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在旅途中,习惯用手机将所遇到的一些新鲜事和形形色色的人收录下来,感受不同地域的文化差异和不同阶层的人生轨迹。


这种稍纵即逝的瞬间是一种缘分,它一定是上天的眷顾,让我能够长久的感觉到这个世界上的温度,回味所周游过的地方里千姿百态的人生。


早春三月,在冲绳、云南之游中,记录下来的不同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感觉到自己对人生有了新的领悟。

  1、冲绳的老人与海

 曾在日本常驻多年,感觉奇特的是,常常会被不经意之间地发现触发你的心灵震撼。


到冲绳的第二天,去了本岛中部国人很少去的残波岬景区。景区白塔是日本最著名的十大灯塔之一,海边断崖最高处达30米,连绵2000多米。是日,阴雨绵绵,海浪缓缓地拍打在岸边崖石上发出阵阵沉闷地撞击声音。

在白塔附近的断崖边上,看见一位身穿蓝色雨衣的老人背影。他沉浸在霏霏细雨中,脚下放着一根海杆,两腿分立挺胸昂首,静静地远眺着海面。


天水一色、海风雨雾、悬崖绝壁、怪石嶙峋,嵌入他的孤寂的身影,勾勒出一幅迟暮之年的西太平洋畔的凄美风光。

壮起胆子探身看到几位在陡峭的崖石下钓鱼的年轻人,一种惺惺相惜地冲动促使我想走近他,却被景区的管理人员劝阻,崖石很滑,风大危险!

我只好默默地站在白塔下注视了二十多分钟,他起过两次杆,没有一点收获,但始终保持挺立肃目远眺的姿势,既便是坐在湿漉漉的岩石上依旧如此。

看到我在关注,一个年轻的景区管理员走过来迷惑不解地说,这位老先生很奇怪,退休前是冲绳美军基地服务公司的高管,经常一个人在这里钩鱼,每次都是上午来,下午走,但是很少能见到他钓到鱼。


听到这些,伴随着海浪声我脑子里浮现出大文豪海明威在经典传世之作《老人与海》书中,对古巴老人桑迪亚哥84次孤独出海,与鲨鱼血腥搏斗的描写。


书里传神的文字表达出古巴老人自信、顽强、不甘示弱、捍卫自己的生命高贵精神,激荡了不同国界的人们。


在眼前孤独的背影中,我感悟到了“人可以被毁灭,但是不能打败”的精神。他用勇者的追求对峙着生命的衰老,在广袤无垠的海域中寄托着自己的人生。


这位老人与海的画面成为我的“冲绳第一印象”。

  2、琉球王朝烤肉老板

在结束冲绳旅游的前一天晚上,家人依照每次出游惯例,要选择一家最有特色的当地餐厅作为离别宴。


我自报奋勇熟门熟路地带领走到“琉球王朝烤肉”门前时,她们看见小店便踟蹰不前了。见状,我道出原委。


头天夜里,我独自走街串巷后回酒店时迷路了。夜深人静,看到这家小店紧邻那霸“县役所”(市政府)灯火通明,仅有十几张桌子的店里坐满了公务员模样的男人们在小酌。听到我求助,店小二叫出了老板。


他大约有六十多岁,慈眉善目,气质儒雅,友善地问起我。令人难堪的是焦急中,我竟记不清酒店的具体名字了。他耐心地听我用不流利的日语描述了酒店位置,执意将我送到县役所门前的六叉路口,分手时用流利的英文安慰说,别着急,步行五分钟就能到了,还再三告诉酒店的名称。

家人走进小店,看到空荡荡的店里没有一桌客人时又犹豫了,我竭力安慰,可能来早了。店小二认出我来,把老板请了出来。


他如见老友,亲自选了一张桌子,拿来菜单。看到他那张简单的日文菜单时,我心头一沉,感觉自己的选择可能是草率了。


冲绳餐馆的菜单设计精美配有图片,一般都有日英文对照,甚至有针对大量中国游客的中文菜单。日本烤肉的分类很细,对于外国人来说点烤肉不仅是语言表达能力问题,更大的障碍是对动物部位的知识积累。


女儿急中生智,请他把当地人来店里最喜爱吃的拿来。他迟疑了一下,笑着手舞足蹈地用英文在自己身上演示了三份肉的部位,另推荐一道蔬菜沙拉和冲绳啤酒。

他在老式的烤炉上熟练的演示烤鲜嫩的肉片,炉子不冒烟,篦网不焦糊。惊讶之中我们的味蕾开始享受,绵香的石垣牛里脊、地道的阿古黑猪五花、新鲜爽口的蔬菜沙拉、沁人心脾的那霸啤酒!


看见我们在商议要拍下这次难忘的离别餐,他主动过来帮助拍下了这张合影。

他谦恭的介绍,小店是他家的祖产,他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有两个分店生意很好。父辈们留下的小店风格不能改变,老顾客们都喜欢保持这样的环境,因为这里也有他们的记忆。


最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双手递上的帐单上仅收5300日元(约400块人民币),家人都呆住了!


