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总要过下去。新的生活又开始了。可是做什么好呢?火山地越来越陡,上次去犁地差点让牛滚下山坡,是他死死拉住绳子才把牛拉住,普拉达至今想起都还后怕,而且包谷长得越来越小,产量逐年降低。再说大田里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放粪谷子不会结,粪放多了每年大风一刮稻谷又倒下一片,全家老小又得下田绑扎,一年下来辛辛苦苦也只多收三五斗。
      望着满目疮痍的无量山,普拉达实在想不出好办法,又慢慢的朝着村支书家走去。村支书首先打破了沉默。
      “平价粮你给要跌?”
      “先给赵三家嘛!” 普拉达说道。
       “昨天秧田谷子又被风吹倒了。”
      “我家小龙田还不是倒了一大片。”村支书愁眉苦脸说着。
      俩个大男人狠狠地抽了几口烟,又重重叹了口气。

       “昨天农科站又来说了叫种点瞧,《人民日报》都说了是袁隆平科学家搞出来的,棵子又矮又丰产,还不会倒,米又白又软,还早熟,就是要用薄膜育秧麻烦些……”
      “可是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吃包谷米和红米饭长大的,你也认得,这杂交的东西从盘古开天辟地到现在也没人种过,” 普拉达说道。
       “《人民日报》登的东西不会假呀,再说那是科学家搞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拿来骗我们老百姓嘛。”
       “你先在秧田试瞧嘛,这年景你也知道,粮食又紧缺,种子和薄膜是免费的,农科站还派人来教,每亩还送给一包金沙江,” 村支书接着说。
      普拉达低着沉思片刻,“看来只能这样了。”
      一九八四年春,在古老的无量大地,勐统河畔里崴坝,普拉达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和希望,第一个在勐统河畔种上了第一粒杂交水稻,种上了希望。

      八月,稻谷脱掉绿衣裳,羞色地低下了头。在晴朗的夜晚,整个稻田蛙声一片。一只只萤火虫尾上闪着蓝色的光,从稻田飞过。无量山里,时时传来绿鹦鹉喳喳、喳喳地叫声,斑鸠开始成群的站在村子前的竹林上,咕咕、咕咕,叫个不停,一群白鹭丝扇动着翅膀,从村庄飞过慢慢地落在田野里。白鹭丝不时抬头低头时隐时显,它们露出修长的双腿在稻田里漫步。一阵秋风吹过,稻田里翻起了稻浪。突然,一只秧鸡凄厉叫着从稻田里窜出飞了起来,惊得白鹭丝随后飞起,一起消失在竹林里。
      普拉达几乎每天都要到秧田上转一圈。望着矮矮的水稻抽出了穗,穗大而颗粒饱满,在阳光的照耀下几天就低下了头,他喜上心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他精心扎了三个稻草人把它插在田中央,又给它们戴上草帽,披了三件破衣服在上面。一阵风吹来,衣服袖子随风摆动,吓得到稻田偷吃稻谷的鸟儿惊叫着飞开了。
      太阳炙烤着大地,雷声催促着庄稼,无量山上不时刮起大风下起了倾盆大雨。几场大风大雨过后,村子前的稻田又一片片倒下。
      赵三咒骂着天气又带着全家往田里跑。他们轻轻地扶起稻干理顺稻穗,然后又紧紧地扎成一捆,几次三番,三番五次,全家人累得筋疲力尽。普拉达在秧田里试种的杂交水稻棵子矮,谷穗结得沉甸甸的,任凭大风摧残而屹立不倒。

      这年秋天,普拉达的稻谷提前一个月成熟,打谷子那天,全村人纷纷踏沓而来观看收获情况。秧田里收获了七挑谷子,是平时产量的两倍多,现场过秤全场哄动了!
      随后几年,杂交水稻在无量山的各个山旮旯传开了,无量人民终于吃饱了肚子,从此平坝向山区借粮的苦难史成为了历史的记忆。
      那年冬天,全村都传唱着普拉达新编的调子:
      建国不忘毛主席,
      翻身不忘邓小平。
      喝水不忘挖井人,
      吃饱不忘袁隆平。
      第二年,经过全体村民选举,普拉达全票当选本村生产队长。赵三站在主席台上高声说,“选普拉达当我们生产队长我双手双脚赞成,因为我们终于不用向白水人,芭蕉岭人借粮了。”引得全村人哈哈大笑。
      从此以后,冬日的暖阳下,无量山上各个村寨人民迎着冬日的暖阳,踏过勐统河上竹木桥,挑着一担担颗粒饱满的谷子准时赶往粮管所缴粮。无量上的盘山公路上村民来来往往,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衣裳,他们交够国家的,留足自己的。

