三到四个,由多达数十位的寺庙上师分别上课,互相之间分成不同阵营,并严格区分男女,人数众多的话也会像这样在室外上公开课。

围栏外有几个觉姆在旁听。受藏区传统文化影响,藏族家庭中的女性地位相对较低,来亚青出家的觉姆中,大部分都没有接受过基础教育,在寺庙出家修行的过程也是她们学习文化的过程。

转神山也是觉姆们的必修课,所谓的神山就是莲花生大师鎏金像所在的那座修行山。绕着这座小山,排列着数百个转经筒,每天都有很多人包括前来求佛的信徒都会顺时针来转这些经筒。

绕神山一遍等于念诵22亿遍观音心咒的功德,若一个在家的人一生能念诵1亿遍观音心咒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来了亚青,若有体力有时间,应多绕绕神山,功德满满。

从神山上拉下去的经幡,虽然有些残旧,但也非常壮观。绕一圈神山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神道上会遇到形形色色的有缘众生。

或许这里是女人的天下,很少有男人光顾,觉姆们转山尿憋了,就在河岸边随地小便,一点也不忌讳。还好有红色的棉裙遮掩,不然我都实在不好意按下快门。

临近傍晚,众多的觉姆从觉姆岛来到大经常转经。

转经的队伍浩浩荡荡,络绎不绝。转经是藏传佛教中进行祈祷的一种形式,通常认为每转动一次经纶,就等于念诵了百遍经文。

老扎巴与年轻的觉姆。

一对高贵的藏族老夫妇。

转累了便在经堂的墙角下席地而坐,喝着她们携带的酥油茶聊天。

当气喘吁吁地来到修行山顶时,却突降大雪,整个觉姆岛白茫茫一片,不一会身上便落满了雪花,赶紧撤。

当晚住在这栋三层的火山宾馆,也是整个行程条件最为艰苦的一晚。在这海拔超过4000米的荒原上过夜,没有热水,没有独立卫生间,还停了一会电。虽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但还好有空调和电热毯。导游格玛说只要熬过今晚,那么去西藏任何地方都不用怕了。

第五天早上,睡到自然醒,八点多才起床。原以为昨晚大雪天气也好不到那去不曾想外面却是蓝天白云,银装束裹,白茫茫一片。立马出门,在客栈旁的小餐馆吃了碗番茄鸡蛋拉面便直奔修行山。

修行山最高处,是莲花生大师金像。莲花生号“乌金大师”,乌苌国人,宁玛派教主。宁玛派自认是莲花生大师在吐蕃时期建立的,以桑耶寺为标志的时期就已经存在,奉行的是古老的教法,所以自称“宁玛派”。

宁玛派是最早传入西藏的密教并吸收原始苯教的一些内容,重视寻找和挖掘古代朗达玛灭佛时藏匿的经典。由于该教派僧人只戴红色僧帽,因而又称红教。

在蓝天和雪地的映衬下,莲花生大师像,金光灿灿,相当醒目。

大师像前有一高台,中间插满各式古代兵器,表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永不杀生,一心向善的寓意。

站在修行山顶,觉姆岛尽收眼底。一个由昌曲河围绕其中的岛,不同于色达五明佛学院依山而建,亚青寺的大部分修行者的房屋是绕河而建,依水更有灵性。

密密麻麻排列着火柴般的小木屋都是修行者自己修建的。 它们用木板钉成,再刷上红漆,再差一点,便用破旧的塑料布,木块拼凑。

房屋互相靠着,鳞次栉比,除了中间的道路,也是防火通道外,没有界限。

亚青寺的震撼不仅是成千上万的小木屋,而是一种令你透心的精神历练。有时让人无法言说,只是带着丝丝心痛,感觉好像一切都不是真的;但却又是真实存在的这样一个地方,这样一群一生与红相伴的姑娘们。

远处的觉姆岛万人经堂最为显眼,可以容纳超万人,若上万觉姆同时念诵经文共修,想着就非常震撼。

在此出家修行,必须带着坚定的信念和正派的品德,至于年龄、地域和民族一般不受约束。觉姆成年后可以还俗,但还俗后不准再次入庵为尼。

如果说色达是闻听教法的圣地,那么亚青寺就是闭关修行的最佳之处。满山坡上,分散着很多仅容一人打坐的又小又矮的“木箱子”,那是僧人们修行打坐冥想的地方。

他们每年冬天要经历“百日闭关”的修行。清晨就要进入修行小木箱子,傍晚才能走出。寒冬腊月,木箱子里只有干草、毯子,艰苦程度可想而知。

这样苦行僧般的修行,换来他们心灵的安宁,对世界的大彻大悟 ,对信念的孜孜不倦的追求。

闭关修行既是禅修者领会、顿悟的关键期,也是考验身心和意志的历练期。

觉姆在百日闭关后,只有不到1%的觉姆可获得阿秋喇嘛的成就印证,所以,来此修行的觉姆,少则要居住三五年,多则十来年。获得印证对于觉姆来说,是个荣耀,之后她们大多回到家乡的寺庙出家。

