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用一树的桃花唤醒了我对春天的记忆,草绿了,花开了,一条条嫩绿的柳枝婀娜的在河边摇摆着,仿佛要急切地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三月的风,细密而柔软,暖暖地从面颊吹过,像恋人的耳语悄悄的就暖了你的心。

  三月的阳光也是含蓄的,它小心翼翼地穿过云层,不远不近地张望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站在三月的河边,我的心竟被这暖暖的春意感动。

许是我老了,开始敏感这世间万物的生长更替,开始感动于身边一些细微的小事了。

少年读书,书本上写尽了春到人间的万般美好,可我却浑然不知,眼见着春以各种姿势潜入三月,却依旧木讷着,不会用心去感受季节与生命的更替变化,那时候光阴好长,未来好远。

如今老了,突然就发现时光如转动的陀螺,一圈一圈不停地转着,一不留神,许多日子就在年轮的更替中不见了。

春天,一次次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来去中不断地苍老着我们的容颜。而三月依旧是我最渴盼的季节,我曾在冬天的寒风中一次次地呼唤过它。

我眼里的三月是裹着透明的纱幔悄然而至的,她匆忙地行走,将山染绿,将水映红,将麦苗狠狠地抽高,将花蕊悄悄地挂上了树梢。

三月是一扇门,推开一道缝就泄露了春光,春明媚着、招摇着、拥挤着跨过门槛,一夜之间百花盛开,挡不住的春天就这样豪不羞涩地站在了世人的面前。

许是春早已知道了人们对她的宠爱,所以,她总是想悄无声息地给我们一个惊喜,而我们在渐渐走过懵懂的青涩岁月以后,也会越来越感动于她的苦心了。

站在三月的风中,想着、念着、就将自己融化在三月的阳光里了。 


配文来自网络《三月》


作者:碑林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