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大桥镇深源古村,春光明媚,初放的百花,如茵的芳草,浓郁的芳香随着和煦的春风拂面而来。春暖花开的季节,乡村田园,花红柳绿,泥融土湿。衔泥筑巢的燕子,在村前田野飞来飞去,忙忙碌碌。乡村清新自然的风景,让人神往。

     踏着湿漉漉的青石古道,走进大桥镇深源村。听深山春鸟,千里莺啼,看田野菜花,幽香扑鼻。慢步春光明媚的乡野古村,让人情不自禁想吟一首唐代诗人杜甫的诗: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古人都喜欢用诗词赞美春天,我们没有古人那种情怀,写不出那么好的诗句,但我们可以用脚步丈量春天,用心聆听春天,用眼睛赞美春天。乡野春天的确很美,缤纷的花朵,迷离的色彩,人间三月,草青水碧,油菜花开一片一片,黄澄澄,金灿灿,香幽幽。

     最美是深源古村,房前屋后,茂林修竹,青山隐隐,石桥流水,古树参天。

    几百年来深源余姓村民在此繁衍生息,耕读传家。他们秉承着客家人的传统文化,余氏先祖五百年前,从中原一路迁徙到此,建村筑祠,修桥铺路。依山傍水的小村庄,至今仍可见许多古老的风物:古屋、古树、古桥、古炮楼(围屋)、古墓、古碑、古道,所有的古物,都写满了历史的沧桑,和岁月的痕迹。

    年少时我曾多次来过这个村庄,记忆中,一条蜿蜒的古道从村旁穿过,古道路口有块小石碑,“左往乐昌,右往梅花” 。旧时从红云走路去乐昌,要穿过其村口青石古巷。

    早些年,村里许多人都去了外地城市打工,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不似从前那般热闹了,古村古巷人烟稀少,寂静荒芜,许多房舍无人居住。祠堂大门坪处处是荒草垃圾,村巷沟渠,污水横流。断壁颓垣,破砖烂瓦的房屋随处可见,青石小巷长满了青苔野草。不曾想到,时隔几年,当我再次来到这个小山村,村容村貌已是焕然一新。村口的池塘比以往扩大了许多,夏日满塘荷花盛开,艳丽明媚。祠堂两侧之前破旧的房屋不见了,村口右侧紧靠祠堂旁,新建了一座青墙黛瓦的余靖纪念馆和村民文化阅览室。左侧一栋是新建的深源村新时代文明实践站。

     这个具有五百多年历史的自然小村庄,在政府的关怀重视下,发展乡村旅游,振兴乡村经济,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打造,如今成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远近闻名的山村,并于2018年入选第五批中国传统古村落。古朴美丽的深源村成了人们寻幽访古,体验传统古村生活的好去处。

     晓雨初霁,沐着春日灿烂的阳光,驱车来到深源村,只见村路旁小溪潺潺流水,清澈透凉的溪水,哗啦啦地流淌。村口池塘碧波荡漾,初春时节,新荷尚未长出,旧岁的枯荷枝梗在风中摇曳。潋滟水波,与古村相辉交映,细细观赏,更让人觉得有一种萧瑟安静的美。

     入村即见一尊石像矗立于村祠堂门口坪右侧,来过深源村的人都知道,这尊风采依然的人物雕像,为北宋名臣余靖。余氏族人为纪念同根同源的宗族古代名人,在村祠堂旁新修建了一座余靖纪念馆,纪念馆的修建落成为弘扬“古道遗风,岭南文化”提供了很好的参观场所。余靖(1000-1064),北宋名臣。祖籍福建光泽县,五代十国时期,逃避战乱,来到韶州。余靖,原名希古,字安道,北宋时期桌著的政治家、外交家、学者和诗人,诗文华章,光耀千秋。余靖为官风采,不慕虚名,敢言直谏,清廉勤勉。作为韶关历史名人,他的思想光辉,彪炳青史。余靖青年时,就以文学闻名乡里。为官以后,他的文章诗词更是扬名天下,流传至今有诗140首,文章400余篇。其中著名代表诗作有《子规》、《山馆》等诗文。

                       

                        《子规》

            一叫一声残,声声万古寃。

            疏烟明月树,微雨落花村。

            易堕将乾泪,能伤欲断魂。

            名缰慙自束,为尔忆家园。

 

                        《山馆》

            野馆萧条晚,凭轩对竹扉。 

            树藏秋色老,禽带夕阳归。

            远岫穿云翠,畲田得雨肥。 

            渊明谁送酒?残菊绕墙飞。


    后人评价余靖的诗“坚炼有法”、“弃华取质”、“幽深情婉”。余靖为官41年,奔走于岭南塞外,大江南北,政务之余,不忘以写诗抒发情怀。余靖纪念馆的落成,给美丽的古村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采。

     新修建的余靖纪念馆与古村祠堂相邻。深源村余氏宗祠,始建于明代,重修于清咸丰年间,占地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是南岭古道山村规模较大、保存较好的传统祠堂建筑。宗祠位于村中间位置,坐东南朝西北,四进三天井单层建筑,分前、中、后厅。整个建筑结构为青砖、青瓦,房梁上有雕花,中厅上方悬挂着道光年间的牌匾,上面写着“行仁义事”。正门左右悬挂门联:下邳入望族,风采出名贤。一进前厅为垂脊墙建筑,木制门框,青石门坎,质朴厚重。