出入觉姆们所住的“小岛”有三座步行桥,其中一座连接大经堂,一座连接修行山,还有一座公路桥,在觉姆岛边上。

觉姆区分为三个洲:乐空双运洲、普贤大乐洲及二谛双运洲。

从觉姆岛进进出出的觉姆行色匆匆,来来往往。

亚青寺四周群山环绕,昌曲河在觉姆和扎巴区间静静的蜿蜒流过,每当清晨或黄昏,炊烟弥漫,河水闪耀着金光,颂经声随风远远传来,犹如天籁,动人心弦。

修行山下的镀金了的巨大佛塔流光溢彩,在蓝天白雪的衬托下张扬的宗教建筑越发气势恢宏。

喇嘛仁波切舍利塔塔尖四面有四双眼睛,无论你走在亚青的什么位置望向塔顶,他都注视着你,这是喇嘛仁波切的眼睛。

远处的亚青寺天葬台,据说每天下午1点到2点左右,去那里等待,就有机会看到天葬。

大经堂广场满是被白雪覆盖的垫子和木板,犹如我们在大学课堂图书馆占位一样,离上师越近越好

圆满光明殿(大经堂),是仿照桑耶寺主殿“邬孜大殿”而建,外形气势磅礴,内有160根柱子组成,这一切都有着深远的喻意。

喇嘛仁波切寝宫。

寺庙一角,处处呈现匠心独到……

扎巴区分为五个洲:法性光明洲、轮涅法性洲、普贤静虑洲、大乐解脱道洲、明体自解脱洲。

坡上散落着零碎成团的僧房,每间不足十平方米,每一个房屋都显得简陋而矮小。

沧凉萧瑟,也是那麼的不可置信的简陋。

这里是扎巴们的聚居地,大约有三五千人。极寒的天气,简陋的住处,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残破不堪,却处处都洋溢着满足和快乐的气息。

或许外面的人觉得他们修行是因为信仰,但对于他们而言,所谓信仰不过是不问世俗,不思杂念,一心追求淡然和平静而已。

任何宗教,于大处是政治的工具;于个人,宗教是为人、生活的处世哲学。你信仰一种宗教,不必像这些修行者一样避开尘世,在尘世中一样可以修行。重点是,你是否真的理解并遵循这些教义去面对生活的各种困难和矛盾,并且从中领悟看清身外的事物,看清自己的内心。条条大路通 罗马 ,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咕噜贝玛悉地吽

日出日落、盛夏严冬,或许人们会对他们的生活发出种种感叹、评价,但他们却义无反顾地为了自己的信仰认真地、虔诚地修行、生活着。他们中的大多数对自己的追求并不动摇。他们认为跳出由时空交织着的充满悲欢离合的人生网络,窥视人生真谛,从中领略到的是超越与脱俗的欢欣和喜悦

渗透于心灵深处的对于佛陀,佛法,上师的纯洁信心,绝无世间女子的做作,在远离世俗生活的高原,历尽万苦而不悔,只为能登上心灵的最高境界,一览众山小,这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不受任何诱惑的从容不迫地生活的人群。

世间为何多苦恼?佛曰:只因不识自我。您可以人云亦云,也可以我行我素;可以依附于某个集体,也可以独自隐居;可以对成功表示崇拜,也可以对之表示蔑视。内心宁静,人就更有智慧,能直接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常能一语中的。

亚青寺,一个连色达修行的喇嘛都向往的地方,这里有一群信仰坚定的佛教徒,过着艰苦简朴的生活。奔波千里,终于有幸撩开它的神秘面纱,看见了它的一角。临行前,宾馆老板的小孩缠绕着我打趣嘻闹,非常可爱。

      亚青是藏在深山中的神秘佛国,也是无数苦修者的成就之地,当色达五明佛学院被越来越多的游客侵袭,这里,在亚青邬金禅林,还保留着一份原始和纯净,它躲在人们的视线之外,用对信仰的虔诚建立起这样一座信仰之城。而对于我们来说,它是放在心中、浮在脑海的纯净远方,只想去看看,不带走一片云彩。
文字资料来源于网络
封面来自团友班尼陆无人机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