      七月,普拉达赶着五头小猪到里崴街上卖。大妹子今年要结婚了,他心里盘算着卖了买几筒油漆、钉子,给妹妹做上个三门柜,两只箱子。路上遇到了桂花,桂花跟他聊开了,“阿叔有你一封信,邮电所叫我拿着回来给你,恰好遇着你你拿着。”
      普拉达谢过桂花,并将信随手揣进裤包里。
      回到家里,普拉达将信拆开一看,是县土产公司表哥写给他的,内容如下:
      “《经济日报》已经报道,广东那边开始搞计件,多劳多得,外国人都来办厂了,现在什么物物资都缺,县土产公司忙着收茶叶克广东卖,都卖得好价钱,我现在当经理了,外人我不想说,悄悄写信给你,你有荒地多种上一跌,你现在俩个娃娃也开始读书了,以后要用到钱的时候好有个准备,反正依我看这几年价格不会差……”
      普拉达把信反复看了几遍,自已也拿不定注意,他把信扔给老婆说道,“你望瞧,老表写来了。”“拿给我搞么,我大字不识几个,还不如你说给我听听,” 他老婆说道。夫妻俩款了一阵子也没有款出个头绪来,并将信随手丢在火塘旁。
      过了几天她老婆煮饭烫找纸捏锅,无意中又看到那封信,即时对他说,“你克找村书记款款瞧嘛,叫他帮你出出主意。”
       “要得、要得,我听你的,书记脑子活,我们脑子笨。”说完他就匆匆拿上信往村书记家跑。

      村支书看完信后兴奋的说,“好事、好事,城里面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只是你那一小片太少了又种不得几棵,你望瞧对门山那片集体林,树不有多少,才是天天给鹌鹑下蛋,给兔子做窝,天晴了三天两头还要防着小娃克放火,你还不克领着他们砍开些多种些,到时候成规模了,价格更好款些,你们大家分得的也更多些。”
      村支书拿出一瓶白兰地,倒了一杯递给普拉达。
      “你喝瞧,上回我克县上开三级会时在百货大楼买的。”
      “书记,贵些。”
      “尝瞧、尝瞧。”
      两个人喝着聊开了。
      秋天来了,无量山上飘荡着片片枯黄的落叶,一只啄木鸟站在沙松树上“嘟嘟嘟”啄起了秋天的味道。几只山鹊站在山楂树上啄起红彤彤的果实。一群野猪在森林撒着欢四处奔跑,栗树下枯叶上落满了一堆堆栗子,两头野猪吐着白沫坚起了棕毛,接着大打出手。一群绿鹦鹉“喳喳喳”叫着落在了玉米地上。金黄的野柿子挂满了山间地头,一串串圆溜溜的野橄榄把橄榄树都坠弯了腰。

      普拉达抬出几块上好的樁树板子,刨床,拿出推刨、斧头、锯子、凿子,开始做三门柜、箱子。他先锯开了板子,接着用推刨推平了板子,又用凿子凿出了榫眼,他用心地做着,不放过任何边边角角。
      三天过去了,普拉达松了一口气,一个三门柜、二只箱子做好了。他接着开始刷油漆,他细心地刷着,把每个角落都抹平,又在每只箱子面上画了一对鸳鸯戏水,在三门柜上画了三对鸳鸯戏水,最后上了一道清光漆。阳光下,三门柜和箱子油光闪闪,普拉达得意地笑了。
      过了几天,他又到里崴供销社买了三个瓷盆,两个水壶,两床棉被,两个床单,扯了几尺布,挑了回来。桂花和桂芬铺开篾笆细心的订起被套来。
      腊月初九,普拉达家里热闹非凡。