临别时听到我们赞赏,去过多个国家的烤肉店,今天品尝到冲绳最好的烤肉时,他喜出望外,带领全体店员站在门口鞠躬相送。


世界上有一种情感是相通的——“真诚”,他倾心保持着祖业传承下的一桌一椅,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恒定俭朴随和,和善助人的家风,生活在人生的最高精神境界里。

         3、高速服务区的冷䁔人生


在云南赴东川红土地梯田景区时,途经昆渝高速潘所服务区停车休息。时值旅游淡季,这个地处深山幽谷中的小服务区寒风凛冽车辆稀少。见到十多名身穿工装,披挂着反光防护装的工人们簇拥在过道里,争辨声、抱怨声、斥责声、笑声交融在一起,我循声过去。

两位神色严峻,装束入流的年轻管理者坐在人群中一张临时放置的小桌子边,一个人用手按着放在桌子上的一张紙,大声吆喝工人们依次签上自己的名字。另一个手中拿着面额不大的现金,一张一张的大声数完后,郑重其事地交给领钱人。

原来这是在给工人们发工资,团团围在小桌边的工人们申辯声此起彼落。


“我就迟来了40分钟嘛,为啥子就少给半天的钱!”面部黝黑的光头男子紧紧盯住桌子上的工资单,大声爭辩着。


“只给26天的钱!我确实来了28天嘛,太把毒啥!”一个神情沮丧的中年妇女站在人群外边,皮肤皴裂指关节有些粗大的左手紧攥着一小沓钱,右手数完一张便在嘴边蘸一下唾液,不时举起一张票面皱褶的票子,对着天空目不转睛地打量着。


一位脸上布满岁月痕迹,胡子拉茬的工人,一边擦洗圾桶,一边欢喜的与我攀谈起来。


他们都是住在附近山里的村民,在服务区干活毎月能挣到2100块钱。工钱要按实际工作时间计算。每天24小时都有人上班,保安、打扫厕所、烧开水,工作不累就是时间长。得到这份工作很不容易,比出去打工好的多,而且是能掙到现钱,每个月都能按时发到手。老板也很历害,厕所不扫干净,停车场有脏东西,都会扣钱的……


望着他讲述时不时摸一下工作服的右上口袋,那个口袋里一定是放着刚刚领到的工资钱,我心里感受到疼楚。看到他们对微薄薪酬的渴望、计较、珍惜、满足和喜悦,不难想像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窘迫的家境。


在国家路网建设项目中,一个服务区只是规化中的一个数字,一个能够提供人们出行中生理需求、车辆安全行驶保障的必备功能性场所。但是,只要留心观察,这里能看到人生百态。


各种阶层的人们在这里得到了服务后会欣然离去,也许都不会关注社会底层人们的辛劳,不会与他们交流,既便是给他们一个简单的问候,或者是爱护一下清洁卫生。


我突然觉得,应该就从今天开始,用自己微笑和理解温暖他们。

  4、哈尼梯田的挑夫

 离开哈尼梯田景区多依村时是上午,酒店老板诚恳的请我们不要着急,离店客人集中,需要从村子里另叫几个挑夫来帮忙。


酒店位于景区内最佳位置,客房里宽大的落地窗将梯田全貌尽收眼底,躺在床上就可以观望喷薄欲出的朝阳,映辉在波光粼粼的梯田里。


美中不足的是,酒店的私属停车场在三百米之外的坡下公路边,客人到达和离店时,店里有挑夫搬运行李。

不一会,一位脸色红黑,门牙脱落,高额拔顶,身材矮小,不到五十岁的哈尼族男子,手握竹扁担,肩上背着一个孩子走进客房。


老伴神情迟疑地打量着他,注视着他身后用哈尼手织包袱裹紧的孩子,又看了看三层高的楼梯,犹豫着想重新打开两个行李箱,掏出些衣物减轻一下重量。


他好像看懂了这些,二话不说,赶紧放下扁担,直起身子用两手紧固一下背后孩子,将两个行李箱熟练地固定在扁担两端,轻盈地挑起走下楼梯。


酒店老板恭敬地站在门口送行时,大声叮嘱:“担费都给过喽了,可不要再给他啥!”


他默不作声,挑着箱子一步一步稳稳地走在狭窄弯曲的坡道上。正值客人们离店高峰时段,担夫们走几步就要停顿一下相互避让,三百米的距离这时显得很长很徒。他两手紧扶箱子,不时回头轻轻的碰一下背后的小孩,亲昵地逗弄一下。



在车上装好行李,他赶紧松了一下背后的小孩,满是汗水的脸上露出笑容。从他浓重的哈尼口音简单的话语中得知,身上背的是他的孙子,担一次能赚到十块钱。

一直跟在他后面的老伴局促不安,不时帮他扶一下行李,不时哄哄他背后的小孩,不时大声吆喝为他开道。


到了停车场,她手忙脚乱地在身上翻寻现金,又想找一些糖果,终于在车上翻出用于支付高速路费的零钱。


这时,看到在他眼神中闪过惊喜,脸上马上又浮现出克制神情,神情中流露一种难以掩饰的渴望。


老伴看懂了他的心思,连声说,给孩子买点糖吧,并将钱塞进他身后小孩子手中。


他红着脸笑了,笑的很真挚也很拘谨,没有听到他说出谢谢和再见,只是笑。他身后的小孩子眨着大大的眼睛,紧紧的将钱搼在小手里。


离开时,在车的后视镜中看到,骄阳下他站在空旷的停车场上柱着扁担,不停地摇晃着身后的小孩子,还在注视远去的车子,黑红的脸上依然充满笑容,他身后的孩子紧搼着钱的小手在挥动着。

后 记


毎次看完自己做完的《美篇》后,总是觉得从码出的文字中感悟不出当时情感震憾时的那种温度。


反复想了想,只有能印在脑海里的场景才能重现真实。毎次在旅途中,一定会遇上永远印在你脑海的人和事,因为这都是生活中简单的存在和普通人真正的生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