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大大,其实是我母亲的姑妈,在平湖,爷爷奶奶是被呼为"大大、亲妈"的,而母亲从小又过继给她的姑妈,因此,我和两个弟弟都叫她为"寄大大"。

  我的父母亲结婚时,外公是极力反对的,因为母亲是外公最喜爱的大女儿,他一直希望女儿能找一个他理想中的女婿,但母亲执意跟我的父亲结了婚,于是,外公与母亲的僵持一直延续到了我们这一代,虽然当时幼小的我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外公是不喜欢我们的。

  然而,寄大大却极喜欢小孩,母亲小时候也是在寄大大身边长大的,所以对她非常信任,有什么事情都会跟她商量。我3岁时,母亲生了弟弟,因为还要教书,母亲根本没时间照顾两个孩子,我便被送到了平湖寄大大那里。当时寄大大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不仅担任着一所小学的校长,而且还要教语文、数学、历史等好几门课,所以我一去,寄大大就更辛苦了,但是,性格刚强的寄大大却从没叫过一声苦,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我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感冒,几次生病下来,寄大大便注意到我的后背不能着凉,一受凉,必定感冒,因此,每天晚上寄大大都会用她的胸口贴在我的后背,搂着我睡觉,这样一来,我的身体果然好多了。为了给孩子们补充营养增强抵抗力,寄大大在屋后种了很多瓜果蔬菜,这样既改善了伙食,又解了大家的嘴馋。

  寄大大很爱孩子,在她身边的几年里,她从未让我受过一点委屈,更不用说打骂了。那时候外公和寄大大在同一所学校里教书,因为父母亲的缘故,我很害怕外公,外公也不太理睬我。记得有一次,是个大冷天,我在学校的走廊玩,外公大老远走来,但我们都没看到他。寄大大怕我在外边着凉感冒,便喊我进屋。我刚进门,外公也跟着进来了,他不分青红皂白打了我一个巴掌,还当着寄大大的面一再逼问我为何看见他就躲开,到底受了谁的唆使?那时我才多大呀!被吓得直哭,寄大大心疼万分,就跟外公狠狠吵了一架。虽然后来外公对我的态度好了许多,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挨打,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外公所打,所以记忆特别深刻。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寄大大是最疼爱我的人,那时候小学教师的收入并不高,但寄大大给我买东西却很大方,过年的压岁钱总是少不了的,一到夏天,买来的西瓜便铺满在床底下……寄大大脾气爽直,但对我却很耐心,即使做错了事情,她也从不骂我,总是反复地跟我讲道理,直至我自己认识到错误为止。

  小时候的我很喜欢唱歌,年纪虽小,但记性却很好,童音又甜又脆,寄大大很引以为豪,每当我唱歌时,她便会递过一个竹篮,然后在篮里放上一束漂亮的鲜花,我也不怕生,提着花篮边走边唱《卖花姑娘》里的曲子:"卖花来呦,卖花来呦,朵朵红花多鲜艳,花儿多香,花儿多鲜,美丽的花儿红艳艳……"惹得大人和小孩都围上来听我唱歌。

  我五岁时,母亲生了小弟弟,两岁的大弟弟也被送到了寄大大这里,寄大大毫无怨言,一如既往地照料着四个孩子,不过那时外公跟母亲的关系已经改善了许多,所以有时我也可以去外婆家里住几天……

  不知不觉中过了4年,我7岁了,母亲来接我回去上学,寄大大送我到车站,但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跟母亲走。看着我大哭着不肯上车,寄大大眼睛红红地问是否能让我留下来,但是母亲不同意,最后我被硬拖上了车。

  坐在车里,我仍然不停地抽泣着,汽车开动了,车窗外的寄大大也渐渐地离我越来越远……

  虽然回到了母亲身边,但每逢放暑假,我仍然会到平湖寄大大家里住上一段时间,特别是到了晚上,我便又可以望着夜空的星星,啃着西瓜,听寄大大讲一个个好听的故事……

  一年又一年,当年的小孩子都已长大成人,也工作了,恋爱了,渐渐地,我不再去平湖吃西瓜了,跟寄大大也很少再见面。她曾经到海宁来看过我两次,一次是我结婚,另一次是我生孩子的时候。

  后来,我听母亲说寄大大退休了,在带她的外孙女。

  到她70多岁时,她又开始带她的小孙女……1995年的夏天,寄大大出门买菜的时候,邻居家的一条恶犬蹿了出来,寄大大被吓得摔了一跤,臀部骨折,我们赶到医院时,她的臀部被钉上了钢针,不能躺,只能坐在床上,她的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大家在医院轮流陪夜,阿姨和舅舅怕我累着,让我回家休息,但是寄大大却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我说:"你也要走吗?"我的心一酸,连忙说:"我不走,我不会走的。"寄大大听了,显得很安心。

  那一夜,我一直陪着她,她就这么坐着,我知道,她不能躺着睡,她很疼,只能坐着睡,在医院里,她一直就这么坐着……

  因为要上班,第二天我就匆匆赶回了海宁。没过多久,舅舅打来电话,说寄大大已经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泪流不止……

  很多年来,我多么希望她能来我家里住几天,让我好好孝敬一下她老人家,哪怕一天也行,可是她却不肯。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写一篇怀念文章,希望她泉下有知,能听见我说的心里话,能听见我为她唱的《卖花姑娘》:

  卖花来呦,卖花来呦,朵朵红花多鲜艳,花儿多香,花儿多鲜,美丽的花儿红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