     余氏祠堂堂号为“新安堂”。祠堂神龛上供奉着余氏历代祖先牌位和余靖塑像,堂内挂有“风采世家”牌匾。修葺后的余氏祠堂,仍保持着原始的模样,古色古香,宽敞明亮。时有周边市县诗词盈联爱好者到古村祠堂,挥笔泼墨,为村民书写诗词盈联。可见,古道客家文化源远流长。

     深源古村祠堂大门口矗立着一对对功名石,功名石又称桅杆石,它代表着一村一族的荣耀,彰显族人的身份,并以此标榜光耀门庭。功名石并非随意可矗的,只有族人子弟考上进士、秀才、举人等功名,才可由族人请石匠打造功名石,并隆重矗于祠堂大门坪,以此激励族人子弟好好读书,成才立业,造福桑梓。由此可见南岭古道客家山村对文化的崇尚和良苦用心。功名石造型别致,古色古香,不仅为古村添色,还为人们了解当地历史、文化、民间风俗提供了实物见证。

     深源古村大门坪,如今成了新时代文明实践广场。每逢喜庆的日子,人们便在此相聚并欢歌起舞。广场宽阔、整洁、干净,坪四周花池边竖着一块块方方正正的牌匾,牌匾上工工整整地书写着各式各样的“古今优良家训”,以及“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等儒家思想典故。右侧是“风采长廊”,左侧是“深源古村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偏僻的自然乡村,让人感受到了其不一样的古朴清新的文化气息。

     与所有古老的客家村庄一样,深源村的老屋与祠堂相依而建,祠堂左右两旁,有序的座落着一排排青砖黛瓦的老旧民居。幽深的古巷镶嵌着一块块被时光打磨得泽润光亮的青石板。房檐上吊着一盏盏喜庆的红灯笼,红灯笼在寂寞的小巷摇摆着身姿,仿佛在风中诉说以往山村的甜蜜与苦涩。走进古老寂静的村巷,触摸着一扇扇紧闭的门扉,让人瞬时想起唐时诗人崔护的著名诗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春天的古村,房前屋后桃红梨白,春意阑珊。古巷里却幽静得不见人影,以往美丽的村姑,不知都去了哪里?只有门前灿烂的桃花依旧笑迎春风。乳燕栖息在屋檐下的巢穴里,张着粉红的小嘴叽叽喳喳。燕妈妈来来去去,忙忙碌碌,剪翅斜飞在乡村田园。不管世事如何变迁,冬去春来,燕子与老屋始终相依相守。

     村庄,一个小小的村庄,幽深的巷陌,破败的土墙,哪一处没有以往乡里孩童哭过笑过的气息。踏着湿润的青石板,行走在寂寂的村巷,眼前的一砖一瓦,一景一物,都能唤起人们心中浓浓的依恋与乡愁。

     与古屋遥遥相望的还有村旁的古桥、古树、古炮楼(围楼)。走出村庄,循着泥土的香气,沿着田埂小路,来到流水潺潺的溪边,眼前又是一片明媚的景观。隔着开满油菜花的稻田,远远便能望见如画如诗的石桥、围楼,还有青石桥边那一棵棵高大的古树,这里有乡村最美的风景,每一次游览,都让人百转千回,流连忘返。

     深源村古围楼,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斑驳的青砖老墙,长满了藤蔓芳草,犹如古稀老人附在身体里的脉络,脉络里盈满了沧桑的故事。墙壁上的一个个枪眼就像一双双岁月老人的眼睛,从墙里向墙外静静的注视着人世间的沧海桑田。从古老到文明,从贫穷到富裕,乡村的发展变迁,让古围楼感叹和欣慰。

    围楼房侧有条小溪,清澈的流水,哗哗啦啦…… 日夜流淌,欢快悦耳的流水声,犹如月光下弹奏古老的田园诗曲。坐在那座长满青藤绿苔的石板拱桥上,遥想以往乡村岁月,一幅原始的生活图画便浮现在眼前:晨曦中农人扛着犁耙或铁锹锄头,他们赤脚踏上石拱小桥,走向田园,晨起日落,日复一日,耕耘生活。暮色里,我仿佛看到了,牧童在桥下小溪里戏水捞鱼的身影,他们的欢笑声,荡漾在夕阳中。

     曾经承载过许多乡村牧童小脚印的青石板拱桥,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风雨,如今它依然平平稳稳、安安静静、如诗如画,横跨在小溪。当你伫立桥上看风景,却不知看风景的人早把你当风景收入了眼底,摄入了境头。桥边那一棵棵高大的古树,翠绿的枝叶,遮天蔽日,粗壮的树身沧桑斑驳,它们与古桥、围楼、古村、田园,相依相存,相守相望,几百年不离不弃。

    慢步田埂,低头闻油菜花香,聆听着春天到来的信息,一种暖开始在周遭蔓延。

    走着走着,脚步便不知不觉迷失在古村深巷,迷失在花开的田园和古树林,迷失在古老的围楼和诗意的石桥…… 淳朴的乡村,自然的色彩,让人身心欢愉。


                                     文/马月兰

                                     图/陈文忠

                                  2019年3月26日