      吹号匠背着着长号筒、大号筒、小号筒从远处赶来,普拉达站在门口热情的迎接,并随手给每个人递上一包天平烟。全村相帮男女出动到无量山砍回了松树、栎树、香樟树和竹子,大家七脚八手搭起了青棚,洒上了松毛。赵三又吆喝着相帮男女到各家各户抬桌子、凳子、篾笆。李大发提着两盏气灯赶了过来。张老四在桌子上摆好文房四宝,大笔一挥,一个大大的喜字出现在眼前。赵三又吆喝着长顺把喜字贴在青棚正上方。张老四连续写了几幅对联,长顺又一一粘贴在普拉达家里。李大发光着膀子在灶房里吆喝,桂芬挥动着锅铲在滚烫的油锅中炸酥肉,其它几个男女在煮饭、炒菜。相帮男女都在普拉达家里干得热火朝天。
      一大群孩子在青棚上蹿出蹿进,跳上跳下,赵三随手拿起一根篾条,喝道,“你们这些小娃现在不要来乱,跑到草堆窝玩克,等饭吃好再来玩,不然我打给你们几下。”孩子们在赵三斥责声中散开了。
红燕妹子在几个女伴帮助下在装扮新房。客人来来往往,普拉达跑前跑后张罗着招呼客人,今天是大妹子出嫁之日,他忙得满头是汗。
      这天晚上,全村男女跳起了三跺脚,唱起了调子,共同庆祝红燕妹子出嫁。
      赵三吹着萧,长顺吹着口琴,李大发先唱了。
      跳歌要跳三跺脚,
      跳起黄灰做得药。
      小郎跺断毛边底,
      小妹跺断白裹脚。
      接着又唱:
      小小蜜蜂飞过江,
      请你小妹开个腔。
      蜜蜂路远不容易,
      问落实了好回乡。
      ……
      大家都笑开了,接着围着青棚唱个跳个不停。

      晚上十二点,赵三又吆喝相帮人煮好一大盆白酒,一大盆汤圆给大家吃,大家吃了又接着唱了。
      赵三吹着萧,李大发吹口琴,长顺先唱了:
      跳歌跳到夜三更,
      跳得天上堆星星。
      弦子弹到动情处,
      山歌连起两颗心。
      小小弦子三个角,
      三根弦线绕弦角。
      弦子弹得手发酸,
      不见小妹出墙角。
      …………
      大家跳呀、唱呀,一直到天亮才歇了下来。
      清晨,在缕缕的炊烟中,赵三红着眼抽着纸烟又吆喝开了,“今天相帮人脚手快些,等哈红燕的新郎要来了,不要到时候做不出来给人家吃,羞我们村子人的脸。”
      堂屋上,普拉达朝天地君亲师上了香,又重重磕了头。然后招呼相帮人把妹妹的陪嫁礼抬上来,整整齐齐摆在堂屋桌子上,并一一系上红带子。

      中午时分,红燕新郎子带着一帮人来讨媳妇了。普拉达和赵三站在青棚门口热情迎接,相帮人赶忙抬出饭菜来摆好安排客人入坐。
      红燕坐在新房上,村子几个女伴开心的陪着,红燕低声哭着。今天她就要离开村庄,离开养育她二十年的亲人,离开她的父老乡亲,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从今以后,家就在另一个人的家,家需要她和他心爱的男人共同开创,她实在舍不得,哭得好伤心。
      普拉达第三次打开了房门,“妹妹,不要哭了,跟他走吧,他会好好的爱你。”妹妹停止了哭声,跟着哥哥走出了房门。普拉达拉着妹妹的手,在青棚下亲手交给了他的妹夫,接着对他说,“今天我把妹妹交给你,希望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用你们勤劳的双手开创稳稳的幸福。”从两位新人的眼里,滴下了两颗珍珠,那是甜甜的幸福的泪水。
      随后,新郎新娘一一向亲人敬茶认亲。赵三吆喝着相帮人员把陪嫁物品用从堂屋一一抬出,并双手放到新郎家人手中。普拉达也换上了新买的中山装,穿上了布鞋,准备加入送亲队伍。
      一切完毕,吹号匠鼓着腮帮子吹起了长号筒,接着又吹起了大号筒,在喜庆的号声中,新郎家迎新队伍抬着三门柜、箱子、被子、提着水壶及其它物品走出了青棚,新郎新娘一一走出,随后跟着送亲队伍。
      全部人员刚走出青棚,赵三就立刻吆喝,“撤棚、撤棚。”相帮人员立刻开始撤棚。
      一群幼稚的孩子在前面奔跑着,孩子们笑靥如花,奔跑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快乐地呼喊着,“新姑娘来了,新姑娘来了。”红燕不时回头朝村庄看了又看,一路上擦拭着泪水。一帮人走出了村庄,他们跨过道道山沟,翻过道道山梁,走上了无量山盘山公路。嘹亮的号声不时在无量山中响起,他们一起走向了光明,走向了幸福。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来电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